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95章 野心

第795章 野心

  依儿敷了一天湿帕,又在山跑上走了十里,出了一身大汗,烧完全退了。

  这十里山路实是她咬牙强撑下来的,在看见程墨的刹那,一口气松了,身子软软垂下。程墨眼明手快,伸手一捞,把她捞在手里。

  侍卫们散开了。

  依儿再次睁开眼睛,只见明月当空,天上没有一丝白云,再侧头一看,程墨坐在身边,望得不远处的小溪,不知想什么想得入神,好看的侧脸,高高的鼻子,比月光还要晶莹的肌肤,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

  依儿怔怔地看着俊俏的人,忘了身在何处。

  帝国经过二三十年的休养,渐渐从战后的萧条中恢复过来,可是这还不够,远远不够,百姓刚有一口饱饭吃,离富裕还远得很呢,农耕社会,更经济腾飞谈好容易,朝中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汹涌,刘询没有如武帝般行雷筳手段,又出身民间,有些人不免轻视于他。他若有变,则动根基。

  四周一片静谧,程墨在心中梳理到手的情报,猜测刘询急召他回京的原因,突然感觉到两道灼热的目光投在自己脸上,那目光灼热得能把钢铁融化了。

  “醒了?”程墨低头问了一句,灼热的目光依然一眨不眨地看他。

  请不要这样看我好吗?程墨腹诽,道:“醒了就回去吧。”

  来的时候把所有的皮囊都带来了,就是为了给眼前的姑娘带水,得了风寒的人,无论如何不能洗冷水澡,更何况是夜深露重的溪水,那更是不能碰的。

  依儿只觉喉咙干涩,张了张嘴,含糊不清道:“我要洗澡。”

  “回去洗。”程墨说完站起来,迈腿走了,果断得依儿想争辩一下都来不及。

  待回到帐篷,烧热水,依儿洗完澡,天边已透出一线曙光,众人收拾一番,即刻起程。

  这个时候,未央宫的宫门开启,百官鱼贯而入。

  而在荆州某座恢宏的府邸中,却有两人从角门出来,府中的主人,皇室宗亲荆州王刘泽也施施然回房了。

  按辈份算,刘泽还比刘询大一辈,但他不是高祖血脉,而是高祖的兄长刘忌的子孙。高祖没有迹之前,只是一个混混,常到兄长家混吃混喝,待他取得天下后,便封兄长为荆州王,并顾念昔日恩义,金口玉言许诺子孙后代世袭为王。

  刘忌一脉,在荆州经营一百余年,可谓树大根深,刘泽又野心勃勃,总觉得几代经营下来,自身实力强大,而高祖一脉却人丁不旺,昭帝八岁登基,一直没有亲政,连子嗣都没有留下,简直弱到爆,刘询又是霍光从民间找来的,比起他这根正苗红的荆州王地位差得远了。

  刘泽常对幕僚说,谁知道刘询从哪里冒出来的呢,言外之意,却是怀疑刘询的血脉,就差说霍光随便找个人当皇帝了。

  在他心里,他的血脉,比来自民间的刘询,不知高贵多少倍,凭什么自己只能当荆州王,而那个来自民意的小子,却高高在上,成为天下共主?

  取而替之的心思,在刘询祭拜宗庙,大赦天下时,便如种子般种在他的心中,几年来,慢慢地生根芽,开始成长。

  刘询这样的穷小子能当皇帝,我堂堂荆州王为何不能?

  可是要当皇帝,岂是易事。起兵造反风险太大,他不能干,也不敢干。经过无数日夜苦思,他决定和平演变,让刘询承认自己为合法继承人。

  刘询有儿子,还有两个,因而,他开始动用京中的力量,上奏折请立太子,试探刘询的心思。

  这封奏折如石沉大海,刘询留中了。留中的意思,就是不同意。

  在他想来,刘询一定不喜欢刘奭,才会没有应朝臣所请,立刘奭为太子。这样一来,他便有希望了。

  开春后,他重金收买的宫人送回信息,刘奭上学迟到,他认为机会来了,便指示安插在京城的朝臣上奏折弹劾。

  可是结果出乎他意料,朝臣被训斥一顿,而刘奭却没有受到任何责罚。

  这不对啊。

  接到消息,他召集两个心腹商议了一夜,重新部署计划,务必除掉刘奭这个皇位拦眼虎。

  程墨想破了头,也想不出竟是远在荆州的刘泽在搞鬼。天色将暮,他和侍卫们到了镇子,找家客栈投宿,又请当地一个大夫为依儿看病。

  大夫刚从地里回来,脚上的泥还没有干。说是大夫,只是祖上传下两张治风寒的方子,镇上有人得了风寒,便请他照方抓药,喝了能好则好,喝不好也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了。镇上人不多,靠治病救人非饿死不可,靠谱还得种庄稼,因而,大多数时间,大夫跟农户没有不同,都要侍弄那一亩三分地。

  依儿本就好了九成五,喝了药,再睡一觉,第二天醒来,整个人精神奕奕,于是连呼大夫是神医。

  程墨笑了,他从来没见过两脚带泥的神医。

  再奔驰三天,总算长安城在望,远眺高大巍峨的城墙,依儿兴奋得大叫:“我到京城啦!”

  总算回家了。程墨也很欢喜,微笑道:“不用这么大声,没看人家都在看你吗?”

  路上行人很多,一个个如看神经病般看她。

  “我不管。”依儿紧了紧程浪墨的蜂腰,道:“我就想喊。”

  “你要喊我不管,你只管下马喊个够,别跟我在一起,我丢不起人。”

  “你好小气。”依儿撇了撇嘴,终究闭嘴了。她一直不肯和黑子他们一样叫程墨阿郎,最多叫王爷,大多数时候你呀你的。

  程墨不太介意她如何称呼,因而一路上也就这么过来了。

  程墨担心宫中有事,进了城,先派人回府报讯,顺便把依儿带回去,自己却带了黑子、阿飞两人,直奔未央宫。

  刘询得报,大喜过望,道:“快请。”

  程墨到来东殿,远远见廊下一个熟悉的人影,刘询已在廊下等候。

  “参见陛下。”

  “大哥回来就好。”刘询赶紧上前扶起程墨,和他把臂而入。

  程墨细细观察,刘询既不憔悴,也没有瘦了一圈,跟以前并没有不同。那急召他回京,为了哪桩?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0752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