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71章 演戏

第771章 演戏

  感谢夏夜628投月票

  州牧府邸的地下大牢,周进饿了一天,加上身上有伤,已奄奄一息,陷入半昏迷状态。

  暮色笼罩整座府邸,很多房屋透出灯光,不时有仆从穿梭来往,谁也没注意到一座偏僻院子的屋檐上,有一个人,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窥视前院一大片区域。

  一个十一二岁的童子手捧锦盒,迈着四四方方的步子走了过来,冷不防一阵风过去,跟前多了一人,吓得装大人的童子一个趔趄,摔倒在地,锦盒也掉在地上,盒里鸽子蛋大的珍珠骨碌碌滚动。

  “你……你……你……想干什么?”童子话都说不利索了,谁能告诉他,扬州城最安全的州牧府,怎么会有蒙面人出没?

  阿飞在他面前蹲下,道:“你们府里有没有一个叫周进的御史?你带我去,我饶你一命。”

  看着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逼视过来,童子吓坏了,他年龄虽小,在府中的时日可不短,见惯绿豆随便杀人的手段,先入为主,以为蒙面人也是如此,只求不死,哪管别的,连声哀求:“周御史在地牢,我进不去,好汉别杀我。”

  地牢!阿飞目芒一缩,吓唬童子:“这件事谁也不许说,要不然我杀了你。”

  “我不说,我不说。”童子连连点头,只求活命。

  阿飞一掌击在他劲后,把他击晕,然后在府中四处寻找起来。天快亮时,童子醒来,想了半天,记不起自己为何会躺在地上,拾起地上的珠宝,走了。

  程墨离开小酒店,继续前行,转到天黑,才拐上大路,回头对一直老老实实跟在后面的周征道:“就近找一家酒楼,吃点饭,歇歇脚吧。”

  周征跟在后面一直心里打鼓,不知老人对程墨说了什么,老人给程墨留下印象,他不好吩咐人把老人捉进地牢,严刑拷打,甚至弄死,反而得留下银两,当着程墨的面,和气地让他有困难去找自己。

  见程墨神色无异,他心里还是不放心,试探道:“附近这一带,没有像样的酒楼,只有几家小酒店……”

  程墨道:“小酒店又怎样?只要干净就好。”

  这下,他放心了,看来程墨并不是挑剔之人,去糟老头子的小酒店也是偶然,并不是有意为之。沈三拿下一半的盐引,为了赶工,分派下来的任务极重,以致盐工常因完不成任务而被打死。他多少有些耳闻,却不知道,老人的孙儿也是死者之一,若是事先得知,定然不会这样想,而是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把老人弄死,不留活口。

  不远处一家临街而开的酒楼透出桔黄色的灯光,照在酒幡上。周征派心腹去看了,确实干净,顺便叮嘱掌柜的不许胡乱说话,然后恭请程墨过去。

  掌柜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得知州牧陪从京里来的北安王纡尊降贵光临小店,打叠起精神做了几个拿手菜,战战兢兢端上来,不敢说一个字。

  程墨叫掌柜过来,道:“生意如何?”完全是一副闲话家常的语气。

  掌柜的害怕,看着周征不敢回话。

  “不用怕,你当周大人不存在好了。”程墨温声道。

  他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保护小酒店里的老人,让周征误以为他个性随和,不分贵贱,和谁都说得来,而不是疑心老人向他透露什么,而对老人下毒手。周征可是连御史都敢下黑手的人,要让一个无权无势的老人凭空消失,方法太多了。

  周征赶紧表态:“是是是,你当本官不存在好了。”按理他应该退出去,可他实在想听程墨和掌柜说什么,程墨没开口让他出去,他就赖在这里不走。

  掌柜的汗唰的一下就出来了,您老是扬州的父母官,我能当你不存在吗?

  程墨看他涨红脸,张着嘴,吭哧半天,一个完整的字都说不出,道:“下去吧。”转头对周征道:“周大人,你官威好盛哪。”

  掌柜如蒙大赫退下,周征的汗下来了,解释道:“王爷有所不知,升斗小民,没见过官,更没见过您这么尊贵的人,紧张在所难免。”

  言下之意,是程墨爵位太高,吓坏掌柜。

  程墨道:“是本王的错?”

  “不敢不敢。”

  程墨笑笑,道:“看来本王明天得再到处转转,看看是不是本王真的吓人。”

  周征吓了一跳,你要是四处乱转,真有个把别有用心的人说漏嘴,怎么办?

  “下官嘴笨,不会说话,王爷勿怪。”周征赶紧赔罪,这次态度认真很多。

  程墨道:“吃饭吧。”

  吃饭就是吃饭,没别的花样,两人很快吃完,回翡翠居。程墨道:“你回去吧。”

  周征站在翡翠居门口,出了一会儿神,吩咐绿豆好生侍候,绿豆心领神会,自去安排。那支跟在后面,像长长的尾巴一样的队伍,一路跟到这里,还想找机会搭上黑子等人,没想到来了些差役,水火棍一通乱挥,跑得慢的身上挨了好几棍,众人只好一哄而散,有不死心地躲在远处探头探脑,想等机会。

  程墨沐浴完毕,换了一身轻裘,开始煮水烹茶,阿飞回来了,道:“周御史被关在州牧府的地牢,小的想救他出来,可是找来找去,一直未能找到地牢的入口,问了两人,也不知其详,看来只有周州牧的心腹才知。小的不敢打草惊蛇,只好先回来了。”

  他不知道程墨接下来的计划,若是问的人多了,消息传到周征的心腹那里,知道程墨来扬州是为了周进,周进定然凶多吉少。周征这种人,保全自己最好的方法,自然是杀人灭口,毁尸灭迹了。

  他只好潜回来,向程墨禀报,道:“他胆子可真大,连御史都敢下手。”

  御史监察地方,向皇帝负责,单凭他把周进下大牢一事,足以抄家灭族了。

  程墨道:“天高皇帝远,有何不敢?”

  他越是生气,越冷静,阿飞跟随他日久,了解他的性情,知道他怒极,垂手道:“是。”

  “派两个人把今天挨打的家奴掳来,严刑拷打,问出周御史的下落,和地牢的位置,然后悄悄处理了。”程墨沉声道。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945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