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97章 趁乱

第797章 趁乱

  一家人热热闹闹吃完饭,先哄孩子们去睡觉,然后程墨和诸女在厢房坐下说话。

  霍书涵坐在桌边煮水烹茶,家的氛围弥漫在茶香中。从围坐一起吃饭,到围坐一起喝茶,熟悉的温馨让程墨喉头发酸,这才是家,是他在这个世界的家。

  女人们叽叽喳喳说的大多是琐事,可人人脸上神彩飞扬,对程墨带一个少女回家,除了最初表现好奇之外,再没人说什么。

  一泡茶喝得没有茶色时,霍书涵闲闲道:“你打算怎么安置她?”

  少女只是中人之姿,又不懂规矩,她不明白程墨为什么会带回家。

  程墨明白诸女皆有疑惑,依儿长得不错,可跟眼前这些倾国倾城的祸水相比,还是差了好大一截,又是小门小户的百姓,没有受过良好教育,一言一行完全出自天性,在她们眼里就成了野蛮啦。

  于是,程墨讲了一个凄惨的逼婚故事,把几个女人听得眼泪洼洼,赵雨菲最是心软,唏嘘一番,道:“三年后她回扬州,会不会再被逼婚?”

  苏妙华凤眼圆瞪,道:“这富商太可恶了,一个小小商贾,也敢如此无法无天。”

  大小姐脾气发作,大有派几个人,把赵四砍成两段的意思。程墨道:“她上有老父,下有亲弟,也是没办法的事。”

  霍书涵意味深长看了程墨一眼,换了一泡茶。

  苏妙华把胸脯拍得啪啪响,道:“这姑娘就交给我了,我收她为徒,教她武艺,看以后谁敢欺负她。”

  还是算了吧,你一人高来高去,我们就受不了了。诸女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齐齐反对。顾盼儿道:“不如我教她琴艺。”

  这个主意好,程墨把依儿叫来,让她以后跟顾盼儿,顺便学琴,没想到依儿坚决拒绝,道:“我要跟王爷。”

  诸女没见过这么奇葩的人,兴趣都被提起来了,顾盼儿笑吟吟地劝,力数学会琴棋书画的各种好处,苏妙华力劝她跟自己学武,房中热闹非凡。

  这些人要是安有好心才有鬼了。程墨不想再听,起身走出来。

  霍书涵跟出来,轻轻握住他的手,道:“周进遇袭,我们都担心得紧,幸好你没事。”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在她们看来,此次扬州行,比去草原还危险,程墨平匈奴,可是带了十五万大军的,战场上各出本事厮杀,却没有那些弯弯绕的心机阴谋。

  程墨把她揽进怀里,轻声道:“让你们担心了。”

  两人相拥站在廊下,仰头看着天上缺了一小角的下弦月,良久没有说话。这一晚,程墨歇在霍书涵房中,恩爱自不必提。

  依儿还是被安排在书房,跟锦儿一块儿做事了。

  荆州王府书房,刘泽把一封写好的奏折给长子刘干看,道:“你进京后,须用心笼络这些人,只要把他们笼络住了,大事就成了一半,再一个,还须如此这般。”

  这是一封请求让长子刘干进京觐见的奏折。

  荆州距京城遥远,传递消息不易,他为藩王,不能离开封地。他可不是刘勇那个没脑子的蠢货,没有成事之前,不会为人诟病。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长子长住京城,为他造势。

  刘干深知事关重大,只要父亲能坐上那个位子,自己就是名正言顺的继位者,他焉能不尽力?

  “父王放心,儿一定不负所托。”

  这件事不容易,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再难的事,也有人做成,不是么。刘干信心满满,只要有一天能坐上那个位子,此时的辛苦又算得了什么。

  这父子俩脑洞开得可真够大。刘泽年近四旬,比刘询年长一倍,刘询怎么着也不会立他为太子,何况刘询已有两个亲儿子,哪怕脑袋被门夹了,也不会放着亲儿子不立,而立年长自己一倍的宗室为太子啊。

  可刘泽还是努力朝宝座进发,义无反顾。

  放宫人出宫婚配的消息一出,朝臣们反应热烈,有上奏折说刘询是千古明君的,更多的是忙着探听放出什么宫人,在宫中稍有点权势的宫人,几乎被内定了,诰命夫人们找借口进宫,就为了让这些宫人花落自己家。

  这些,都是人脉啊。

  霍书涵也在张罗,程墨道:“不必。”

  “不必?”霍书涵是聪明人,怔了一下,随即明白,以夫君和皇帝的交情,何用在家里供一尊神?

  她很快放弃这个打算。

  建章宫年过二十五岁的宫人有很多,不管职位高低,一律放出去,消息一出,宫中顿时忙碌起来,很多宫人依依不舍,互相道别,平时有序的宫阙,不免略显散乱。

  许平君理解她们的感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她们去。

  刘奭放学后,依然蹦蹦跳跳,边走边玩,身后的宫人有些心不在焉,这一次放出去的人有点多,空出来的职位自然需要有人补上去,不知有没有她的份?

  这一疏神,就没注意刘奭跑得不知去向。

  前面拐角走出一个身材高挑的宫人,笑吟吟朝刘奭招手:“皇子这边来,我这里有好吃的。”

  她的笑容像甜甜的糖霜,刘奭乖乖走了过去,道:“好吃的在哪里?”

  “奴婢放在前面的凳子上,我们一起去拿。”

  “好。”

  宫人牵了刘奭的手,三拐四拐,来到偏僻的角落。刘奭还在问:“点心在哪里?”丝毫没注意前面一个池塘,几片冒出水面的小小莲叶嫩绿嫩绿的。

  宫人把刘奭带到水塘边,笑容不减,道:“点心就在里啊。”

  话音未落,用力一推,刘奭小小的身子掉了下去,咚的一声,溅出一片小小的水花。

  宫人敛了笑,快步离开了。

  那个送刘奭上学的宫人回过神,发现刘奭不见了,以为他跑在前面,一边低声呼唤,一边快步朝前走,以为很快能追上他,可顺着往日走的甬道,走了一刻钟,还是不见人影,不禁心里发慌,道:“皇子,您去哪了,快出来。”

  程墨奉召进宫,到宣室殿这条路是走惯了的,刚走到一半,突然东北角人影一闪,似乎有人从屋檐上飞过。

  敢在皇宫施展轻身功夫,那是找死啊。程墨好奇心起,决定去看是哪个嫌命长的家伙,先不去宣室殿,折而向东北方向。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082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