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94章 溪中

第794章 溪中

  感谢中友11o4181817投月票。

  山风寂寂,树影婆娑,程墨钻出帐篷,一身粘糊糊的汗,被山风一吹,舒爽不少。他抬头望了望天边一轮圆月,道:“走,洗澡去。”

  白天汲水的小溪距这里约有十里,此时夜深人静,程墨又身份贵重,黑子和阿飞齐齐出声劝阻,两人同时张口,又同时闭嘴,因为程墨走向栓在树下的踏雪。

  踏雪似乎已经睡了,闻到程墨的气息,竖了竖耳朵,没有动。

  白度道:“都是山路,无法骑马。”

  他一路向东寻去,在山上寻到一道小溪,汲了水。小溪极是清澈,还有两指长的小鱼在溪水中游来游去,要不是急着取水,鱼又太小,他一定捉几条回来。

  黑子脸现坚毅之色,道:“阿郎,山中危险重重,又不能骑马,还是算了吧。一天不洗澡也没什么。”

  为了洗澡把命送了才冤呢。

  程墨一指郁郁葱葱的山岭,道:“这里临近乡镇,哪有大虫?”执意让白度在前带路。

  白度无奈地看着黑子,眼神分明在说,老大,阿郎有命我不敢违啊。

  黑子叹了口气,只好重新安排警戒,留下四个侍卫在帐外守着,其余的人跟随程墨朝小溪的方向走去。

  程墨不会轻身功夫,只能步行,十里路,又在夜里,走不快。一路上,黑子跟怨妇似的,唠叨个没完,一会担心遇到匪人,一会担心遇到凶兽,一会担心生病的依儿遇到歹徒。

  程墨鄙视:“没点常识,这里离乡镇只有二十里,凶兽早被捕猎光了。”

  以他来自现代的经验,只要能咬得下,咽进口中的,全被人类吃光了,哪还有得剩下的?古代没现代这么多人,可也没动物保护条例,那些全职的猎户是吃素的吗?

  清风徐徐,草木清香,程墨越走越惬意,走到半路,一身臭汗全都消了,待到在月光下瞧见小溪,几人都欢呼起来,不用程墨下令,一个个三下五除二,把自己剥得精光。

  小溪水深只到腰际,程墨仰躺在水中,望着胶洁的圆月,若有所思。这些天他看似在游山玩水,清闲得很,实则心早飞回京城,挂念妻妾女儿,又不知刘询身边生什么事,多有猜测,哪能不担心?

  那边,黑子也学程墨的样子躺在水中,看样子快睡着了,溪边一只青蛙鼓着肚子呱呱叫了两声,大概眼花,把黑子古铜色的肚皮当成石头了,后腿用力一跃,跳到他的肚皮上。

  岸边警戒的阿飞看得分明,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惊起远处的鸟儿,扑棱棱扇动翅膀,飞向空中,不知藏在哪里的兔子嗖的一声,窜了出来,逃向另一个洞穴。

  黑子老羞成怒道:“笑什么笑,小心把匪人引来。”

  程墨笑道:“抓住了明天加菜。”

  阿飞笑得更加大声,道:“听见没有,阿郎可说了,明天加菜,你赶紧抓吧。”

  青蛙鼓着白色的肚子,呱的叫了一声,像是回应,后腿飞快用力一蹬,跳进水里逃走了。

  “可惜啊,一盘菜没了。”阿飞笑得前仰后合,其余侍卫也大笑,一路上他们都被黑子烦得不行,只是他是侍卫队长,不敢反驳,正好现在趁机取笑一番了。

  黑子无奈:“有那么好笑吗?”

  “有。”众侍卫齐声道。

  笑声中,一条半斤重的鱼游过程墨身侧,鳞片在月光下闪烁,程墨见一道光一闪而过,下意识抓住,掷向岸边的阿飞。

  阿飞接住,只觉滑溜溜的,用力紧了,没抓住,掉在地上,鱼在草地上蹦了两下,他才看清,原来是鱼。

  “阿郎随手就抓了一条鱼,你连只蛤蟆都没抓住,老大,你也太逊了吧。”阿飞扬了扬手里的鱼道。

  众侍卫自然又是一通取笑。

  黑子被笑得抬不起头,心一横,道:“谁能和阿郎比?比阿郎差得远,不是很正常么?”

  一句话把众侍卫说得哑口无言,他们跟在程墨身边,对程墨的本事深有体会,如他这般年方弱冠便出将入相,封异姓王的,不要说后无来者,也是前无古人了。

  程墨道:“这时鱼不少,大家捉鱼做早餐。”

  于是,水里的侍卫都开始抓鱼,一时间水花四溅,不时有鱼被甩上草地,不到半个时辰,便抓了几十条,在草地上乱蹦。

  侍卫们换班下水,程墨一直在水里泡着,直到远处传来脚步声,穿上衣服警戒的黑子示警:“有人。”

  比赛抓鱼,玩得水花四起的阿飞等人都安静下来,更有人取来程墨的衣裳,把他护卫在中间。程墨道:“不用紧张。”

  月光稍微西斜,估计是猎人出没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他们玩了这么长时间,并不见体型大些的野兽出现,想必这座山并没有大型野兽。

  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几个人影出现在月光下,黑子迎了上去,很快道:“依儿怎么来了?”转身回来道:“阿郎,是依儿来了。”

  警报解除了。

  众侍卫都松了口气,他们不怕有歹徒,以他们的身手,能打得过他们的人并不多,但野兽就不同了,他们没有对付野兽的经验,自然觉得压力很大。

  远处草丛中一个娉婷的身影,可不就是依儿。

  依儿看到黑子,知道找对地方了,一声欢呼,加快脚步。黑子已过去阻止,道:“阿郎在沐浴,还请稍等。”

  一群汉子只着犊鼻裤,也就是大裤叉,泡在清凉的溪水中,姑娘家见之不雅。

  以程墨为的男人们正手忙脚乱飞快拿起衣服往身上套。

  依儿应了一声,转身背对小溪方向,月光明亮,照得小溪边一片白芒芒的身子,她这才觉得自己唐突了,饶是平时胆子再大,这时也觉不好意思,转过身去。

  很快,程墨穿好衣服,走了过来,道:“你怎么来了?烧全退了吗?”

  依儿一觉醒来,不见程墨,出帐一问,才知他到小溪边洗澡,于是逼着侍卫带他过来,侍卫顺着程墨一行人过来的方向寻来,总算寻到。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0679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