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07章 虚惊一场

第807章 虚惊一场

  吃过晚饭,程墨去书房整理手头的资料,刘泽的意图不言自明,可怎么才能引蛇出洞,把他的罪行大明于天下呢?

  天气渐热,书房门大开,依儿搬一张小凳子,坐在廊下,手托下巴,痴痴望着那个坐在大书桌后的俊朗男子,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他在想什么呢?”

  程墨哪知道她的想法,看了良久,把资料锁进抽屉,走了出来。

  “阿郎,可要喝茶?”依儿一脸讨好地问。

  在书房侍候一段时间,她越觉得程墨十分出色,而自己却什么都不会。这样的男子,哪怕成为他的侍妾,都是十分荣耀的事。

  程墨背着双手站在廊下,抬头望了望天上一轮月牙儿,道:“把茶具摆在院子里吧。”

  他想不明白,刘泽为什么好好的荆州王不做,非要冒着诛九族的风险谋反,难道当皇帝真有那么好?他的祖上能封荆州王,他能世袭,已是太祖开恩了,这样还不满足?

  在程墨呆的当口,茶具在葡萄架下摆好,小泥炉点了起来,依儿道:“阿郎,要不要来些点心?”

  沈怆把厨子现做的玫瑰糕吃个精光后,厨子都多备了一些,要是她哪天晚上不去取,第二天厨子都会用幽怨的眼神看她,倒像她浪费了美食似的。

  晚饭诸女不停往他碗里夹菜,饭碗堆得高高的,程墨再是大胃王,也吃撑了,这会儿哪吃得下别的?喝几杯浓茶,消消食倒是真的。可是看到依儿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程墨只好道:“取一碟来吧。”

  现在吃玫瑰糕,倒成任务了。

  玫瑰糕取来时还温热,程墨吃了一块,剩下的都赏给依儿。

  他还在想刘泽谋反的事呢,到底什么原因让刘泽如此疯狂?这一房没有太祖血脉,无论怎么看,都没有继位的可能,哪怕太祖一脉死绝,朝臣们也不会从太祖的兄弟一脉挑选继位者。而太祖一脉传到现在一百多年,子孙并不少,除了武帝的子孙有继位的可能,其余的房头都只是宗室,享有皇室特权,继位的可能性不大。

  月光淡淡照在葡萄架上,从宽厚的叶片洒下来,落在程墨肩头,更加衬得他肤白如雪。依儿痴痴地看他,碟子里的玫瑰糕打翻也不知道。

  难道自己想多了?或者刘泽并不是要谋反,只是跟姓祖的宫人有私仇?念头刚浮上脑海,程墨就觉得自己的想法太幼稚可笑,能进宫为宫人的,大多是百姓家的女儿,这样的女子,跟高高在上的荆州王有私仇?刘泽要是看她不顺眼,在她进宫前就能悄无声息地杀了她,何必等她进宫后,再收买朝廷命官唆使她暗杀皇子?

  而姓祖的宫人在宫中多年,许平君连一丁点印象也没有,可见不受待见。宫人要受宠,要有地位,要么成为尚宫,即宫中各部的主管,要么成为皇后的贴身宫人,刘询独宠许平君,被皇帝宠幸,飞上枝头变凤凰这一条路是没有希望的。

  这样一个人,要么没有野心,要么没有能力,要不然肯定会削尖脑袋挤到许平君身边。而沈怆只能收买这样的人,可见他接触的宫人有限。更为可笑的是,沈怆招认,并不太了解姓祖的宫人在宫中的职司。

  对人家不了解,却把暗杀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她,这说明什么?

  这一切,像是一个闹剧,而刘奭就在这样的闹剧中,差点一命归西。

  小泥炉没有加炭,火慢慢熄了,依儿实在看不过眼,提醒道:“阿郎,我加点炭。”

  “不用了。”

  程墨起身走了。

  这一晚,荀优翻来覆去合不了眼,天还没亮就打侍卫到城门口等侍卫甲,可直到城门大开,太阳升得老高,侍卫甲还不见踪影。

  “坏了。”荀优走出小客栈,遥望人来人往的城门,觉得它像一个张大巨口吞噬一切的怪物。

  刘干不耐烦地道:“国相,到底走不走啊?”

  你说在里歇一晚,现在歇了一晚,还不走,难道要在这里住一年半载?什么毛病!

  “再等等。”荀优不安的感觉越明显。

  他一句话刚说完,刘干爆了:“要等你在这里等,我们进城。”指两个侍卫:“在这里保护国相。”

  两个侍卫愕然。

  荀优长叹一声,道:“一起走吧。”

  谁叫他受刘泽大恩呢,刘泽把爱子托付给他,他总不能眼睁睁看他闯龙潭虎穴而不管,要死死在一起好了。

  侍卫乙道:“国相做些伪装吧。”

  要是没进城先被抓走,乐子就大了。

  刘干看了荀优光洁溜溜的上唇和下巴,道:“真是怪了,国相怎么就没胡子呢。”

  侍卫们窃笑。

  不管如何取笑,胡子一时半刻是长不出来的,荀优花十两银子买下掌柜的山羊胡子,一根根粘在颌下,然后一行人朝城门走去。

  进出城的人太多了,守城士卒只认胡子,一眼扫去,有胡子的放行,没胡子或是胡子少的,叫到一旁问话搜查。

  长长的队列渐渐缩短,很快轮到荀优,前面已有三人被押上车了,荀优手心出汗,很怕自己也不幸成为狱中囚。

  可是士卒扫了他颌下的山羊胡子一眼,便不再理他。

  走出城门洞,荀优只觉后背凉嗖嗖的,竟是出了一身冷汗。

  刘干得意:“这不是进来了吗?”

  “禁声。”荀优急得声音都变了:“此处离城门太近了,快走。”

  一行人到刘泽在城中的祖宅,搬下行李,分配好房间,荀优犹如身在梦中,没想到如此轻易就进来了。

  刘干道:“国相,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以后我们都改了称呼,世子不可再叫我国相了,还是称呼先生吧。”

  他是国相,有辅佐监视藩王之职,哪能随便离开封地?若说是刘干的幕僚,则没人质疑。

  刘干显然也想到这一点,很快应诺。

  休息半天后,荀优换上布衣,来到来三儿所在的院子,只见门扉紧锁,他向巷里玩耍的孩子打听,孩子道:“来伯伯偷了人家的东西,被关起来了。”

  沈怆的家被抄两个时辰,来三儿的家也被抄了,大人们议论时,孩子们听在耳里。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1324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