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13章 计划

第813章 计划

  有内侍飞奔入内禀报。

  程墨迈着四平八稳的步子,慢悠悠地走,刘干跟在后面,一双眼睛四处乱瞄,那眼神,跟看自家院子没有区别。

  只要事成,这就是自己的宫阙啊。

  “咳!”程墨重重咳了一声,道:“贤侄啊,你这样不行啊,没事儿的时候,得多学学,进宫呢,该看的看,不该看的别乱看,知道吗?”

  这些礼仪,皇室子弟那是浸淫到骨子里,不用再教的。现在被程墨毫不留情地揭破,刘干老脸一红,讪讪道:“是。”

  “又不对了。你应该说,王叔教训得是。你要不是我贤侄,我会操这心吗?”

  一个避在甬道旁行礼的内侍听到这话,差点没笑出声,这是哪个傻蛋啊,连话都不会说。

  “只有你懂!”刘干脸皮胀得通红,心里嘶吼,面上还得恭恭敬敬道:“王叔教训得是。”

  程墨满意了,道:“孺子可教也。”

  真正岂有此理!刘干右手拳头握紧,手背青筋暴起,要不是父王一直叮嘱,不能惹北安王,他早就一拳挥出,把程墨打倒在地了。在他看来,程墨长得俊朗,身材欣长,身子骨不免单薄,哪是他的对手?

  齐康迎面走来,远远站定行礼,道:“王爷,您这是要去哪里?”

  这不是明知故问嘛,程墨进宫,大多数时候去宣室殿,这条路就是通往宣室殿的。而且这些跟程墨混熟了的羽林卫中人,哪个见了他会这么一本正经?

  程墨心里清楚,宫门口的一幕传进去了,齐康这是凑趣来了。

  “闲着没事,带我这大侄子进宫一趟。没我带,他连宫门都进不来。唉,谁让他叫我一声叔父呢,我不照看着他点,能行吗?”

  一副关心晚辈,为晚辈不争气而忧心忡忡的样子。

  “谁是你晚辈?陛下宣我进宫,迟早会让我进去的,不用你帮忙,我也能进!”刘干也只能在心里嘶吼了,这话要是说出来,谁知道会有什么下场?天下皆知,程墨曾任卫尉,他是羽林郎们的老上司,真要对付他,羽林郎们不玩死他才怪。

  齐康非常配合的一脸同情,看刘干的眼神不免像看白痴,道:“王爷辛苦了。”

  “唉,没办法啊。”

  刘干泪奔,你们这样真的好吗?我憋到内伤啊。

  齐康是第一个,一路上,不时遇到羽林郎,行礼后自然要寒暄,关心一下这位闲散的北安王,今天怎么有空进宫。程墨自然要诉诉苦,众羽林郎自然要凑趣,于是刘干一次次地悲剧,被当成纨绔子的典型人物,你说你堂堂一个皇室子孙,皇帝宣召,到宫门口还进不去,得多丢人?

  到最后,刘干麻木了,实在是被嘲笑太多次啦。

  这不算长的甬道总算走完了,眼看宣室殿在望,刘干松了口气的同时,只觉中衣湿透,再看程墨,“关切”地介绍道:“贤侄啊,前面就到宣室殿了,见了陛下,要大礼参见。”

  我去你的大礼参见。你不说,难道我不懂吗?这些都是最基本的礼仪啊。刘干吐槽无力,只唯唯点头。

  程墨白玉般的脸上露出笑容,一副孺子可教的欣慰神色。

  刘干无语问苍天,今天出门,真该先上上香,求祖宗保佑,别遇上这魔头才是。

  “你在这里等着,为叔先进去。”程墨自然是不用通报的,刘干却没享受这样的贵宾待遇。

  刘干点头,老老实实在门口候着。

  刘询在批奏折,见程墨进来,咧嘴无声大笑,搁下笔,竖了竖大拇指。显然,这位年轻的皇帝也听说了,程墨一直羞辱刘干的事。

  程墨笑笑行礼:“臣参见陛下。”

  “大哥快快免礼,赐坐。”刘询示意程墨坐在自己下,同时看了小6子一眼。小6子会意,上来把奏折归拢归拢,空出一块地方,摆上茶具,这是要烹茶了。

  程墨坐下,道:“他在外头候着呢。”

  “那就让他候着好了。”刘询很冷淡地道。

  霍光没退时,他空在其位,政务由霍光一手把持,霍光这才退多久?他亲政不到两年,刚熟悉政务,刘泽刘干竟然觊觎皇位,公然跑到京城活动。当他是死人吗?

  “大哥折辱他,为朕出了一口气,朕很高兴。”刘询把一碟子点心放在程墨面前,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光口头上折辱他,解决不了问题。

  程墨从碟子上拿起一块糕,道:“臣今天进宫,就是有一计,想请陛下示下。”

  有一些事须先和刘询通气,当皇帝的疑心病都重得没药治,这件事不事先通气,搞不好他会怀疑自己被刘干收买。

  听程墨说完计划,刘询略微思忖,点了点头,道:“使得。”

  “此计只能先行断了刘干父子的后援,却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臣还有一计,不知陛下以得如何。”程墨接着说第二套方案。

  第二套方案比第一套方案更好,只是于程墨来说,风险更大,程墨为自身安全计,放在后面,若是刘询选择第二套方案,则由刘询主导,程墨只是一个执行者,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自身风险。

  这一次,刘询考虑的时间稍长,直到小泥炉的水沸了,他还在沉思。

  程墨持壶泡茶,茶香扑鼻。他把一杯琥珀色的茶汤放在刘询面前。

  “大哥,行第二套方案吧。”刘询定定看着程墨,下了大决心。

  以刘询的性格,程墨早就明白,他会这么做。他道:“好。陛下放心,臣定然拿到荆州王谋反的证据。”

  要拿到刘泽谋反的证据,让刘泽的野心大白于天下,唯有程墨成为刘泽阵营中的一员,甚至是刘泽的心腹。如此,刘泽才会把要事相托。

  天下皆知,程墨是刘询的兄弟,不是亲兄弟,却比亲兄弟还亲。刘氏子孙还有争皇位的可能,程墨姓程,除非篡位,否则与皇位无缘。他是刘询最信任的人,天下人清楚,刘泽也清楚。要不然,刘干进京后,尽访朝臣,却没拜访程墨,就是这个道理了。

  谋反这种事,谁会到处嚷嚷?唯有心腹人才知。

  程墨这是要成为间谍,深入虎穴,拿到刘泽谋反的证据啊。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161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