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02章 奇葩吃货

第802章 奇葩吃货

  沈怆想呼救,刚发出一个音节,后脑剧痛,就此晕了过去。

  依儿看着站在桌边练字的程墨,几次想进去,又几次把迈进门槛的一只脚,缩了回来。霍夫人说过,在书房侍候可以,不能打扰阿郎,自己送点心进去,算不算打扰呢?

  她纠结得不行,手里一盘冒着热气的玫瑰糕渐渐凉了,还在那里纠结呢,根本没发现院子里多了一个人,那人两步来到廊下,叫了一声:“王爷。”不等程墨应声,就进去了,肩上的麻袋差点儿把依儿手里的漆盘撞掉在地。

  “谁?”依儿大怒。

  却见程墨抬头道:“来了?”放下笔走了过来。

  江俊把麻袋丢在地上,转身关上门,依儿要不是脑袋缩得快,鼻子就被夹了。

  麻袋扯开,沈怆骨碌碌滚出来,一盆冷水泼下去,沈怆悠悠醒过来,看清眼前两个人,眼睛定在程墨脸上,道:“北安王?你为国之栋梁,为何要掳朝廷官员?”

  这货还挺会倒打一把,程墨在椅上坐了,闲闲喝茶,几案上放着两碟子点心,正是依儿刚才端来,一直没敢送进来的那两碟,淡淡道:“你认识我?”

  “北安王大名如雷贯耳,天下谁不认识?”沈怆心里一片冰凉,嘴上却不肯服输。程墨有京城第一美男子之称,眼前的青年俊朗非凡,没有刻意做作,上位身的威压便让人胆颤,这样的人物,除了传说中的北安王,难道还有第二人?

  程墨笑了笑,不置可否。

  江俊已一脚踢在沈怆腰眼,踢得他痛哼一声,怒目而视。

  “说,为何杀死姓祖的宫人,抛尸乱葬岗。”

  江俊心头暗惊,面上却不肯承认,狠狠瞪着江俊,道:“不要血口喷人。”

  “不说是吧?我有千百种手段让你说。”江俊一只脚踏在沈怆胸口,碾了碾。沈怆只觉一股大力袭来,心跳几乎停止,刚缓过一口气,大力又袭来,如此四五次。

  室中茶香弥漫,程墨端起一杯茶,慢慢喝着,喝完茶,又拿一块玫瑰糕,咬了一口,皱眉道:“依儿怎么做事的,玫瑰糕凉了还送来?”

  玫瑰糕暗红色的馅料在灯光下闪着光,香气钻进鼻子,沈怆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听说满京城就数北安王府的玫瑰糕做得最好,比素芳斋还要好吃。张榜后,他和同年喝完酒回来,路过素芳斋,曾去买了几块,一进嘴,差点把舌头吞下去。那玫瑰糕的色泽可没有程墨手里这一块诱人。

  再听到程墨的抱怨,他除了此人真是纨绔的念头之外,只有无语了。谁能买到素芳斋冒着热气的玫瑰糕?

  程墨感觉到地上投来的渴望视线,笑了笑,道:“想吃玫瑰糕容易,只要你肯招,临死前,我准你吃一盘。”

  沈怆心里打了个突,这么说,自己是活不了了?

  “快说!”江俊又是一脚。

  又一股大力袭来,待这股大力过去,沈怆道:“先给我一块玫瑰糕。”

  他豁出去了,反正今天活不成啦。

  一块玫瑰糕丢在他胸口,江俊踏出来的鞋印上,他一手捧起玫瑰糕,一手撑起身子,先放在口鼻,闻了闻,再轻轻咬一口,那虔诚的样子,看得江俊一怔一怔的,不过一块玫瑰糕,至于吗?

  玫瑰糕,不是用玫瑰花瓣做的,而是用红豆做馅。程墨喜欢红豆馅的柔软香气,自前世至今,一直喜欢吃这款甜食,没想到因为他的穿越,把玫瑰糕带到这个时代,成为京城以至帝国最负盛名的点心。

  一块玫瑰糕吃完,沈怆犹自不舍地舔手指头,直到把指尖舔得没半点甜味,才在身上擦了擦手,道:“王爷,下官出身农家,父母十年前去世,妻子在家务农,靠两亩薄田支撑下官读书。

  下官没有门路,找不到举荐下官之人,本以为这辈子只能在梦中才能出仕了,妻子每日漫骂,日子实是难过。亏得王爷上书请求陛下行科举,招揽天下英才,下官才有出头之日。下官这里拜谢。”

  他郑重行了一礼。

  程墨受了他的礼。

  “下官中了举人后,正在为赴京的路费发愁,没想到有一人找到下官,说只要下官中举后投靠,进京的路费由他负责,就是在京城的花销也由他一力承担,哪怕今年不能中举,三年后再考,这三年的花费,也是他掏腰包。”

  这是要长期投资啊。联想到沈怆还没进京,便有人在京中买下一所两进的院落,供他进京后居住,程墨道:“是谁?”心里却明白,定然是那个眉心有痣的男子。

  “此人姓名下官不知,他让下官叫他来三儿,他自称只是某一世家的走狗。”沈怆苦笑道。

  江俊又要碾压,被程墨用眼神阻止。

  程墨早就猜到,定然是接近皇权的人,这样的人,岂没有走狗随从为其做事,哪会轻易现身?他道:“来三儿住在哪里?”

  “就在下官府邸后面,和下官只隔一道院墙。”

  这是就近监视的节奏了。

  江俊飞身而出,一道身影很快隐入黑夜中。

  沈怆又看着几案上的玫瑰糕咽口水。程墨真没想到这货在江俊一脚毙命的威胁下宁死不屈,却为了几块玫瑰糕投敌叛变,这样的吃货,实在奇葩。

  “拿去吧。”

  “谢王爷。”

  沈怆屈起手臂,把一碟子玫瑰糕护在怀里,拿起一块,小心翼翼地吃着。

  程墨道:“放心大胆地吃吧,厨房还有。”喊依儿:“再拿几碟玫瑰糕来。”又给他倒了杯茶。

  “谢王爷。”沈怆眼眶都红了,道:“下官临死前,能吃到北安王府的玫瑰糕,死也瞑目了。”

  “……”程墨无语。

  依儿端了四碟子玫瑰糕进来,道:“阿郎,只是微温了。”

  小妮子牢牢记着,程墨最爱吃的是冒着热气的玫瑰糕,刚才去厨房取糕,见灶上已熄火,发了好大一通脾气,把厨子骂了一顿。

  厨子也很委屈,他只负责给几位主人做玫瑰糕,可几位主人吃得少,总不能一天到晚做个不停,保证随时都有出炉的玫瑰糕供应吧?那得多浪费啊。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113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