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68章 花样奉承

第768章 花样奉承

  感谢举头三尺有神马、牧野风、走一回哈哈、大盗草上飞投月票。

  西子湖之行草草收场。周征担心程墨不快,悄悄传话下去,叫四大青/楼的头牌到翡翠居等候,其中更有去年的花魁。在他想来,程墨有一个如夫人是花/魁出身,想必他喜欢流连花街柳巷,对这些风/尘女子情有独钟。

  程墨刚到翡翠居,门口空地上的莺莺燕燕便迎了上来,脂粉味呛得他直打喷嚏。

  “退下些,一个一个来。”周征赶紧道,亲自指挥,安排头牌们分别上前。

  客人们昨晚受了惊吓,有些更被抢了值钱的财物,今天一早,很多人收拾包袱,结帐准备离开,你争我抢闹哄哄的,好不容易结完帐,见门口站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子,不知生什么事,又不敢造次。

  待见周征身后,昨晚凶神恶煞的绿豆,这会儿拖着血迹斑斑的屁股,温顺得像只小猫,都傻眼了。

  程墨进门,见大堂里黑压压一片,一群人神色怪异盯着他看,不由奇道:“怎么了?”

  客人们赶紧低下头,他们觉得眼前的青年了不起,把绿豆和绿豆的主人治得服服贴贴,可不敢招惹这样级的存在。

  程墨上楼,周征追了上去,低声禀报什么,然后,大堂的客人们都听到青年略带怒气的声音:“搞什么!难道本王是这样的人吗?”

  本王……一群人瞬间石化,是他们耳花,还是说有哪位藩王莅临扬州?非藩王、异姓王不能自称本王。

  住进翡翠居的大多是豪富、商贾,见过世面,有见识,不似升斗小民般,人云亦云。程墨年轻英俊,又自称本王,周征又对他如此奉承,身份简直呼之欲出了。

  不过,没人说破,所有人都当没听见似的,悄悄离开,可一上车马,马上分派随从,在翡翠居附近守着。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翡翠居门口一下子多了好些青衣小帽的少年,北安王来到扬州的消息也渐渐传开了。

  楼梯上,程墨很不高兴,继续训周征:“……你身为州牧,理应以陛下为重,以百姓为重,不要搞这些有的没的。”

  “是是是,下官知错,下官知错,下官这就改。”周征“认错”态度良好,心里却十分恼火,一定是沈氏那个贱人惹北安王生气,他才会如此恼羞成怒,把火气撒到自己身上,回去定要收拾沈氏这个贱人一顿。

  “回去吧,本王想一个人清静清静。”

  “诺。”

  周征退下了。

  演完这出戏,程墨唇边噙一抹冷笑,转身上楼,楼梯口闪出一个肚子像临盆孕妇般的男子,唇上留短须,大概三十岁左右,一见程墨,马上行礼,道:“小的见过王爷。”

  “你认识我?”这下程墨真的有点不快了,黑子怎么做事的,居然让不相干的人留在这里,而且这人还一口叫破自己的身份。

  男子道:“小的是翡翠居的东家沈三,前天有事出城,今早才回来,得知王爷住在小店,小的感激涕零,在这里等候,总算见到王爷大驾了。”

  他十分激动的样子。

  程墨一边走,一边道:“你感激涕零什么?”

  我跟你很熟吗,是你多年不见的老友,还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见了我激动成这个样子,至于吗?

  沈三赶紧跟上,道:“王爷大名如雷贯耳,扬州城官民谁不久闻王爷大名?王爷年方二十为相,治国事,击匈奴,哪件不让小的这等百姓津津乐道?小的真是祖宗显灵,才能保佑小的等来王爷大驾。”

  马屁拍的山响,程墨却不为所动。

  沈三拍马屁的功夫十分了得,又会钻营,把周征奉承得十分舒服,他刚才在窗口亲眼瞧见,他的便宜妹婿鞍前马后地服侍眼前的青年,可还是挨了一顿训。只要攀上北安王,便宜妹婿还敢对他呼来喝去吗?

  他说了很多,直到程墨进丙字号房,他想跟进去,被黑子拦住。

  阿飞已经回来了,把在周进小院附近的遭遇禀报了,道:“阿郎,现在怎么办?”

  程墨先让他上茶具,煮水烹茶,道:“我去瞧瞧。”

  沈氏的诱/惑/力非同一般,从见到她的胴/体到现在,他口干得厉害,先喝杯茶解解渴,然后再四处走走看看。

  阿飞下去安排,黑子进来道:“阿郎,周州牧又来了。”

  周征火启动第二方案,送来一桌美食,可程墨只有一句话:“本王累了,让他回去吧。”

  黑子出来,一副你也听见了的表情。

  周征只好安排心腹在楼下候着,程墨有任何动作,马上飞马报他。最懂他的心腹非绿豆莫属,所以,绿豆拖着被打得开花的屁股,带领一群狗腿子,在楼下蹲点。

  很快,侍卫现大堂、门外,有多人窥视。

  “姓周的真是狗胆包天,居然敢跟踪阿郎。阿郎,我这就出去把他们打跑。”黑子气得不行,自家阿郎身份尊贵,岂是周征这等人可以跟踪的?他真当自己是扬州城的王了?

  程墨低声吩咐几句,喝了茶,起身道:“走吧。”

  一行人出门,沈三小跑着迎上来,咧开大嘴道:“王爷,您要去哪里?小的这就去给您牵马。”

  早有人骑上大门口的马,飞马向周征报讯,那些豪富的家奴也纷纷向自家主人报讯,一时间,翡翠居门口马蹄声响成一片。隐在暗中的北安王府侍卫把这些人的长相举止全看在眼里。

  沈三巴巴把马牵来,想再奉承几句,程墨接过马疆,翻身上马而去,众侍卫紧紧跟随,沈三吃了一嘴的灰。

  “北安王离开翡翠居,去哪里了?”周征问。

  来送信的奴才摇头,程墨出来,他便飞马来报,哪里知道程墨要去哪里?周征把他踢了一个筋斗,急急派人去打听。

  扬州城的百姓现一道奇特的风景线,一个俊得不像话的青年按辔徐行,慢慢逛起扬州城,后面一条长尾巴,不知多少人跟随。

  程墨放缓马,观察扬州的市民百姓。此时的扬州,经济非常达,送到京城的奏折,都说百姓安居乐业,应该上缴的盐税也一个铜板不差。如果不是周进上奏折密报,他和刘询都没想到,周征有大问题。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9233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