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66章 送女

第766章 送女

  天刚蒙蒙亮,周征便赶到翡翠居候着,恭敬地站在程墨房门口,看门口的空地渐渐亮起来,太阳升起来,阳光透进来。直到日上三竿,黑子才出来吩咐伙计送早饭进去,看样子程墨洗漱毕,要用膳了。

  周征朝黑子笑,友好地打招呼。

  黑子朝他点点头,进去了,并没有为他通报。

  过了小半个时辰,程墨吃完早饭,喝了茶,想起什么,漫不经心道:“周州牧呢?不是说要一块儿去游玩么?”

  黑子道:“周州牧已经来了。”

  门外,把两人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的周征泪奔,他就这么没存在感吗?

  “哦,来了?请他进来吧。”

  随后,周征被请进去。

  程墨站在窗边,远眺扬州城,似乎并不知道他进来了。他恭恭敬敬地行礼,然后上前几步,走到程墨身后约三步处,道:“王爷,您看,东边是士绅的住所,园林鳞次栉比,西边是民居……”

  他一一介绍,倒没有说谎。翡翠居位于东城中心地带,原本是一个布商的府邸,沈三送妹给周征为妾之后,强行用不足三成的价钱买下这座府邸,布商慑于周征的势力,敢怒不敢言,一气之下,干脆搬到城外。

  沈三推掉布商的前后院,保留花园,建了这座三层楼高的翡翠居。楼高三层,全是木质结构,是扬州城最高的建筑。

  站在翡翠居三楼,极目远眺,扬州城尽收眼底。

  程墨从东城望到西城,道:“不知东城这鳞次栉比之府邸,都住些什么人?”

  周征坦然道:“大多是商贾。”

  最好的地段,都被盐商占了,或低价强买,或叫些地痦无赖天天去闹事,闹得人家不得安生,只好贱买,搬离此处。

  程墨的目光停在西城,那里大多是民居,一座接一座,周进应该住在那里。

  周征见程墨不再说话,心里一阵不安,他自认为扬州的无冕之王,可在程墨这位真正的王面前,却常有惴惴不安之感。身居高位,到底不是一般人可比。

  程墨看了半天,道:“周大人,我们走吧?”

  周征正想着自己跟程墨的差距,一听这话,有些茫然道:“去哪里?”

  “你不是说要陪本王游玩吗?这就走吧。”

  “是是是,下官该死,下官昨晚气家奴不争气,败坏下官的名声,一晚睡不着,这才神思恍惚,还请王爷怪罪。”

  程墨边往外走,边道:“哦?可别气坏身子。”

  “那恶奴,下官本想打杀了事,只是他家中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幼儿,下官到底不忍心,只好打他三十棍,打得他筋断骨折。他以后定然不敢了,下官以后定然好生管教家奴,还请王爷勿怪。”

  他竟为恶奴求情。程墨气笑了,道:“本王只是路过此地,随意游玩几天,怎会跟一个奴才置气?”

  “是是是。下官嘴笨,不会说话,王爷别往心里去。”周征赶紧道。

  周征行的是察举一途,先观察,后荐举,由地方层层举荐到京城,霍光亲自见他,交谈过,见他确实有才学,才委以重任。武帝设十三郡,扬州是其中一郡,州牧食俸二千石,位仅次于九卿,这样重要的地位,岂止是一个嘴笨之人可以胜任的?

  程墨道:“周大人,今天我们去哪里游玩?”

  竟不接他自谦的话,周征心里又泛起不安感,道:“扬州还是有几处景点的,这第一要去之地嘛,就是西子湖了。”

  “西湖?”程墨意外,难道西湖这个时代就存在了?

  “也有人这么叫,王爷对扬州的景色还真了解。”所以说,你真是来游玩的吗?

  这边两人上马赴西湖,另一边,阿飞带两个同伴,再次去周进居住的小院,向邻居打听他的去处。

  小院对面的男子姓陈,族中排行十二,人称陈十二,警惕地看着阿飞三人,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打听周御史?”

  院里,婆娘紧张极了,冲出来一把拉起他就走,阿飞还没反应过来,院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阿飞拍了半天门,陈十二的婆娘坚决不让丈夫开门。阿飞想向别人打听,可邻居们见他们一口外地口音,都警惕地看着他们,竟没一人敢说出真相。

  西子湖畔,程墨站在湖边的泥土地里,看着眼前这个跟现代有很大不同的名景胜地,有些时间错乱之感。这时的西湖没有苏缇、白堤,面积也远比现代小得多,湖边几株柳树随风摇曳。

  一艘船停在湖边,周征恭敬请程墨上船。

  船很宽敞,船中一个我见犹怜的少妇娉娉婷婷向程墨行礼,口称:“王爷。”

  船中矮几上,早就备好几样菜肴,一壶酒,少妇举筷夹菜,送到程墨唇边,娇声道:“这是扬州特有的物产,王爷赏赏。”

  此女眉目如画,声如黄鹂,近身时,香气扑鼻。

  周征在旁边陪笑道:“这是下官的小妾,名叫露儿。露儿久闻王爷大名,对王爷仰望已久,今日得以服侍王爷,实是露儿的福气。”

  妾是物件,可以买卖,也可以赠送。周征这是要把露儿送给程墨了。

  这露儿便是沈氏了。昨晚周征想用美人计,可半夜三更的,一时之间上哪找一个绝色美人?回府后,他照旧去沈氏房里,一番缠绵之后,便跟沈氏说起要送她去服侍程墨的话。

  北安王少年得志,又贵为王爷,兼有京城第一美男子之称,是多少女子的梦中情人。沈氏一听,心中窍喜,马上答应。周征趁机提出要沈氏在程墨跟前为他美言,沈氏连忙保证,若得自荐枕席于北安王,定然为他牵线搭桥,让北安王成为他的后援。

  清早,周征去翡翠居接程墨,沈氏便细心打扮了,上车到西子湖畔,上了早就准备好的船。

  一见程墨,她芳心暗许,如此才情的男子,既落入她的手中,她怎能错过?定然要让他带自己上京城,从此攀上枝头,成为贵妇。

  沈氏使出平时谄媚周征的手段,露出最美的容颜,把菜递到程墨唇边。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916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