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57章

第757章

  周进头散乱,脸上青紫,身上无数脚印,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一个五官端正的新科进士,堂堂帝国的御史,转眼间如同囚犯。

  大汉把他掼在周征面前。

  周进断了几根胁骨,痛得几乎晕厥,这一掼,牵动断裂的骨头,又痛醒。他用力睁开眼睛,只见两只靴前后移动,来到他面前,停下,头顶上一个声音道:“周御史,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周进觉得声音有些熟悉,他努力想抬头,可身上巨痛,稍微一动,便痛得他忍不住哼了一声。

  “周御史,现在滋味如何?如果你肯搬回原来的住所,下官立即为你请医延治。”周征做着最后的努力,杀官等如谋反,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真的弄死周进,哪怕做得再隐秘,御史死在他的州牧,皇帝还是要派人下来彻查,麻烦定然少不了。

  周进听出来了,是周征,这个跟他同姓,却八杆子打不着的扬州牧。他早料到是这个贪官对自己下黑手了,并不意外。

  周征见他半天没出声,脸着地,不知死活,于是抬起脚,官靴印上他的脸,用力碾了碾,冷冷道:“你最好想清楚,皇帝远在京城,救不了你,犯得着为他卖命吗?”

  周进气往上冲,目呲欲裂,道:“你食君之俸,不思忠君之事,却鱼肉百姓,挥霍民脂无膏无数。老天会收了你的。”

  “哈哈哈。”周征放声大笑,笑声冰冷彻骨,道:“老天?算老几!”

  他就是扬州的无冕之王,在扬州地界说一不二,谁能奈他何?

  绿豆狗腿地道:“阿郎,把他和那个只会哭鼻子的小厮一块儿丢进茅厕淹死吧,然后把茅厕埋了,谁能知觉?”

  以前他们也不是没这么干过,只是淹死在茅坑中的不是官员,而是不听话的盐商,或是碍事的百姓而已,绿豆做这种事已很心应手了。

  周征冰冷的眼神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周进,见他依然没反应,挪开靴,对绿豆耳语一番,绿豆心领神会,一只手提起周进,一只手去翻他的眼皮。

  周进不是不通人情世事,清楚现在危险无比,可他宁折不弯,不肯屈服。见绿豆的手伸过来,狠狠瞪了他一眼,张嘴就咬。

  绿豆自然不会被他咬着手指头,冷笑一声,道:“原来是装死。”这就好办多了,提起周进,进了茅厕,提起他就扔进屎坑中。

  屎尿瞬间淹没周进的口鼻,呛进他的喉咙,周进要咳嗽,刚张嘴,屎尿灌进喉咙,留在他唇齿之间,茅坑中一条条浅黄色的虫蠕蠕而动,沾在他的头上。

  绿豆站在坑沿,居高临下道:“投不投靠我家阿郎?哼,不投靠,有的是办法整死你。”

  周进不敢张嘴说话,对他怒目而视,眼神如有实质般射在绿豆身上,如果眼神能杀人,他早就被周进的目光杀死了。绿豆老羞成怒,恨恨道:“你就在这里淹死好了,死后到阎罗王那里报告,也是浑身屎尿。”

  死后都不得安生,怕了吧?

  周进依然对他怒目而视。

  一浸在茅坑里,一站在茅坑沿,两人对峙。

  周进站在茅厕门口,绿豆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周进浸在坑里有一小会儿了,再不拉出来,定然淹死无疑。他自到扬州,从开始不敢收受贿/赂,到驾轻就熟地收受贿/赂,直到和个别盐商勾结,成为那些人的保护伞,手上不知沾了多少鲜血。现在心志坚硬,死个把人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事,可若真把周进弄死了,麻烦还是不少的。

  周进是御史,身后是整个御史台,最高长官御史大夫再升迁便是丞相,属下死得不清不楚,谁为御史大夫也不可能轻轻放过。再说,据他在京中的耳目传回来的消息,现任御史大夫杨敞,和皇帝跟前的红人,北安王程墨有些渊源。

  弄死周进等于惹了杨敞,惹了杨敞等于惹了北安王。北安王他惹得起么?他心中念头急转,最后一咬牙,道:“把他捞起来。”

  绿豆一脸嫌弃,抄起墙边一根棍子,伸向坑里的周进,不情不愿道:“抓住了。”

  周进咬紧牙头,不让屎尿灌进嘴里,可尿水还是流进鼻子,他呼吸困难,神志渐渐有些不清,突然有根棍子击在他头上,把他打醒了,出于求生的本能,他紧紧抓住。

  绿豆把他拉上坑。此时的他,浑身散恶臭,头上,脸上,身上,到处是一坨一坨的屎尿,加上身上原本有伤,如果没有清洗,迟早会感染而死。

  绿豆丢下他,走了出去,向退到院中的周征请示:“阿郎,接下来怎么办?”

  他不明白周征为什么不让他淹死周进,这个硬骨头,留着有什么用?

  周征道:“叫个人给他洗洗,洗干净了关起来。”

  “阿郎,您不必对这小子这么好,直接埋了算了。”绿豆很是不满,阿郎这是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胆小,不就是一个外乡人嘛,哪怕是御史,也没什么。

  上一任御史对周征服服帖帖,在绿豆等人印象里,御史不过是主人一条狗,杀了也就杀了。

  周征斥道:“胡闹。”

  什么胡闹啊,一直以来,谁挡你的路,你就杀谁,我埋的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绿豆不以为然,却不敢顶嘴,连声称是,叫一个做粗活的杂役,把周进身上的屎尿洗干净了,关进地牢。

  州牧府中修有地牢,里头各种刑具应有尽有,在里面受刑至死,然后埋掉的就有好几个。

  周进在地牢中自生自灭,小厮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被活活打死,埋了。

  周进到扬州的时间不长,可四处走访,很多盐工都认识他,过年前他曾把俸禄拿出来救济这些盐工,盐工们心中感激,想给他送些特产,只是找不到他的居处,很着急,找到在盐工中颇有威望的老人郭伯。

  郭伯年过花甲,谁家有困难总会伸出援手,在盐工中威望很高,这次也是他带头向周进说出盐商和周征勾结的情况,要不然周进无法拿到第一手资料。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8706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