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61章 教训

第761章 教训

  翡翠居是城中最大最豪华的客栈,也是此次重点搜查的对象。青年如此气度排场,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人物,又没有本地豪富出城迎接,肯定会住客栈,翡翠居定然是他的选。

  绿豆亲自带人搜查翡翠居,把楼下闹得鸡飞狗跳,顺带抢了不少值钱东西,猥琐了十几个女眷,准备上二楼继续扫荡,抢更多值钱东西,楼梯口下来几个身着锦衣的男子,为一人年约三十,英气勃勃,比他高了一个头,还没走近,压迫感就让他气都喘不均匀。

  就是周征都没有有这样的气场。绿豆觉得不妙,可主子周征在扬州地界,是无冕之王,他身为周征的狗腿,在扬州横着走,怕过谁来?

  他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挺了挺小鸡般的胸脯,色厉内荏地喝道:“站住!”

  黑子带了两个侍卫,笔直朝他走来,居高临下道:“哪里来的地痞,敢在这里撒野,拿起来,明天送官。”

  他身后两个侍卫抱拳应道:“诺。”举步朝绿豆和三个同伴走去。

  绿豆冷笑:“我看谁敢动我。”

  旁边陪着笑脸说好话的掌柜白华打圆场:“几位……”

  两个侍卫哪去理他,一人一边架起绿豆,就跟老鹰捉小鸡似的,架起就走。绿豆直到双脚离地,还没反应过来,后面三个同伴,更加没想到有人敢对他们的老大动手,全都目瞪口呆。

  白华吓坏了,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晕厥。绿豆是什么人,他最清楚不过,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翡翠居也不用开了,关门大吉吧。他带着哭腔道:“这位郎君,有话好说。”

  黑子三人虽然是侍卫,但身着锦衣,跟随程墨日久,居侈气,养侈体,江湖习气早就褪了,贵气却渐增,咋一看,谁能想到这是侍卫?何况,北安王的侍卫,又岂会是一般人?因而,白华以为他们是住店的客人,见不惯绿豆等人的所作所为,愤而打抱不平。

  他心想,你们打抱不平完,拍拍屁股走了,我这翡翠居就不用开啦,所以想劝三人高抬贵手,放过绿豆。实在不是他没骨气,不知好歹,而是被绿豆狐假虎威,收拾怕了。

  黑子和颜悦色道:“掌柜的有什么话说?”

  刚才程墨一进店,白华便迎上来,小二则识趣地退下,他亲自引程墨到丙字号房,又再三为甲字号房有客而致歉,黑子对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程墨随随便便往人群中一站,便成为焦点,不要说黑子三人只是侍卫,就是张清、祝三哥等人站在程墨身边,也会被无视,白华对黑子三人没印象,见他对自己说话客气,受宠若惊道:“客官,您不知道,这位是周州牧府中的管事,说府中刚买的小厮逃跑,特来搜查,要把小厮带回去。打扰客官,还请莫怪,请客官回房歇息,待绿管事搜查完,自会离开。”

  绿豆吓得面无人色,感觉这次要完,可一听白华的话,胆气立壮,道:“识相的赶快放了我。”

  回应他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一个侍卫倒提他一只脚,晃了晃,他怀里的金银珠宝跟下饺子似的,不停往下掉。绿豆一声惨叫,道:“外乡人,你敢!”

  这些金银珠宝可是他刚抢来的,还没捂热呢,这就被晃落地上。三个同伙见势不妙,不约而同扭头就跑。黑子抬起靴尖要踢地上的金银珠宝拦下三人,无奈住店的客人太多,围成半圆,眼睁睁地看着,三人一眨眼挤过人群,跑出大门,消失在夜色中。

  白华暗叫一声苦,道:“客官,您若和绿管事有过节,还请去小店外面理论,小店太小,实是住不下您这样的贵人。”

  翡翠居是扬州最大的盐商沈三所开,沈三之所以迹,却是因为有一个国色天香的妹妹。周征刚到扬州,他便把年仅十四岁的妹妹送给周征为妾。沈氏深得周征欢心,他才能拿到一半的盐引,成为扬州最大的盐商。

  白华深知沈三的底细,东家不仅要仰周征的鼻息,还得上下打点,把周征身边几个心腹家丁奉承好了。平时绿豆在翡翠居,跟半个东家似的。

  绿豆脸有得色,道:“不杀了你们,我就不叫绿豆。”

  黑子漫不在乎道:“谁管你叫绿豆红豆,敢扰我家阿郎清静,我就收拾你。周州牧了不起?行,我放了你,你去叫他过来,看看谁怕谁。”

  一个侍卫道:“老大,阿郎可不是这样吩咐。”

  阿郎身为北安王,难道会怕了一个小小州牧?黑子越蔑视,道:“阿郎那里,我去请罪。”又左右开弓,打了绿豆几巴掌,打得他一张脸肿得跟猪头似的,再踹上一脚,道:“滚吧,快去叫姓周的来。”

  绿豆连滚带爬扑向住客们,住客们如见了瘟疫般避开,让出一条道。他走到大门口,才色厉内荏道:“小子,给爷等着。”

  黑子道:“好,爷就等你小子。”

  恶人走了,住客们看着地上一堆金银珠宝两眼光。黑子道:“都是谁的,各自过来认领吧。”

  绿豆抢的大部分在这里,三个同伙抢的,都被带走了。

  好几人站出来,千恩万谢一番,捡起自己的珠宝。

  白华正不知怎么办好,听黑子和侍卫对话中还提到阿郎,料想两人上头还有主人,忙道:“不知令主人是谁?”

  他打定主意,哪怕奉上银子,也得把这瘟神送走,免得把周征和绿豆得罪了。

  黑子怎会看不出他惧怕绿豆,安慰道:“掌柜的别怕,凡事有敝主做主呢。”

  白华泪奔,你们住店的,随时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我们开店的,可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怨气,道:“客官太多事了些,让那绿豆搜查一番,不就没事了吗?现在事情越闹越大,看来只有令主能了结了。”

  看来只有把你们主仆拿下,交给周征,再送上一大笔银子,才能平息周征的怒火了。至于绿豆,只怕还要搭上两个美貌少女,他刚才可是挨了好几个耳光,这火没那么容易消呢。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8924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