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14章 使坏

第814章 使坏

  空气闷热,刘干汗出如浆,他拭汗的锦帕早就湿了,等下要觐见,不敢用袖子拭汗,要不然殿前失礼,罪名可大可小。

  他心里早把程墨骂了个狗血淋头,你让我在这里候着,自己进去半天,却不为我说句话,还是人吗?

  郑春站在廊下,神色不善,新收的徒弟乖觉,端了一盆水,过来道:“这位是荆州王世子么?天气热,你擦擦汗。”

  真是太好了。程墨不是东西,宫里的内侍还是不错的,以后父亲入主未央宫,一定好好待这小内侍。刘干感概,刚要夸奖小内侍两句,小内侍收脚不住,一盆水尽数倒在他身上。

  刘干成落汤鸡,新上身的衣裳全湿了,滴滴嗒嗒往下滴水,这个样子,怎么觐见?

  小内侍手忙脚乱给他擦拭,两只手在他身上乱摸,顺手揩油不说,他崭新的青色锦衣顿时多了无数黑色掌印。

  “干什么!”刘干爆发了。在宫门口被晾了半天,遇到程墨,又不断被教训,现在连这些阉人都来欺负他。

  小内侍一脸惶恐的样子。郑春一声冷笑,道:“世子好大的脾气,陛下这里,还轮不到你大声喧哗。”

  刘干认出这是宣诏的内侍,气得浑身发抖,道:“你!你!”

  他不是不懂人情世故的毛头小子,若还看不出这一切,全是这年轻小黄门在搞鬼,就白活这么多年了。可是一个阉人,竟然敢这么对他?哼,现在先忍了这口气,待有朝一日,父亲登上皇位,再把这该死的阉人剥皮抽筋。

  “何事喧哗?”程墨出现在门口,见刘干这个样子,奇道:“贤侄,你这是怎么了?”

  刘干欲哭无泪。

  郑春行礼道:“王爷,您来评评理,这位世子在大太阳底下晒了半天,小应子好意端水给他擦脸,他不擦也就算了,竟把水倒了,别的地方不倒,偏偏要倒自己身上,还朝小应子发脾气。您说,小应子冤不冤?”

  旁边,他的徒弟,年仅十二岁的小内侍小应子哭丧着脸,佝偻着腰,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就差没哭出声来了。

  程墨叹气:“贤侄啊,不是我说你,你这脾气也太大了点。现在这个样子……算了算了,谁叫我是你叔父呢,为叔不帮着你,谁帮你?郑春,你去南殿看看,那群小子谁带衣裳来了,借给世子一套。”

  南殿是羽林卫的驻地,那里有轮的值羽林卫班房,羽林郎们每人有一个小房间,房间里有一个小柜子,放些杂物。

  郑春老老实实地应了,带着小应子离去。

  刘干怒火滔天,却无可奈何。要说程墨使坏吧,好象又不像,真要是他使坏,断断不会帮他遮掩,现在他要是出宫更衣,以后指不定什么时候刘询会宣他呢。当皇帝就是好啊,想见你你得来,不想见你,你就是在门口站到脚断了,也见不着。

  程墨吩咐他换好衣服进来,便入内了。

  刘干以为要等到天荒地老,没想到一刻钟后,郑春来了,身后的小应子捧着一套锦衣,黑着脸递给他:“世子,这是北安王吩咐拿来给你换的衣裳。”

  你要不要,随便。

  看来这位好为人叔的北安王也不全是坏心眼。刘干心里一暖,此情此景,无异于雪中送炭,他焉能不感动?

  郑春当然不会让人带他到偏殿更衣,更没有人侍候他,他就站在台阶下,当着众多内侍的面,手忙脚乱地脱下湿衣,穿上干净的衣服。

  小应子这一盆水,淋得他连中衣都湿了,可显然,郑春只拿了一套外袍,他只好把中衣拧巴拧巴,尽量拧掉水分,再穿上这件稍紧的锦袍。

  他自出世,便有无数的婢仆服侍,什么时候自己穿过衣服?换上衣服,已经累得不行。

  幸好程墨吩咐下来,郑春没有再为难他,待他束上腰带,入殿给他通报。

  这时,刘干才醒过神,敢情刚才这些可恶的阉人没给他通报,刘询还不知道他在外头?

  被领进去,看到坐在御案后,身着黑色燕居常服,年轻英俊的刘询,刘干心里打了个突,他,就是霍光从民间捡来的少年?

  刘询祭太庙,大赦天下,宣告继位时,刘泽曾嗤之以鼻道:“谁知道他是不是武帝血脉?不过是霍光从外面捡来的孩子。哼,也有可能是霍光和程五郎狼狈为奸,谋国。”

  当时,刘询住在程墨府中,在程氏族学上学。

  虽然昭帝在位时,把刘询的名字记入玉碟,承认他为皇室子孙,可还是有不少人质疑他的身份,更有人说昭帝被霍光蒙骗。

  只是霍光权倾朝野,这些人也只敢关门闭户,私下里说说而已,没人真敢在公开场合说这些话,更没人敢上奏折反对。

  刘泽不过是众多质疑者之一,区别只在于,大家质疑一下也就算了,刘泽因此而野心勃勃地做帝王梦。

  刘干受父亲影响,觉得这少年出身不如他,却窃取大位,实是打心眼里瞧不起。

  他看了刘询一眼,迅速放下眼睑,刘询却一直在看他,稍顷,道:“免礼,赐坐。”

  不知怎的,听到这句话,刘干松了口气,身上的威压也消失了。他额头渗出汗珠,不敢擦,道:“谢陛下。”

  坐下后,刘询温声问刘泽的身体:“可还康健?”

  “臣父身体一向安好。”刘干的回答中规中矩。

  刘询叹道:“按辈分,朕还应该叫你一声皇叔呢。”

  程墨想起三国演义中某位大人物,忍不住莞尔,看在刘干眼里,不免愤愤,瞧见了吧,皇帝可说了,我比他高一辈,嘴里却道:“不敢。”

  刘询也只这么感叹一句,可没有称呼他皇叔的意思,毕竟大家不是太祖一脉,而是太祖的父亲刘翁的子嗣,一百多年算起来,血缘有些淡薄。

  干坐了一会儿,刘询道:“你在京中有什么不便之处,尽可以找北安王。”

  “诺。”刘干恭谨地应了一声。

  程墨一边泡茶,一边道:“你我年纪差不多,应该能玩到一块儿,你要是没事,过来找我玩儿。”

  刘干心道:“现在你不一口一个贤侄叫我了?”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169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