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09章 行迹已露犹

第809章 行迹已露犹

  秋分出生在二十年前的秋分清晨,小时候她的母亲拿她的生辰八字为她算命,说她命中遇贵人,一生衣食无忧。她母亲常拿这件事夸耀,也常被人笑话,家里穷得揭不开锅,说什么衣食无忧?

  直到程府要招婢女,说明不卖身,每月付月例。这样的好事,上哪找去?

  于是秋分成了程墨府上一个做粗活的婢女。秋分母更加夸耀,说算命先生算对了,进了程府,可不是衣食无忧?

  刘询成亲了,搬进程府居住,赵雨菲让许平君挑选使唤婢女。许平君挑中了秋分。秋分成了许平君的贴身婢女,再也不用做洒扫的粗活。

  刘询登基为帝,接许平君进宫,秋分一并随行,许平君为后,秋分便成了宫人们的第一人,要不是她太过老实,早就成为尚宫了。

  宫里放出所有宫人,唯有秋分例外,在新的宫人没有进宫之前,只有她为皇后端茶倒水,陪伴身边,信任程度可想而知。

  这是荀优费尽心思,花费大量银子打听来的消息,要不是记得刘询在民间时曾住在程府,他还真不知上哪打听去呢。

  “只要买通这个叫秋分的宫人,要刘奭死不过举手之劳。”荀优很自信。

  刘干对荀优的能力持怀疑态度,斜睨他不说话。

  “世子,秋分的母亲住在民巷,若让人给秋分捎信,她定然会回家看看,到时让她母亲说服她,为内应,不是难事。”荀优胸有成竹。其实他已经找过秋分的母亲,只要晓之以利,定然能打动她,不过一个瞎眼老婆子,有什么难的。

  刘干不置可否,道:“先生看着办吧。”

  进京之前,你也说一切妥当,可到京后呢?

  程墨早起练了一趟弓箭,打了一套从江俊那里学来的拳,洗掉一身汗,神清气爽坐在桌前吃饭。吃完饭,逗孩子们玩了一会儿,吩咐上茶具,边看书看喝茶,正怡然自得时,江俊来了。

  “荀优去找惜婆了,送了半车粮食。”

  惜婆是秋分的母亲,她还住在老房子里。秋分进宫后,时常接济家里,无奈家里兄弟多,兄弟们以为她在皇后身边,富得流油,不停素要,让她反感。

  惜婆何曾不是同样的心思,这些天闹着让秋分出钱置一座院落呢。京城的院子,岂能便宜得了?平日许平君的赏赐,大多转送给兄弟们,大笔的银子,秋分哪里拿得出来?

  母女赌气的当口,荀优凑了上来。

  半车粮食让惜婆眉开眼笑,把荀优这位陌生人当成知己,少不得倒倒苦水,说说闺女的坏话,埋怨她只顾自己享富贵,眼睁睁看母亲兄弟受穷。

  荀优笑眯眯道:“没有房子,大郎没能娶到媳妇,二郎三郎四郎五郎更加地不用指望。只要买下一所院子,你就能当婆婆了,过几年,儿孙绕膝,你就可以享福啦。”

  惜婆更加生气,叹道:“都怪这不孝女!”

  都是不孝的女儿不肯拿钱出来,要不然大郎哪能快三十了还说不上媳妇?二郎也二十七了。

  荀优循循善诱:“只要秋分肯帮老夫一个小忙,老夫送婆婆一座两进的院子。”

  来三儿那座两进的院子现在可空着呢,只要能杀了刘奭,一座院子算得了什么。

  惜婆浑浊的眼睛亮了。

  “王爷,秋分出宫了。”江俊再次送来消息。

  程墨眼眸凌厉起来,真当许平君是吃素的吗?

  秋分好不容易从宫里出来一趟,一见面,惜婆先是一通埋怨,接着把荀优引见给她,说这位大善人愿意给一座院子,只须她办一件事。

  荀优笑眯眯的,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先是攀关系,然后说刘奭命犯克星,留他刘询活不长,只有杀了刘奭,刘询才能长命百岁,江山永固。

  秋分再是无知,跟在许平君身边几年,也不会信了他的胡说八道。她用怀疑的神色看着自己的亲娘,这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歹人,您老人家怎么把这样的人奉为上宾?

  听到秋分明确拒绝,荀优欲待劝说,惜婆已大声责骂起来,就差抄扫把把这不孝女痛打一顿了。

  母女俩不欢而散。

  江俊把消息送回去:“秋分和惜婆大吵一架,气愤愤上车回宫了。想必没有如荀优所愿。”

  程墨眼眸沉沉,把玩手里的茶杯一息,道:“此事大意不得。我立即进宫。”

  利益动人心啊,最亲之人再三劝说,难保她不改变心意。皇储是国之根本,哪容有失?就算刘奭没有皇长子的身份,程墨也不能让他有丝毫危险,他是刘询的长子,也是程墨的侄子,来自现代,对人命有不同诠释的他,怎能眼看一条鲜活的性命被人谋害至死?

  “请陛下屏退左右。”程墨参见毕,还没直起身,马上道,看都没看殿角的小陆子一眼。

  小陆子带内侍们退出去,殿门关上。

  程墨把荀优瞄上秋分,和惜婆接触,引诱惜婆劝说秋分,谋害刘奭的事一一说了。还没说完,刘询已脸色铁青,道:“小君若肯听朕的话,把她放出去,哪有这些事。”

  留她一人太明显了,明眼人哪会看不出来。朝野上下,不知多少人盯着呢,荀优不过是第一个行动而已。这个时候放她也不迟,刘询道:“朕现在就跟小君说,找个由头放她出宫。”

  “陛下且慢。我们不妨用这件事,引蛇出洞。”程墨把在路上想好的计划说了。

  刘询听完,击掌赞叹:“大哥此计甚妙。”

  程墨道:“要做到万无一失,保护奭儿的安全。”

  如今刘奭是旋涡中心,而他偏偏不容有失。

  刘询道:“大哥,让奭儿去你府上住几天吧。”

  偌大的未央宫,竟没有能保护儿子安全的地方,堂堂大吴皇帝,竟没有能力护住儿子,刘询心中的悲愤难以形容,心里发狠,一定要把刘泽灭族。

  程墨想了想,道:“好,臣一定护得奭儿周全。”

  刘奭被叫来,告知去北安王府住几天,这段时间不用上学。

  “伯父教我识字。”学习狂魔刘奭跟猴子似的,爬在程墨身上,缠着要他教识字。

  只要把他哄去北安王府,识字算什么。程墨抱他坐在膝上,笑吟吟道:“行啊,要是奭儿没识全,伯父可要打手心。”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1486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