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88章 误会致命

第788章 误会致命

  北安王喜女色的消息像风一样,不到半个时辰,便传遍各大豪富,大家都松了口气,喜欢女色就好,这就容易办了。

  扬州自古多美女,他们府上,原先就搜罗了不少美女为妾侍,这几天先在府上挑拣一番,优中选优,再去各青、楼花重金买来一些绝色,与古董字画相比,美女最是不缺。

  陈宜走后,程墨没了出去转转的兴致,回房烹茶看书。不久,大门口吵吵嚷嚷,他从窗口往下望,路上停了很多香车,几乎把门口这段路堵住了,车旁有身着轻纱的婢女侍候,看样子来的是女子。

  很快,白华满头大汗在丙字号房门口道:“王爷,外面来了很多小娘子。”

  一个个如花似玉,争奇斗艳,哪怕他五十开外的年纪,某个部位也蠢蠢欲动。

  倒不是豪富们不想让美人们跟程墨来个奇遇,实在是程墨半天不出门,他们等得心焦,再等下去,不敢保证别人跟自己一样不出手,那个楚楚可怜的女子,不就成功了吗?再来几个,盐引不用指望了。

  程墨头也没抬道:“赶出去。”

  “她们不走。”白华继续抹汗,他劝过美人儿们,可是她们不仅没往后退,反而往前走,高耸的胸脯差点顶到他的头顶。要不是门口的侍卫让人望而生畏,她们早冲进来了。

  白华说完,房里没有声息,他只好道:“王爷?”

  黑子走出来,道:“我家阿郎说了,赶出去,没听见吗?走吧。”

  门口的美人儿以花魁露儿为,她年方二八,长相妖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一个叫赵二的富商花巨资买下的,说买有点过,富商出银二千两,并没让露儿动心,她之所以答应赎身,却是久闻程墨大名,愿意成为程墨的妾侍。

  这会儿,她排众上前,对在大门口站岗的侍卫笑得妖娆迷人,道:“天气热,大哥辛苦了,小女子这里有些解渴的果子,还请大哥笑纳。”

  美人如玉,笑靥如花,没有男人不动心。

  两个俏婢端了刚水灵灵的果子走上来,围在露儿身后的美人儿们都露出会心的笑容,只要攻克这两个侍卫,她们就能长驱直入,把北安王围住啦。

  红艳艳的果子,香气直往鼻子里钻。露儿拿起一个,凑到侍卫唇边,葱白般的玉指比果子更引人垂涎。

  “走开。”侍卫手一推,露儿惊叫一声,摔倒在地,手里的果子也掉在地上。

  只要她不在眼前晃来晃去,不骚扰,不挡住视线,侍卫并不理会。

  有美人儿轻笑出声,让露儿恼怒。她从地上爬起来,顾不上擦拭身上的灰尘,先怒瞪同伴们一眼,再往侍卫跟前凑。

  侍卫再次伸了伸手,她再次摔倒在地,美人儿们笑得更大声了。

  露儿还没爬起来,黑子来了,板着一张国字脸,喝道:“王爷有令,闲杂人等不得近翡翠居一箭之地,违者杀无赦。”

  前几天程墨确实下过这样的命令,可时过境迁,大家都以为事情过去了,命令解除。

  黑子说完,身边一个侍卫张弓搭箭,闪着寒芒的箭头指向美人儿们,一点不怜香惜玉。

  美人儿们出一声惊呼,提起裙裾赶紧跑了出去。露儿刚爬起来,看着寒芒离自己高耸的胸口不到两尺,惊得呆了,竟忘了跑开。

  箭头对准了她。

  黑子开始数数:“一!”

  谁都不怀疑箭头会扎进她柔软的胸口。

  她的婢女扔掉手里装果子的竹篮,拉起她就跑,一箭之地,她跌倒两次,浑身满是灰尘,头上的赤金饰掉了,顾不上捡。

  车夫们驾起马车,急急逃命,情急之下,不免互相碰撞,乱成一团。

  程墨在窗口看着门口这一幕,满意极了,黑子总算开窍了。

  豪富们在不远处看着,见美人儿们没了仪态,争相逃命,都垂头丧气,看来这法子不好使啊。也有喜欢美色的觉得程墨是不喜他们大张旗鼓地送美女,败坏他的名声,只要悄悄地送,他一定会笑纳。

  陈宜听说了美人儿们的遭遇,跺脚道:“错了。”

  北安王是什么人,把美人当菘菜送,他能收吗?

  夜暮降临后,一个跟大姑娘似的少年找到翡翠居的伙计桩子,说现在青黄不接,家里穷得揭不开锅,求他帮忙在掌柜跟前求情,让他在在翡翠居帮工。

  少年肤如凝脂,眸如点漆,一看就是女子,可桩子还是答应了,因为托他的是未过门的妻子,为了在心上人面前表现一番,他毫不犹豫地把少年带进翡翠居。

  程墨用过晚饭,伸了个懒腰,对黑子道:“我们出去走走。”

  黑子讶然:“阿郎要去哪里?”

  陈宜张榜公布三天后盐引招标,想来那些打着歪脑筋的人还得纠缠三天,若是他们一味讨好还好说,只是难保他们不做些打闷棍绑架之类的事。黑子觉得,最好还是别出去,特别是大晚上的,易给这些人打闷棍的机会。

  程墨道:“无妨。”

  他看了一天书,想出去遛遛弯弯,消消食,顺便看看扬州在陈宜接手后成什么样子。

  程墨走下楼梯,迎头一个伙计打扮的人手端漆盘,走了上来,一见程墨,露出一口好看的贝齿,娇声道:“小的见过王爷。”

  这个伙计,自然是露儿假扮的了。她不甘心大门口受辱,花重金找到桩子的未婚妻,送了一对赤金手镯,请她代为说项,才得以潜进翡翠居。

  程墨目光一凝,道:“你是谁?”

  什么人都能混进来,还要侍卫何用?

  露儿娇媚地道:“小女子久仰王爷大名,心生爱慕,还请王爷垂怜。”

  程墨看了黑子一眼。黑子会意,脸一板,道:“我家阿郎有令,翡翠居一箭之内,闲杂人等不得接近。你当我家阿郎的话是玩笑吗?”

  不等露儿开口,他抽出腰间佩刀,刀尖一指露儿面门,道:“某现在手上无弓箭,用刀一样可以杀你。”

  露儿吓和魂不附体,道:“可早上有一位姐姐从这里出去。”

  难道北安王看不上她吗?

  程墨叹道:“她是周征妾侍,本王曾跟周征同朝为官,代为安置他的妾侍而已。”

  露儿呆住,这误会好大。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0369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