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83章 大乱

第783章 大乱

  感谢朕躬钦处军国事、西风清扬投月票。

  班头坐在木板上,由两个差役抬着,在差役们想笑又不敢笑的古怪神色中,回到衙门。

  周征站在大堂上焦灼不安地等候,他不信足足两百个差役,拿不住程墨,这位北安王胆子再能,只身带十几个侍卫,深入扬州城,也是自寻死路。

  他看着沙漏,计算着时间,只觉沙漏得太慢了。

  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差役们抬着班头冲了进来。班头一见周征,便嚎上了:“卑下差点就见不到大人了。”

  他腿上的箭羽迎风飘扬,血浸湿了裤子,皂色的班头服变成赤红,看着让人触目惊心。

  有伤亡在所难免,周征早有心理准备。他放眼望去,全是服饰相同的差役,不禁道:“那小子呢?”

  他既说程墨是假北安王,勒令差役拿人,自然不好再以北安王称呼。

  班头继续嚎:“卑下无能,那假北安王又心狠手辣,身边的侍卫一箭射来,卑下逃避不及,中箭了。若是箭矢射在卑下胸口,卑下就再也见不到大人了。”

  周征没功夫关心班头的小命在不在,是不是中箭,沉下脸道:“那小子呢?不会让他跑了吧?”

  “他……骑马走了。好在大人英明,早就下令紧闭城门,来个瓮中捉鳖。”班头转而拍马屁。

  周征喝道:“备马。”

  程墨若逃脱,定然出城,他这是要离开扬州回京城啊。一旦他脱身,肯定会弹劾自己,自己在扬州的所作所为就会大白于天下。相比之下,蒙面人算得了什么,能上达天听吗?不能。只有像程墨这样的重臣,皇帝跟前的红人,杀伤力才大。

  周征上马直奔最近的东城门而去,走到半路,听见有人道:“城门开了,快走。”

  东城城门开了,其余三城还紧闭呢,消息灵通人士都朝东城门涌去。

  周征一听城门开了,脑中嗡的一声,差点没晕厥,他勒马,马鞭指着说话的青年,道:“你说什么?”

  青年见他一身官服,脸色阴沉得可怕,心里打了个突,战战兢兢道:“北安王下令打开东城门……”

  一听北安王三个字,周征大怒,喝道:“什么北安王,分明是骗子。”

  青年见他神色不对,似要择人而噬,赶紧道:“是是是。”你是当官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可惜还是太迟了,周征手里的马鞭朝他抽去,正中面门,脸上顿时皮开肉绽,一片模糊,他一声未出,往后便倒,不知死活。

  周征官声不好,可表面文章还是要做的,这样当街亲自出手,不问青红皂白,把人伤成这样,还是第一次。路人目睹这一幕,心胆俱裂,一声喊,丢下身边的财物,四散奔逃,坐马车的见人太多,马车反而走不快,干脆下车拨腿便逃。

  一时间,大人喊,孩子哭,犹如末日。

  乱糟糟的路人挡住了路,周征过不去了。他怒气未息,回头喝道:“班头,张班头,你死哪去了?”

  张班头腿上中箭,没有跟在他身边,还在衙门呢,已有差役去请大夫了。

  周征这一回头,见身边只有二三十个家丁侍卫跟随,怒火更炽,道:“老节,你去把差役们叫来,给我追,一定要把那小子追回来。千万不能让他逃了。”

  北安王有马呢,两条腿怎么追得上四条腿?老节心里嘀咕,可见周征双眼喷火,还是识相地闭嘴了,刚才的青年不过无意间多了一句嘴,还只是被周征无意间听到,然后被周征一鞭子抽晕过去,死活不知,他还是别去触霉头的好。

  “诺,奴才这就去。”

  路上太乱了,行人四处乱窜,马受了惊,打着喷嚏不肯前行,老节只好下马,牵着马因衙门叫人。

  城外,白度拉住一个路人,问:“生什么事?”

  路人瞄他一眼,也不知看清他身边的军士没有,慌里慌张道:“城里不知出什么事,午时了还没开城门,亏得北安王来了,下令开城门,我们才得以出城。你要是没什么事快别进城。”话说完,赶紧走了。

  “不开城门?”白度脸色很不好看,道:“王爷还在城里呢。”

  不用说,周征一定是要把自家阿郎困在里面了。

  武都尉一指不断从城门口涌出来的百姓,道:“我们快走。”传令军士跑步前进。

  可是出城的人太多了,路上满满当当全是人和车马,人们只能一步一步往外挪。无缘无故紧闭城门,让百姓恐慌,很多本来不想出城的富户也慌张起来,生怕出了变故,包袱都来不及收拾,也跟着出城到乡下暂避。每一次动荡,最吃亏的就是他们这些有几个钱,却无任何背景依靠的富户了。

  军士们想跑步前进,哪里有落脚的地方?要不是他们排成方阵,早被冲垮了。费了老大的劲,前进不到十丈。白度焦急起来,道:“武都尉,王爷或许有危险,我先进城瞧瞧。”

  武都尉也觉事情紧急,道:“我和你同去。”

  他叫过一个偏将,吩咐几句,让偏将带军士有原地等候,和白度一起朝城门挤过去。

  程墨下令打开城门后,登上城楼,黑子等人分左右盯着城下,以防有人飞箭暗杀。

  白度好不容易挤到城门口,抬头望了一下,黑子眼尖,他一仰头,便认出来了,喊:“白四,阿郎在这里。”

  乱糟糟一片吵杂声,亏得白度耳力好,隐约听到有人喊他,接着见城楼上有人朝他招手。

  程墨也瞧见了,眼睛在武都尉身边多停留一息。

  城门洞人最多,白度和武都尉挤出一身汗,才挤过去,上了城楼。武都尉见眼前一个俊朗青年,丰神如玉,赶紧上前行军礼,道:“末将见过北安王。”

  程墨领兵平匈奴,虽没有封将军,却有军功,武都尉为示亲近,行军礼,以末将自称。

  眼前的汉子中等身材,汗味夹杂酒气,想必平时好酒。程墨笑道:“武都尉快快免礼。”

  武都尉是精明人,先不和程墨客套,而是道:“末将依王爷吩咐,带来五百军士,听候王爷差遣。”

  用手一指城门外,人群中站得笔直的那个方阵。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0070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