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69章 隐情

第769章 隐情

  感谢水墨唐枫、大盗草上飞投月票。

  路上行人摩肩接踵。

  程墨放辔徐行,一为观察扬州城的情况,二呢,路上行人很多,街道又不宽敞,两侧行人,中间只容两马并行,马快不了。两马并行,就跟现代两车道相似,只能两车对开,要车还得前后左右看看,确定没车才能呢。

  沿路不时有门前挂着酒幡的酒楼,进进出出的食客不少,生意很好的样子。

  酒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一个国家的粮食水平,只有粮食充足了,才有余粮酿酒。酒楼也是一样的道理,百姓若连饭都吃不饱,哪有闲钱上酒楼?看酒楼不少,都能经营下去,可见扬州确实富裕。

  他的背后,有一条长长的“尾巴”,周征亲自跟在后面,准备随时上前“尽地主之谊”,沈三跟在周征身边,一边小心服侍,一边想着怎么攀上程墨,哪怕能搭上他身边的侍卫也好,翡翠居的客人跟在后面,还有扬州城中的官吏、盐商,得到消息,也跟过来。

  这些人加在一起,浩浩荡荡,足三四百人,或是骑马,或是坐车,顺着程墨走过的足迹,一路前进。远远望去,倒像程墨在前头带路,士绅豪富在后面跟随。

  消息不断传开,不断有人加入,队伍越来越大。

  这支队伍实在太壮观了,百姓们伫足观看,议论纷纷。

  程墨转了半天,来到西城,街道狭窄了些,房屋也小很多,不再是亭台楼阁,而是一两进的院子。

  看热闹的百姓太多了,几乎把道路堵塞了,只能容一骑通过的街道无法骑马。

  程墨下马,侍卫们也跟着下马,黑子接过踏雪的缰绳。

  后面跟的人也纷纷下马。有坐车来的,车子堵住了路,后面的人过不去,眼看程墨越走越远,心里焦急,叫嚷起来。

  车马堵住那人也很焦急,马能牵着走,车子过不去,若是北安王上马,他两条腿怎么跑得过四条腿?那是要掉队的啊。

  双方都焦躁,口气都很冲,说着说着便骂了起来,接着大打出手,双方的小厮也上前帮忙,一时拳脚纷飞,后面的人纷纷倒退。

  “赶紧的,把车子抬走,别堵路啊。”一个盐商模样的人叫带来的护卫把马车抬走,可是打群架的人杀伤力太大,护卫无法近前。

  前面的队伍快看不见了,后面的人不干了,情绪激动的撸袖子就要上,怕被误伤的躲在远处破口大骂,一时间,这一片乱成一团。

  路到前面分两个岔口,程墨放缓脚步,阿飞心里明白,凑上去道:“左边。”

  程墨拐进左边的青石板路,两边民居大多是独门独户的小院,按制不能临街开门,只有一个小酒楼,小小的门扉洞开,门前一枝青色酒幡迎风飘扬。

  程墨在小酒楼门前停步,抬头看了看,走了进去。

  周征跟在侍卫们的马屁股后,一路吃土,来到这里。程墨在东城转的时候,一派繁荣景象,他还暗自心喜,在他治理之下,才能繁荣,百姓安居乐业,待程墨回京,皇帝问起游玩的见闻,只要程墨提一句扬州繁荣,便足够了,他升迁指日可待,调入中枢有望。

  可走着走着,他觉得不对劲,这是往西城去的路啊。他心里焦急,想了几个方法阻止,又自我否决了,程墨并没有召他随驾,他自己跑来,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免不了被质疑。要怎样才能光明正大现身呢?

  其实程墨早知道他跟在后面,只是懒得应酬他,装不知道而已。

  周征不是急智之人,还没想出可行的办法,程墨已走进小酒店。

  小酒店地方狭小,只有六张矮几,一张还缺了一角,几上油漆斑驳,年代久远。自从官帽椅流行大江南北,矮几逐渐沦为配角,只在马车上,或是榻上等狭窄的地方才用,大多数人换了官帽椅和八仙桌等家具。

  像小酒楼这样没有用八仙桌和官帽椅的,少之又少。

  掌柜兼小二、伙计是一个白苍苍的老人,见来了客人,佝偻着腰迎上来,道:“小郎君里面请。”

  程墨随意挑一张矮几,在席子上坐了,道:“老人家,来两角酒,两样下酒菜。”

  “小郎君请稍待。”老人应着,看了程墨一眼,青年身着锦衣,举止非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为什么会到他这小酒店?他心存疑虑,很快打了两角酒,拿两碟下酒菜过来。

  程墨给自己倒一杯酒,酒是浊酒。

  “某独饮无趣,老人家不如坐下一起喝两杯,如何?”

  老人颇觉意外,可一对上程墨黑宝石般澄澈的眼睛,顿时觉得安心无比,有这样一双澄澈眼睛的人,怎会是坏人?又怎会起意害他?

  他应了一声,再拿一个杯子,在程墨对面坐下。

  程墨给他满酒,道:“老人家,你年纪这么大,为何不在家含饴弄孙,还要出来做营生?”

  老人面色黯然,长叹一声,道:“老汉只有一子,前些年得急病死了,留下一个十五岁的孙儿。孙儿懂事,去年去沈家盐场做工,没想到做不到三个月,也死了。”

  “死了?好端端的,怎么会死?”程墨瞳孔缩成针芒。

  老汉流下两行浊泪,道:“抬回来已断气了,老汉为他收敛,现他满身青紫,竟是被人活活打死。”

  “老人家为何不上告?”

  “告什么呀,沈家盐场,是州牧的大舅子沈三开的。”

  “翡翠居的东家也叫沈三。”程墨脑中浮现沈三那个大得离谱的肚子,难道是同一个人?

  老汉叹气,道:“是他。他是扬州城最大的盐商,盐场有一两万个盐工,可他为富不仁,盐场每天的劳作很重,只要活没干完,就会被打。我那孙儿,只有十五岁,力气小,那天中了暑,天晚还有一半活没干完,便被活活打死了。”

  程墨的眼睛缝了起来,道:“除了你孙儿,还有别人被活活打死吗?”

  “怎么没有!只是他们都不敢上告,前段时间来了个周御史,就在老汉这小酒店中,得知老汉孙儿的事,央求老汉把那些家里死了人的盐工找来,说是要为我们申冤。可是过年后,周御史却不见了。有人说,周御史回京啦。唉,当官的都没好人哪。”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9315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