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84章 以卵击石

第784章 以卵击石

  周征身边的家丁和侍卫接连出手,马鞭呼啸,接连抽翻多个慌不择路的百姓,总算清出一条路,回到衙门。

  大夫正在为班头拨箭,箭有倒钩,只能切开大腿,慢慢拨出来,血流满地,班头杀猪似的惨叫声传出老远。

  众差役回想刚才的情景,犹自心有余悸,暗自庆幸自己跑得快,要不然这会儿遭罪的就是自己了。

  众差役懒懒散散,在廊下或倚或坐,突见周征如阎罗王般出现在门口,吓得腿软,赶紧起身行礼。

  周征劈头盖脸一鞭子朝班头抽去,大夫蹲在地上为他医治,身量稍高了些,鞭子先抽中大夫,肩头、后背衣裳尽裂,一条血痕横贯整个后背,大夫不声未出,倒在地上。马鞭抽过大夫,再抽中班头,班头小腹血肉模糊,大叫一声,晕死过去。

  众差役吓得扑倒在地,嗦嗦发抖。

  周征又扬起马鞭,喝道:“列队。”

  众差役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排成两排,太慌乱了,水火棍乱七八糟丢了一地,谁也不敢去拣。

  周征喝道:“抄家伙,捉拿假冒北安王的狂徒。”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命比什么都重要。众差役温顺得像小猫似的,飞快跑去拣起水火棍,又飞快再次排好队,来回不到一息。然后在周征带领下,朝东城门进发,看样子,是要当众把程墨拿下了。

  衙门里,只剩下倒霉的班头和大夫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城门口,富户赵五听说城中乱了起来,赶紧收拾东西,准备出逃。赵五俭朴,家里稍微值钱的东西都舍不得丢下,仓里的粮食更是要带上,总共装了十多辆马车,费尽周折,总算赶到城门口。

  人潮汹涌,前头的马车被进城的人挤来挤去打了横,这么一来,进城的人进不了,出城的人也出不了,后面的人还在往城门洞里涌,眼看踩踏就要发生,城楼上有人喊:“北安王在此。”

  骚动的人群安静了,城楼上一个清朗的声音道:“本王乃北安王程墨。众乡亲无须惊慌,城中并无事故发生,若无急事,还请回家,进城的也请稍退一些,容军士们进城。”

  众所周知,北安王程墨亲临扬州。百姓们听到城楼上有人自称北安王,都心中大定。这个时代,敢当众冒名顶替的人实在不多,何况冒认一位异姓王?那是要抄家灭族的,谁敢这么做?正因为这样,周征借口程墨假冒北安王,连身边的心腹都不相信,不过心腹奉命行事,何必管此人身份真假?

  两个侍卫从城楼上下来,先分散城门洞口的人,再让车夫把打横的马车赶出来,接着让人们排队,不到一刻钟,进出城的人井然有序。

  武都尉看着这一切,心中感慨,不愧是平定匈奴的人,一句话,便让百姓安心,一个命令,便让道路畅通。

  城中无事的消息快速传开,有北安王背书,小老百姓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就是那些富户商贾,也驱车往家赶,无化,唯相信程墨而已。

  路上行人不少,但跟刚才到处是人,乱哄哄的情景有天壤之别。

  五百军士排队进城,在城墙下列队,程墨走下城楼,上马,道:“走吧。”

  武都尉落后一个马身,身后五百军士跑步前进。

  周征带领战战兢兢的差役,朝东城门赶,两下里在半道上遇到了。

  “你还没走?”周征咋见程墨,有些不敢相信,在他想来,程墨定然跑得没影儿了。这不,他召集差役就是要出城追赶,以人数上的威势,擒拿程墨。他不相信程墨身为北安王,会对差役、百姓动手,以他的身份,只能束手被擒。

  程墨勒马,轻笑,道:“周州牧,你这是要去哪里?”

  后面众差役见到程墨,不仅没有往前冲,反而往后退,开玩笑,这可是当朝异姓王,是无敌的存在,跟他硬碰硬,嫌死得不够快吗?

  周征瞧见后面跑步前进的军士,脸色大变。他早该想到,程墨有恃无恐,会有后着。可是他凭什么调兵?

  “你有虎符?”

  虎符平时掌握在皇帝手里,战时交给将帅调兵。周征实是不信,刘询会把虎符交给程墨,若是这样,他还有活路吗?

  程墨怎会跟他废话,薄唇轻启,吐出两个字:“拿下。”

  众差役作鸟兽散,周征连声喝止,越喝止差役们跑得越快。

  不用军士上前,阿飞和阿飞一人扳住周征一只手臂,拿下他的冠,脱下他的官袍。

  周征怒道:“你凭什么拿我?”

  “现在不说我是假冒的了?你在扬州经营多年,事到临头,就没心腹为你不畏死吗?”程墨笑吟吟的,让周征双眼喷火。

  不是周征的心腹不忠,而是在绝对权力面前,没人敢硬扛,至于以卵击石的事,老节等人是不会做的,有好处争着抢,有祸事赶紧躲开,是他们这些人惯做的事。

  周征被拿下,老节等人哪敢反抗?两个军士服侍一个,全都捆了起来。

  “这就完了?”武都尉十分不过瘾,他还想在程墨面前大大露一回脸,立下大功呢,现在首恶服诛,从恶不反抗,太没意思了。

  黑子等人却松了口气,说这两天他们不担心是假的,也就程墨胸有成竹,淡定人容。

  程墨笑道:“多谢武都尉率兵来援,本王一定在奏折上为你请功。”

  “多谢王爷,末将感激不尽。”武都尉一张紫膛脸笑得跟朵花似的,不用费什么劲,就有功劳,上哪找的好事。从昨天下午至今急行军算得了什么,就当拉练好了。

  扬州官吏本就不信程墨是假冒的北安王,现在周征被关进大牢,他们更生不起反抗之心,反而自缚到翡翠居门口请罪,程墨好言抚慰,让他们自去。

  一切发生得太快,刘询的诏书没有送到,周征已被拿下,程墨让别驾代理州牧事宜,再上一奏折说明现在的情况,然后静待诏书到来,再定行止。

  周进由翡翠居两个伙计抬着,去大牢看望周征。

  周征见到他,大吃一惊,道:“你?!”

  你怎么还没死?

  周进道:“是我,周大人,你还想置我于死吗?”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0159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