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77章 大搜全城

第777章 大搜全城

  感谢西风清扬投月票。

  郭伯见到程墨,拜倒地在,道:“草民见过王爷。”

  如果不是周进告诉他,北安王要见他,打死他也不信活了大半辈子,临到老了,能见到这么大的官,那可是与国有大功的北安王啊,比扬州州牧周征的官大多了。

  程墨亲自扶他起来,温声道:“老人家坐下说话。”

  郭伯眼角皱纹如沟壑,眼神坚毅,就势站起,道:“王爷,草民有冤情上陈。”

  他十四岁的孙女已经说了婆家,去年底去盐场为郭伯送饭时,被绿豆看上,强行要纳为妾,孙女不愿意,绿豆仗着自己是周征的心腹,带几个同伴追到他家,当着他的面,把他的孙女勒死了。

  他的儿媳妇无法接受女儿惨死在眼前,骂了绿豆几句,被绿豆一脚踹中心窝,也死了。

  这还不算完,绿豆威胁他,如果敢去府衙告状,定要杀他全家。老人有四子十一孙,在绿豆的淫威下不敢造次,只能忍了这口气。他一口气说完,道:“就是递了状子,周州牧也不会判恶徒的罪,只怕会判草民一个诬告之罪,把草民送进大牢。”

  到周征面前告绿豆,岂不是打周征的耳光?他不从重治罪就没天理了。

  程墨让他签字画押,让阿飞送他回去。

  周征离开翡翠居不久,沈三得到禀报,郭伯等人不见了。

  郭伯等十几人是盐场的盐工,今早突然没到盐场做工,这些人跟周进走得近,沈三特别交待,要严加监视,他们齐齐不见,管事赶紧派人去他们的家找人,却发现人去楼空。管事不敢耽搁,赶紧跑来报信,无奈沈三一直强打精神在程墨跟前侍候,直到程墨示意他离开,他出来,才得到消息。

  沈三一夜没睡,疲惫不堪,打着呵欠想去补觉,听说此事,吓得睡意都没了,赶紧坐车去追周征。

  “什么,那些低贱的盐工不见了?”周征脸色铁青,道:“你是怎么做事的?”

  沈三快哭了,他不就是想攀上北安王这条线,才巴巴在翡翠居侍候嘛,就这么一疏忽,人就不见了。他可不敢说是自己疏忽,要不然吃不了兜着走,哭丧着脸道:“他们在盐场做工,我一直派人盯着。”

  “在盐场盯着,出盐场呢?”周征直问到沈三脸上去。周进被劫,盐工失踪,要说暗中没有一支力量,阴谋对付他,那是自欺欺人哪。

  沈三还在找借口撇清自己,周征一把推开他,咬牙下令全城大搜,这个时候顾不了是否被程墨知道了啦。

  差役集体出动,严查各路口、各茶楼酒馆,只要发现生面孔,可疑的人,一律抓起来再说,不到半天,大牢就关满了。

  动静这么大,程墨不可能不知道,而以他的身份性格,也不可能装作不知道,于是周征刚到衙门,准备审问抓来的“疑犯”,黑子来了,道:“周大人,王爷有请。”

  周征一拍脑袋,真是忙晕头了,没向翡翠居那位解释一番,找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他吩咐把“犯人”关起来,匆匆赶到翡翠居,一路上都在想对策,总算在快到时想到说辞。

  “哎呀,王爷不叫下官过来,下官也要过来禀报。最近有一伙盗匪四处流窜作案,下官得知这伙人进了扬州,只好大索全城,把这伙人绳之以法。惊动王爷之处,还请勿怪。”

  既是盗匪四处流窜,自然不是他治理地方的过错了,就算程墨要说,也没处说去。盗匪这种事,四处作案,今天到东,明天到西,谁能说清楚呢。

  程墨心知肚明,周征发现了。他大义凛然道:“本王食民脂民膏,自当为民办事。盗匪害民,留之不得。周大人,有用得着本王的地方,不用客气,尽管说。”

  周征连声道谢,道:“有王爷坐镇,盗匪定然手到擒来。”

  一连搜了两天,人关了一茬又一茬,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倒是手下的差役和州牧府的家丁发了横财,商贾交钱多少,平民交钱多少,一律明码实价,不愿交钱?没钱可交?统统作盗匪疑犯,抓进大牢,一时间,民怨沸腾。

  程墨也没闲着,从花园的角门溜出来,到处晃荡,看似四处闲逛,实则考察民情,亲眼目睹不少差役和家丁索贿的经过。他一身锦衣,气质高雅,完全是一个富家公子,在路上东张西望,很快引起一个差役的注意,水火棍朝他一指,道:“站住。”

  程墨还真站住了,笑吟吟道:“怎么?”

  差役下巴高高扬起,道:“你这一身衣服哪里来的?”

  身后黑子要上前教训差役,被程墨拦住,道:“我这身衣服是你的不成?”

  他一身锦衣,一看就是纨绔子弟,岂是差役这等人能随意呼来喝去?不过,在扬州城,周征是无冕之王,差役们一向蛮横惯了,谁也不放在眼里。他们捞钱捞顺手,一双眼睛净往有钱人身上瞄,有钱人价码高啊,抓住苦哈哈,兜里没钱,有什么用?

  “呵呵,你自己认了就成。”差役绕着程墨转了两圈,伸出两根手指,道:“交这个数,要不然,大牢里见。”

  同伴见他眼明手快,捞到一条大鱼,都羡慕,一人道:“老四,晚上请酒啊。”

  “没问题。”叫老四的差役爽快道。

  程墨伸出两指手指比了比,道:“二两?二十两?”

  几个差役都哄笑起来,道:“原来是个傻子。”

  叫老四的差役被嘲笑,老羞成怒,喝道:“两千两,少一个铜板,你都给我老老实实蹲大牢去。”

  “这么贵啊?”程墨笑道:“那我还是蹲大牢吧。”

  几个差役傻眼了,一人劝道:“把你这身衣服脱下足以抵数了,要是身上没钱,把衣服脱了也成。”

  他见程墨年轻,以为他是家里有钱,实则什么也不懂的纨绔子弟,一吓唬,准乖乖掏钱。

  “对,把衣服脱了也成。”叫老四的差役道,他真有点急了,还以为捞到大鱼呢,没想到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程墨道:“那怎么成?还是去大牢吧,我倒要看看大牢是什么样子。”

  “你傻了啊!”几个差役急了,真没见过这样的人。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9730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