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72章 救人

第772章 救人

  周征下令,翡翠居为北安王行辕,禁止闲杂人等靠近,在翡翠居投宿的客人都被劝说结帐离开,因而,翡翠居除了三楼住程墨以及侍卫之外,只有伙计等候传唤了。

  门外一群差役,行人统统绕道。

  绿豆敷了上好的伤药,棒伤好了很多,伤口开始结疤,血水不再往外渗,可行动还是不便,周征交待下来的事,他不敢怠慢,让人抬了软榻,趴在软榻上,在翡翠居门外守着。

  有奉承他的家丁端来上好的茶水和点心,道:“北安王好大的来头,连阿郎都得小心服侍着,只好辛苦老大了。”

  绿豆可不敢有一丝怨怼之意,道:“阿郎吩咐下来,我们只管照做就是,话怎么那么多?”

  家丁连声称是。

  绿豆咬了一块点心,随即呸了一声,道:“这点心哪里拿的,快馊了。”

  家丁拿过来凑到眼前看,道:“不会吧?我在翡翠居的厨房拿的。”随即怒了,道:“难道是翡翠居的厨子糊弄我?老大等着,我去给你换新鲜的。敢糊弄我,看我不打折他的腿。”

  他怒冲冲拿了点心碟子进去,阿飞从黑暗中闪身而出,一手捂住绿豆的嘴,一手提起绿豆的裤腰带,带起他,嗖的一声上了屋檐,越过院子,进入三楼。

  绿豆出不了声,可眼睛还能视物,吓得魂飞天外。

  程墨斜倚在榻上,一手拿书看,一手端茶,边看书边喝茶,旁边黑子半边屁股沾在椅上,持壶倒水泡茶,被烫得直咧嘴,道:“阿郎,您泡茶的时候怎么不烫?”

  程墨淡定:“习惯就好。”

  黑子五根手指头被烫得红通通的,道:“小的情愿拿剑,也不愿做这个,太烫了。”

  “哈哈。”程墨笑了,道:“下去吧。”

  “诺。”黑子如蒙大赦,赶紧到门外站岗。

  程墨边泡茶边看书,半个时辰后,阿飞来了,道:“阿郎,恶奴说,周御史是他亲手扔在茅厕,淹到半死,才提起来扔在地牢的,昨天还活着,今天就不知道了。他画了地牢的图,人小的已处理了。小的这就去救周御史。”

  程墨道:“既有地牢,想必守卫森严,你多带几个人去。切记,若事不可为,安全第一。”

  阿飞心头一暖,道:“小的明白。”

  程墨一直把他们的安全放在第一位,哪怕他们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卫,周进是朝廷的御史,也是如此。

  阿飞离开,程墨继续看书,越是在要紧关头,他越能沉着冷静,绝不胡思乱想,患得患失,这是前世养成的习惯。

  初春的天气,还是很冷,地牢更冷。周进躺在冰冷的地上,已陷入晕迷。

  地牢跟大牢一样,由一间间小小的牢房组成,只是大牢地上铺有干草,有钱的犯人,狱卒会给他们换成被褥,虽然味道难闻,但总胜过在干草上挨冻。被关进地牢的人就没这待遇了,地牢阴冷潮湿,地上什么都没有。

  和周进相隔两间的牢房里,还关一个男子,此人跟周进一样鼻青脸肿,明显挨过打,只是没有被扔进屎坑,差点淹死,浑身散发恶臭。

  地牢中空气不流通,自周进被扔进来后,他一直闻到一味屎尿味,对周进嫌弃得很。

  关地这里的人每天有一碗冷饭,一碗井水,由府里的家丁送来,今天家丁只给他一人送饭,周进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怀疑周进死了,捏着鼻子隔着两间空牢房叫:“喂,喂,你还活着吗?”

  周进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叫他,想睁开眼睛,可眼皮重若千斤,哪里睁得开。

  男子叹气:“看来是死了。”

  他想到又有一人被周征弄死,而自己不知能活几天,心里弃满悲凉。

  门嗒的一声轻响,在静夜中听来十分清晰,接着脚步声传了进来,地牢中静悄悄的,一步一步,听得特别清楚。

  那人看了周进一眼,叹道:“看来是给他收尸了。”

  地牢的墙壁上有一盏昏黄的灯,发出惨渗渗的光,这盏灯日夜亮着,每隔三天,送饭的家丁会给灯添豆油。

  借着这灯光,那人看清来人的身影,轻咦一声,来的人黑巾蒙面,不是青衣小帽的家丁。

  有绿豆画的图,阿飞很快找到地牢的入口,就在周征书房中,一幅仕女图后,有一块凸起的地方,按下这块地方,墙壁移动,露出入口。

  阿飞带四个同伴在屋檐上等到周征离开书房,锁好书房门,才悄悄摸了进去。四个同伴在外面接应,他亲自进来。

  “你是谁?”男子指了指周进,道:“是来杀他的吗?”

  地牢颇为空荡,只有两个人,而浑身散发恶臭的,只有躺在地上的周进。阿飞道:“你是什么人?”说话间,脚步不停,走向周进的牢房,扭掉锁,推门进去,一探周进的鼻息,还有呼吸,赶紧打横抱起来。

  那人先是睁大眼睛看着,待见阿飞小心翼翼抱起周进,不怕他身上的恶臭,反而怕伤到他的样子,猛然醒悟,这是来救他的,急忙叫道:“壮士救命,壮士救命啊。周州牧看中我家的宅子,要我低价卖给他。那是我的祖业啊,出再高的价钱我也不能卖,何况是贱卖?我不卖,他就叫人把我关在这里,说非要关到我卖为止。求壮士一并救我出去吧。”

  男子觉得,这极可能是唯一逃生的机会了。他急切地说着,用力挤牢房的栅栏,栅栏的间距仿照大牢的牢房,他的脑袋哪里挤得过,反而把脸上青紫的伤口磨破了皮。

  阿飞抱起周进出来,男子急得直叫:“壮士别走,壮士别走。”

  他以为阿飞就此离去,没想到阿飞很快又进来,扭开锁,道:“能走吗?”

  “啊?”他傻眼。

  守地牢的家丁睡在耳房,睡梦中听到外面恍似有什么动静,赶紧爬起来,隔着门缝,见书房门口有人,想都没想,立刻拉响房里的铃。

  铃声大作,响彻整个前院。

  阿飞脸色大变,道:“快走。”

  来不及了,脚步声响成一片,府里的侍卫如潮水般涌来,火把照得书房院门口亮如白昼。

  救出来的男子吓得差点晕过去,道:“壮士救命,千万别丢下我。”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945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