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90章 不情之请

第790章 不情之请

  再好吃的肉,程墨吃几口也就够了,现在的他,哪会馋肉,倒是少女眼巴巴地看着,待程墨吃完,把肉端下去,在厨房大口地吃。

  程墨和老人闲谈几句,准备告辞,老人道:“听小郎君口音,不似本地人,不知小郎君何方人氏?”

  “来自京城。”

  “听说京城来了一位北安王,小郎君是跟随北安王一起来的么?”老人似乎能洞悉人心的眼睛直勾勾看着程墨,不放过他一个细微的表情。

  程墨笑道:“也可以这么说。”

  他身上的左襟锦衣前襟、袖口、下摆都绣着精致的刺绣,走动间隐约露出雪白的绸裤,更让他鹤立鸡群的是,他身上的气质,上位者的气质,有别于一般的纨绔子弟。

  就在程墨起身时,老人行大礼:“草民见过北安王。”

  初见程墨,他以为是一个官家子弟,可当他看到依儿撤下的茶杯里几片舒展开的茶叶时,顿时明白程墨的身份。扬州没人习惯喝茶,只有来自京城的贵人,才有喝茶的习惯。喝茶,是贵族的特权,扬州的官吏还不够格。

  程墨虚扶:“老人家起来吧。”

  被认出来了,他也没有否认。

  “王爷,草民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求王爷应允。”老人不肯起身,反而抓住程墨的袖子,急切道。

  黑子真心看不过眼,谁没点难处,要是谁都像你,逮着我家阿郎就提要求,我家阿郎别的都不用做了,成天给你们伸张正义就好啦。

  程墨见黑子一只腿迈进来,轻轻摇了摇头,对老人道:“老人家起来说话,能帮的,我一定帮。”

  能不能帮,就看是不是原则问题了。

  老人起身,请程墨坐下,道:“小女依儿今年十六岁了,前年许配给富商赵四的儿子为妾,说好今年秋天过门。没想到上个月赵小郎君病了,病情来势汹汹,眼看不活。赵家要小女过门冲喜,草民心疼女儿,不肯送女过去。赵家依仗家里豪富,送来聘礼,说后天接小女过门。”

  普通百姓嫁女与官吏士绅为妾并不是十分丢人的事,反而能得一笔丰厚的聘礼,想必老人也做如此想,才会把女儿许配赵家。赵四原为盐商,周征到扬州后,没拿到盐引,不能染指盐场,只好做回老本行。

  程墨道:“老人家要我如何帮你?”

  老人道:“草民只有一儿一女,儿子在翡翠居为伙计,勉强能糊口,女儿的亲事让草民担心得紧,还请王爷把小女收为婢女,求小女出火海。”

  难怪要把女儿交给阿郎,敢情早有预谋啊。黑子觉得程墨被利用了,老大不高兴。

  程墨把依儿叫过来,道:“你愿意嫁到赵家吗?”

  既是冲喜,自然不用同房,若赵家儿子死了,她还可以再嫁,并不吃亏。

  依然摇头道:“赵小郎得的是唠病。”

  唠病会传染,嫁给唠病鬼,那跟死有什么差别?

  程墨道:“这件事,我来处理吧。”叫过一个侍卫,吩咐道:“你去跟陈别驾说一声。”

  待程墨告辞要离开时,依儿手挎小包袱,跟在后面。

  程墨道:“回去吧。”

  “不行,我不欠你人情,在你府上为婢三年,再回家嫁人好了。”依儿固执得很。

  黑子被扬州官吏豪富的“热情”弄得火大,没好气道:“要不,干脆嫁给我家阿郎得了。”

  “只要王爷肯可纳,我就敢嫁。”依儿胸脯挺得高高的,大眼睛水洼洼的,斜睨黑子,一副你家王爷敢纳我吗的神气。

  黑子败退。

  程墨正色道:“我过几天回京,你要在我府上为婢,是要随我进京,三年后自己回来吗?”

  反正我是不会派人送你回扬州的。

  依儿贝齿轻咬红唇,道:“自己回来就自己回来,难保我会怕了?”

  这份勇气,就是现代女生也有所不及。程墨倒有些欣赏她了,把她提上马背,长笑道:“走吧。”

  北安王带回一个少女!他还是好色的嘛。豪富们连夜挑选美女,按照沈氏和依儿的标准挑选。

  翡翠居里,程墨问依儿:“难道你不怕我是骗子吗?”

  依儿昂然道:“怕什么,大不了我一匕杀了你。”她从袖中拿出一支两寸来长的匕给程墨看,开刃处寒芒闪闪,锋利异常。

  “哪儿来的?”

  “赵家小郎君给我防身的。”

  这位赵家子还真是脑残,程墨无语。

  陈宜很快过来汇报,事情已经处理好了,赵四在府门口请罪,说是请罪,其实是想和程墨说上话,要是知道依儿入得了程墨的眼,他早双手奉上了。

  “让他回去吧。”

  陈宜并不意外,出来后把赵四叫到一边,骂道:“瞎了你的狗眼。”

  这么标致的女子,不早送上来,要给自己儿子冲喜,你是脑袋让驴踢了吗?

  赵四连声称是,可不敢说在他看来,依儿既不妖娆,又不温顺,脾气还不好,要不是儿子自己看上,非要纳她为妾,自己怎会为儿子给她下聘礼?谁知道北安王就看上这样的女子了呢。

  程墨沐浴完,趿着鞋走出来,依儿已把他换下来的衣服洗了,袖子高高挽起,露出半截藕臂,道:“可要煮水泡茶?”

  游玩都能带茶,可见这人喜欢喝茶,无茶不欢了。

  程墨往软榻一靠,道:“上茶具,我自己烹茶。”

  “茶具还有讲究?你们富贵人家可真麻烦。”小姑娘说着,不当自己是外人,端来茶具,放下后,就在旁边看着,那意思,是要看程墨如何泡茶了。

  程墨道:“我这泡茶法是自创的,要学,得收费。”

  “从我月例里扣。”小姑娘大方地道:“你给月例吗”

  “不给。”程墨干脆利落道:“你请我帮忙,还没给劳务费呢。”

  劳务费是什么,依儿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她手托下巴,一眼不眨看着程墨泡茶,待茶香弥漫时,小声央求:“我能喝吗?”

  程墨逗她:“一片茶叶五两银子,你等会数数我放多少茶叶。你要喝茶也可以,茶钱我们分摊。”

  “五两银子!”依儿叫道:“你就这样喝掉?”真够败家的。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0423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