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79第 准备中

第779第 准备中

  周进的烧退了,躺在床上,睁大眼睛望着屋顶呆,见程墨来看他,坚持要坐起来,本来还要起身行礼,被程墨按住了。看着这张稚嫩坚毅的脸,程墨有点感慨,正是这些不畏死的读书人,才让中/华/民/族延续两千多年,依然屹立在世界上。

  “今天的药吃了吗?”程墨在床边的椅子坐了,温声道,没有一点王爷的架子,还用手背试了试周进额头的温度。

  “王爷。”周进感激涕零,又要起身行礼,再次被程墨按住。

  “为你请功的折子,我已经送往京城了。”程墨道:“安心养病,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养好身体,基本才在。”

  说实话,他敬重周进的所作所为,可若让他处在周进的位置,他断然不会像周进那样,和周征硬扛,甚至不顾性命,被丢进屎坑差点淹死。他会一边向刘询密报,一边和周生周旋,把性命放在位。或许这是接受现代教育的现代人和古人最大的不同。

  “诺。”周进自幼读圣人书,不知不觉养成忠君爱国的好思想,兼年轻阅历少,觉得为了君王百姓舍弃性命再正常不过。他九死一生,不是为了升官财,可若有升官的机会,还是不会拒绝的,得程墨请功,更让他受宠若惊。

  老大夫每天过来换药,程墨问他,确认周征断折的肋骨在好转,夸了他几句,他激动得白哲的老脸涨成粉红色,道:“王爷谬赞,草民愧不敢当。”

  上位者随便一句话,就能让人甘愿为之折腰,老大夫是城中名医,等闲人要请他就诊,得看他脸色,再三奉求,可到程墨这里,姿态放得那叫一个低,以能为程墨效劳而光荣。其中有程墨平匈奴,是英雄的因素,更主要的是程墨北安王的爵位,一个王,来头大得吓人,能为尊贵的王效劳,不仅自己脸上有光,连祖宗都沾光。

  程墨回到房间,把黑子和阿飞叫进来,道:“加强警戒,任何人接近翡翠居一箭之地立即射杀。”又吩咐阿飞带两个人去保护郭伯等人,事情走到这一步,他怕周征下黑手,一个连御史都敢扔到屎坑淹得快死的人,什么事做不出来?

  阿飞道:“阿郎,我们总共这点人手,再拨两个人保护那些百姓,怕是不够。”

  他们负责程墨的安危,这个时候谁也不愿意离开程墨,去保护不相干的人,阿飞尤其如此,先把自己摘出来。

  程墨道:“保护百姓是我们的职责,有何不可?我不会有事的。”

  他走到桌边,提笔写了一封信,盖好小钤,封好,交给黑子,道:“派一个人送去。”

  信封上写:武都尉亲启。

  都尉是地方最高武装组织的统领,扬州的都尉手里有一支骑兵,由汉人组成,名越骑,跟胡人组成的胡骑同样赫赫有名。现任都尉姓武,为人如何不得而知。黑子见了信封上的字,心中大定,出来招手叫白度:“快马加鞭送去。”

  白度哪敢怠慢,立即飞马去了。

  又少一人,阿飞担心地道:“阿郎,就让小的在这里吧,派一两人去保护那些百姓足够了。”

  程墨一共带了十四个护卫,都是陪他一起上过沙场的心腹,现在一下子少了四人,那怎么成?

  程墨笑道:“你不懂,我还是大吴的北安王呢,除非他想造反,才敢公然杀本王,否则,你们轮班守卫已经足够。”

  还要轮班,人更少了。阿飞无奈。

  黑子之所以为正队长,不仅他身手好,武艺高强,还在于他有主见,程墨这么说,显然胸有成竹,于是不再劝,马上按程墨的命令吩咐下去。

  不出阿飞所料,被派去保护郭伯等人的侍卫苦苦哀求,不愿离去。

  程墨在屋里听他们在外面磨叽,踱出来道:“赶紧去,若是他们有一人死伤,你们提头来见吧。”

  阿飞是副队长,有分派谁去的权力,只要他分派了,侍卫便不能不服从。程墨可不想听他们互相推诿,浪费时光,最后郭伯等人死于非命。

  两个侍卫不敢不从,怏怏去了。

  很快,从翡翠居大门里走出两个侍卫,开始驱赶门前的差役,以及门前空地上,富商派来蹲守的小厮长随,一个侍卫大声宣布北安王的命令:“进一箭之地者杀无赦。”

  随着他的话声,两个手持弓箭的侍卫如树桩子般站在大门口,一个侍卫从箭壶里抽出一支箭,箭头闪着寒芒。他一箭射出,嗖的一声钉在远处的松树树干上,让人望而生寒。

  同一时间,周征府里来了四个武艺高强的游侠儿。身为地方官,在地方上经营四年之久,地面上有什么人,哪会不清楚?留这些游侠儿,原本只是这些人还算安分守已,没闹出大麻烦,没想到用在这里,同时他心里懊悔,若把游侠儿留在府中,那天晚上就不会被蒙面人逃跑了。

  四个游侠儿桀骜不驯,可州牧相请,不敢不去。

  周征对他们很客气,特地设宴请他们,以他堂堂州牧的身份,宴请游侠儿,算是破格了。洒过三巡,坐在上,长相粗犷,隐隐有四人之的游侠儿抱拳道:“不知州牧相召,有何吩咐?”

  平时他们遇到官府中人便绕道走,现在却能和州牧一块儿喝酒,若不是州牧有大事相求,就是州牧脑袋让驴踢了。

  周征叹气,道:“诸位都知,北安王来了扬州,住在翡翠居吧?本官也以为北安王纡尊降贵,来到此地,没想到相处几天后,现此人是冒牌的,假北安王之名,四处招摇撞骗。本官想除去此为患人间的骗子,只是此人身份虽假,身边的侍卫身手着实不错,差役们不能敌,因而,本官想请诸位出手相助。”

  程墨来到扬州,住在翡翠居,那是瞒不住的,扬州城中是个人都知道。周征只好说此人是假冒的了,游侠儿头脑简单四肢达,希望能骗他们为自己卖命,让他们跟程墨拼个两败俱伤。这样,他既能杀程墨灭口,也能除了以武犯禁的游侠儿,一举两得。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984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