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60章 州牧就是王法

第760章 州牧就是王法

  城墙下,一个乞丐模样的人眼望程墨一行人而去,扬起的烟尘被风吹散,站了起来,熟练地穿过街巷,来到城西一座高大华丽的府邸后门。后门虚掩,他推开门,探进半颗脑袋,叫道:“十三郎,您在么?”

  一个青衣小帽的中年男子从旁边一间小屋走出来,不耐烦地道:“做什么?”

  乞丐模样的人讨好地笑,满嘴乌黑的牙齿在在小屋透出的灯光下越发地黑了,道:“刚才有十几个身份不明的人进城了,京城口音。”

  中年男子收起一脸不耐烦的神色,怀疑道:“当真?”

  他才不信,乞丐模样的人懂得京城口音是什么样。这小子是一个小混混,巴结上他,才能成天躺在城门口晒太阳,说是观察进出城门的各色人等,为州牧打探消息,只要见到可疑的人,或是听到不利于州牧的话,便跑来报信,每次都能得到不菲的赏钱,就靠这个活得很滋润,每天好酒好肉,还有个相好的暖被窝。

  乞丐模样的人赶紧道:“真的,比真金还真。为首的人跟华老大说话了,华老大说他京城口音,那人没否认啊。”

  华老大是城门守卒,他天天赖在城门边,得跟几个士卒打好关系,和程墨交谈过那人姓华,是家中的长子,因而他恭称这人为华老大。

  中年男子听他这么说,不再怀疑,随手扔一块碎银子过去,转身入内。

  消息层层递进去,不一会儿递到周征那里。他脸色难看,道:“京城来的?可信吗?”

  一个守卒,能听懂什么是京城口音?开玩笑吧。

  半个时辰后,回家吃完饭,脱了衣服准备和老婆亲热的华老大被叫到州牧府。他战战兢兢站在堂下,把程墨的口音,长相,衣着详细描述一遍。

  他越说,周征脸色越难看。能身披大氅,随身带十几个矫健侍卫的年轻人,扬州城里还没有他不认识的,全然跟这人对不上号,再说他跨下那匹马,整座扬州城找不出一匹,不要说扬州城,就是扬州郡也没有。这人,是不是来自京城不好说,但肯定是从外地来的。

  华老大说完,半天没听到周征出声,越发胆战心惊,不知自己哪句话说错了,小心翼翼道:“大人?”

  周征沉思中被惊醒,挥了挥手,旁边绿豆道:“还不回去?想要大人赏吗?”

  能活着出来就不错了,哪敢要赏啊。华老人嘀咕着退出来,出了角门,夜风一吹,后背凉透了,刚才出了一身冷汗。

  周征吩咐道:“多派些人手,给我搜,看是何方神圣,敢在扬州城中撒野。”

  绿豆赶紧答应了,传令下去,不一会儿,角门大开,几十个青衣小帽的奴仆骑马出府而去。不久,城中各处响起惊呼声,有奴仆趁搜查之际,顺手牵羊,有奴仆见长相过得去的女子便上下其手,反正是搜查嘛,在人身上搜,也算。

  城中最大的客栈翡翠居灯火辉煌,灯光照得整条街面亮如白昼,窗户中不时映出人影,三层楼的客栈,几乎住满了。楼道里人来人往,楼中却安静得很,客人没有高声,伙计举止优雅,要不是那身统一的伙计服饰,谁都不信这些人是伙计。

  伙计张二毛用朱红漆盘端了六样菜肴,送到丙字号房,在桌上摆好,含笑道:“客官请慢用。”

  说话间,他忍不住又看了那位剑眉星目,玉树临风的青年一眼。

  程墨沐浴毕,洗掉一身风/尘,换了靓蓝色燕居常服,站在窗边,眼望夜幕下的扬州城,夜色中看不清什么,不知城中是否如周进所说,官商勾结,也不知周进在哪里,突然听屋角黑子喝斥道:“做什么?”

  黑子恼火,自家阿郎乃是堂堂北安王,一个小小的伙计竟敢目不转睛盯着阿郎的背影看,真是胆大包天。

  程墨转身,见伙计双手下垂,一脸惶恐,道:“小的该死。”然后行礼退下。

  “怎么了?”

  “阿郎,这伙计有些贼头贼脑,待小的让掌柜换人。”黑子说着,走了出去。

  桌上六样菜,看样子是当地风味了。程墨走到桌边坐下,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味道不错。

  突然楼下吵嚷如菜市场,男人惊呼,女人尖叫,不断有什么东西砸在地上发出砰砰声。

  黑子快步进来,道:“阿郎,来了几个男子,不知在搜索什么人。”

  他们刚住店,便有人来搜查,难道消息这么快泄露?

  程墨道:“你去看看。”

  黑子再次出去。程墨慢慢享受扬州美食,感觉这里的菜偏甜,跟长安的菜有很大不同。

  阿飞悄悄出去把侍卫们叫来,安排在外头守卫,以防不测,若那些人真为他们而来,定然叫他们有去无回。

  气氛陡然紧张起来。程墨笑道:“怕什么?你们也去吃饭。”

  阿飞吩咐下去,侍卫们依然分成两班,轮流吃饭。

  程墨吃完了饭,新换的伙计进来把残羹剩饭端出去,黑子也回来,道:“阿郎,总共有四个人,做青衣小帽打扮,听伙计说,这些人是州牧府的,要找一个长相俊朗,年约二十一二岁的青年,还有一匹浑身乌黑没有一根杂毛,四蹄雪白的马……”

  话说到这里,屋里屋外的侍卫霍然变色,这不是在找自家阿郎吗?

  程墨不动声色道:“然后?”

  “然后,那四个人在搜查时,顺手把客人们值钱的东西揣进怀里,客人跟他们理论,他们挥拳就打,有两三个客人被打伤了。客人的护卫挺身护主,却被他们威胁,不敢出手。”

  阿飞怒道:“一个小小州牧的家丁,竟横行至此,还有王法么?”

  黑子怒极而笑,道:“他们说,周州牧就是王法。”

  “反了。阿郎,你看……”阿飞请示程墨,要不要出手教训周征的家丁,他可真看不过眼了。

  程墨道:“你带几个人把他们赶走,省得扰我清静。黑子,你带几个人去周御史府中瞧瞧,若是他在府中,请他过来一趟。”

  “现在?”黑子意外。

  程墨道:“我担心他有不测,要不然不会我们刚进城,便打草惊蛇。”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8888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