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15章 兄弟相称

第815章 兄弟相称

  感谢紫日暗天投月票。

  程墨人还是不错的。这是刘干的看法,他早把程墨训他,强行称呼他为贤侄,死乞白赖要当他叔父这些事忽略了,在给刘泽的信中,把程墨为他解围,让他顺利见到刘询的事详细写了,当然,对刘询的长相印象足足写了两页纸。

  现在,纸张已经在上层社会流传开了,谁写信不用纸,会被鄙视的。

  他派人把信送走,然后备下一份厚礼去北安王府。

  什么人情都没有殿前解围大。虽说刘干心心念念总有一天父亲会坐上这个位子,然后在某天驾鹤西去时把位子传给自己,但同时他也清楚,自己父子一天没坐上那个位子,一天不能掉以轻心,见程墨帮他解了围,之前对程墨的轻视不满全没了,代之的是感激。这份人情,得还。

  程墨出宫回家,刚换了衣服,狗子神色怪异禀报刘干来了。

  “怎么了?”

  狗子现在眼高于顶,一般人一般事不放在他眼里,这副表情,肯定有事。

  “阿郎,这位刘世子好大的手笔。送了小的一件古董,求小的通报。”狗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程墨不允许他们仗势欺人、强取豪夺,但该挣的外快还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刘干硬往他手里塞的东西,他并不担心程墨责罚。

  “古董?什么古董?”

  这个时代也有古董,不过数量相对少些,等闲没人拿出来,都当传家宝呢。送一个门子就拿出一件古董,可真是大手笔。

  “青铜器。”狗子想笑又忍住的表情。

  程墨着实被惊着了,送门子一件青铜器,刘干脑袋被门夹了吗?

  能被称为古董的青铜器,一般都指从周朝的墓中挖出来的陪葬品,价值不菲。武帝时代,铁器开始普及,程墨穿过来后,为制造火车铁轨,又改良了冶铁术,现在谁要是使用青铜制品,非得被人笑掉大牙不可。

  青铜器具哪有铁器锋利坚固耐用?

  “阿郎,您看,是不是叫他进来?”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刘干大手笔还是得到回报的,在程墨恍神时,狗子陪着小心问上一句。

  “请到花厅用茶吧。”就算刘干不来,程墨也要派人去叫他。

  刘干当然没想到见与不见,全在程墨一句话,还庆幸送了一份重礼,狗子才巴巴去通报,又为他美言,才没有被晾在门外,得以进府。他实在被晾怕了。

  程墨刚进花厅,刘干赶紧把茶杯放下,站起来执晚辈礼:“王叔。”

  刘询自认低一辈,程墨哪好再以长辈自居?他扶起刘干,道:“本王跟刘世兄长开玩笑,刘世兄不要介意啊。”

  一句世兄叫得刘干如六月天喝冰水,心里那个舒爽,脸上更是笑开了花,嘴里连声道:“不敢不敢,小侄,哦,不,某,那个,程兄和我开玩笑,不是看得起我么?应该的,应该的。”

  旁边榆树翻了个白眼,你得有多贱,才有叫人叔的爱好?

  两人分宾主坐下,刘干先送上一个古色古香的匣子,道:“多谢程兄解围,在下实是无以为报,一点小小心意,还请程兄笑纳。”

  程墨推辞。

  “程兄若是不收,就是瞧不起在下了。”刘干佯怒。

  皇帝亲口承认他是皇叔,这一怒,还是颇有威严的。

  程墨笑笑,道:“切之不恭,我就不客气了。”

  “别客气,别客气,哈哈。”

  两人相对大笑一阵,程墨道:“刘世兄到京,程某还没有为你接风洗尘呢,不如明天在寒舍设宴,顺便也把朝中一些重臣邀来,大家认识一番。”

  这是最佳的亲近机会啊。程墨在宫中的手段刘干亲眼见识过了,他苦于无法把手伸进宫中,现在程墨主动示好,刘干求之不得,觉得今天没有白来,当即应允,道:“多谢世兄,我这里谢过。”

  “世兄之称,可不敢当,你年龄比我大吧?”

  “唉,说起来惭愧,我二十九,明年三十了。一事无成啊。”刘干真心觉得,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得扔啊。自己十岁成为荆州王世子,快三十了还是世子,可眼前这位,不过短短几年,就因军功为自己谋一个异姓王。

  “我二十三。”程墨尽显温润如玉的一面,道:“不过是运气好,才得以封王。”

  刘干大为受落,道:“不是谁都有你这么好的运气。若是你不嫌弃,我们结拜为兄弟,如何?”

  你干的是造反的买卖,我跟你结拜,待你事败,和你一起上刑场咔嚓?这不是有毛病嘛。程墨坚决推辞:“那怎么行?陛下可说了,从族谱上算,你是皇叔,我若和你结拜,岂不是比陛下高一辈?”

  “啊?哈哈哈……”刘干大笑,豪爽至极,道:“那我们兄弟相称。贤弟。”

  程墨捏了捏鼻子,勉强认了,道:“世兄,我这就派人送请柬,明天酉时在寒舍为世兄接风洗尘。”

  “多谢多谢。到时为兄一定到。”刘干大喜过望。

  话说到这里,也就该告辞了,可看刘干的样子,却有留下用晚膳的意思。程墨道:“我这就去写贴子。”

  你可以走了。

  “让府上的帐房写就好了。贤弟,我在荆州,听说府上的菜肴是京城一绝啊,传说京城中人,以能吃到正宗的北安王府的菜肴为荣,为兄不请自来,想一饱口福,还请贤弟海涵。”

  这是摆明了要赖在这里吃饭了。

  程墨拒绝:“传说之言不足信,我还有事呢,这不是要去写请柬么。明晚我们再开怀畅饮好了。”

  “我进京,一为代家父觐见,二么,就是想一尝贵府的菜肴。哪里等得及明天?贤弟,五郎,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我就留下用些便饭,便饭就好,不用太丰盛。”

  程墨翻白眼,你都说完了,我还说什么?

  这一餐,果真是便饭,只有四菜一汤,都是家常菜,如菘菜、鲤鱼,这些平常百姓餐桌上的菜。

  这也太家常了。刘干目瞪口呆。

  “来来来,吃饭。”程墨热情招呼。

  刘干神情有些呆滞,夹了一筷子放在他手边的菘菜,一入口,眼珠子快凸出来了,这也太好吃了。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1691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