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74章 北安王的侍卫病了

第774章 北安王的侍卫病了

  阿飞几人仗着马快,在城中兜圈,确定后面没有追兵后,才回翡翠居,在离翡翠居不远的地方下马,把马藏好,再展开轻身功夫,回翡翠居。

  翡翠居是扬州城最有名的建筑之一,虽在夜色中,也特别醒目。男子见他们跃进翡翠居的院墙,顿时傻眼了,救自己的都是些什么人啊,真是胆大包天,连翡翠居都敢抢。他被关在地牢几天,还不知道程墨来扬州城。

  眼见白度跃上二楼庑廊,在二楼再往上跃,男子赶紧提醒:“这里是翡翠居。”

  听这些人的口音,应该是外地人,可别误走误闯,自投罗网。翡翠居的东家沈三是周征的便宜大舅子,全扬州无人不知。

  这人简直是话痨,白度烦死他了,提起他的腰带跃上三楼后,把他往地上一掼,道:“闭嘴。”

  庑楼静悄悄的,只有丙字号房透出灯光,门口一左一右两个侍卫模样的人站岗,两人身板笔直,纹丝不动,让人望而生畏。这两人可不是州牧府那些草包一样,只会狐假虎威的家丁可比,男子刚要再劝,只见阿飞打横抱着周进,大步朝丙字号房走去。

  东城闹市区寸土寸金,翡翠居原址花园占的面积很大,建筑面积反而要小一些,在原址建翡翠居,要以院子为单位地方不够,沈三又想建成全城最高的建筑,因而建了三层楼,每个房号有五六间房,有主房、厢房、耳房,全层都盖屋檐。现在整座楼只有丙字号房住了程墨,其他地方都静悄悄的,越显得高深莫测。

  男子见阿飞、白度几人来到门口,和站岗的点了点头,然后进去了,他目瞪口呆半天,怪叫一声。

  茶已经喝完了,程墨倚在榻上看书,见阿飞抱周进进来,放下书,道:“怎么样?”

  阿飞道:“阿郎,他伤得不轻,身上肋骨断了几根,虽然活着,但晕迷过去。得请大夫给他瞧瞧。”

  练武的跌打多少会一些,在地牢中,阿飞就现周进肋骨断了,一路上,他十分小心,怕碰到周进断了的肋骨,万一肋骨断折处扎进内脏,就没救了。

  很快,白华被叫来,得知北安王的侍卫病了,要请城中最好的大夫。

  北安王的侍卫岂是一般人。白华赶紧禀报沈三,沈三连夜出动,派家丁或是硬请,或是软磨,把城中稍有名气的大夫全请来,也不管这些大夫是医治什么的,除了诊治内脏的大夫、治跌打的大夫,连妇科、儿科的大夫都一古脑被拉上车,带到翡翠居。

  不到半个时辰,翡翠居门外人喊马嘶,热闹非凡。那些远远窥探的豪富家奴不知生了什么事,赶紧奔回去禀报自家主人。

  周征追了半天,连阿飞等人的影子都没追到,懊恼地收兵回府,他正在训那个身形槐梧的管事,差役跑来报信,说北安王的侍卫病了,沈三正满城请大夫呢。

  “北安王的侍卫病了?怎么病了?”周征有些起疑,这时间也太巧了些,能被北安王挑选为侍卫的人,定然武艺高强,哪会轻易病了?

  差役道:“说是水土不服。”

  水土不服,倒极有可能。京城的气候跟扬州完全不同,初到扬州不适应,也是合理。周征想了想,决定亲自去问候,顺便探探究竟。心腹道:“那几个蒙面人……”

  要不要大索全城,顺便抢些财物?

  周征明白他的意思,沉吟道:“北安王在城中,若是被他得知此事,怕是不妥。”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和程墨撕破脸,他还没胆子跟这位平匈奴的英雄翻脸,更何况程墨是皇帝跟前的红人,一击不能致命,被程墨逃脱,他这官也就做到头了,说不定还会累及妻儿。蒙面人什么身份,从哪里来,没有查清楚之前,他没敢疑到程墨身上,程墨刚到扬州,和他没有冲突,而扬州城中仇视他的人太多了,谁知道是哪一个没有拿到盐引的豪富铤而走险呢。

  心腹不甘心,道:“难道让他们扬长而去?”

  周征也不甘心,可是眼前应付程墨是头等大事,他匆匆赶到翡翠居门口,对守在那里的班头道:“派些人去查那些商贾,重点查年初没有拿到盐引的几人。”

  正月十五盐引的名额会下来,距今不过半个月,没有拿到盐引的盐商怀恨在心,极有可能找游侠儿劫了地牢,把周进劫走,想借周进之手对付他。周征越想越觉得就是这样,周进被劫,是个大大的祸害。他很后悔,若知周进被劫,就该听绿豆的,把周进淹死算了。他一想到绿豆,左右看看,没影儿,问:“绿豆呢?”

  班头道:“天黑后就没瞧见他了,不知去哪里。”

  绿豆是周进的心腹,说话比他管用得多,他可不敢乱说话,要是传到绿豆耳里,就遭了。

  周征怒道:“打了他三十棍,就搁挑子了?给我找,找到看我不打死他。”

  心腹赶紧去找人,少了绿豆这个强敌,周征依仗他的地方就多啦。

  男子坐在庑廊地上,呆呆看着一大群大夫被驱赶上来,那些人大多半夜被沈三的家奴从被窝里抓起来,一个个衣裳不整,蓬头垢面,可人人带一个童儿,童儿肩上挎药箱。他们,都是大夫。

  大夫们也看到他,可人人对他视而不见,直到白度走过来,道:“喂,过来。”

  他傻傻跟在白度身后,进了中间那间豪华的房间,只见一个身着轻裘的俊朗青年倚在软榻上,道:“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怎么会被关在地牢?”

  这青年看似随和,实质威严,让人只能仰视。

  男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说完自己因为不愿贱卖祖业,而被殴打,然后关进地牢,饱受惊吓和折磨。他很想把自己说得更惨一些,可不知为什么,在俊朗青年面前,不由自主的就说实话。

  待他说完,旁边一人递过一张纸,一支笔,让他签字画押。

  他签字画押的当口,有人进来禀报,周州牧来了,吓得他手一软,笔掉在地上。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9523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