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17章 操/心

第817章 操/心

  感谢钰记投月票。

  宣室殿正殿是皇帝上朝的地方,出了正殿,绕过庑廊,便是东殿,是皇帝平时批改奏折,处理政务的所在。

  群臣恭送圣驾,刘询大袖飘飘走在庑廊,身后长长的仪仗紧随在后,直到进了东殿,小陆子紧走两步,低声道:“陛下,北安王下贴子,请了很多人,为荆州王世子接风。他,这是要干什么?”

  早朝时,小内侍偶尔听到朝臣们一两句议论,赶紧报告到小陆子这里。倒不是他们怀疑刘干有不臣之心,而是宫中的一举一动,他们都会禀报小陆子。这两年,小陆子在宫中的势力越发大了。

  小陆子跟小内侍们的见识大大不同,刘干的身分,本就让刘询忌惮,要是遇上个脾气火爆的皇帝,不把他逐出京城,赶回荆州才怪。偏偏刘询喜欢钓鱼执法,不抓你个现行,让你心服口服,让天下人也心服,以成全他的美名,不算完。

  他故意放任刘干到处折腾。可小陆子担心啊,人家来势汹汹。唯一能依仗的程墨又跟刘干混到一起,还为他大张旗鼓地接风洗尘,这可怎么好?

  他忧心忡忡。

  刘询却只“嗯”了一声,再没下文。

  “陛下,可要宣北安王进宫一趟?”小陆子两条短短的眉毛拧在一起,虽说他和程墨关系不错,但真有事,还是坚决站在刘询这一边的。

  “不用。”

  “陛下……”您好歹问一声儿啊,这样没来由的信任,会误事的。

  可刘询已在御案后坐了,照往日的程序,那是该上点心、茶具了。小陆子摇头叹气,待侍候了刘询,到外面,叫在廊下候着的郑春:“你去问问北安王,到底什么意思。”

  起码给个解释啊,招呼都不打,就转到对立阵营,真的好吗?小陆子一肚子的怨念。

  程墨舒服地躺在躺椅上,龙凤胎的女娃宁宁趴在他胸口,一双像极了母亲的大眼睛好奇地看他。这些天,只要他一抱宁宁,宁宁就会用这种眼神看他,好象在好奇,这个俊朗的男人是谁?

  普祥手拿几张纸走进来,道:“阿郎,这是菜单,您看看。”

  今天请的,都是二千石以上的朝廷大员,身为大管家的普祥,不敢等闲视之,万一传出北安王府的菜肴不好之类的话,有损阿郎的颜面啊。

  程墨任由女儿抓住他的食指,头也不抬道:“你安排就好。”

  “阿郎,您还是看看吧,我安排的都是新式菜肴。”这才是普祥要请示的,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饮食习惯,京城当然不例外,可自从程墨穿过来后,他开创的各种美食,已风靡京城,走向全国,北安王府美食冠天下的名声已传遍天下,想必客人们想一饱口福。

  可北安王府除了新式菜,传统菜也不赖,程墨是真正的食不厌精,那些传统菜端到他面前,他稍加改良,便成美味。这些,普祥相信客人们也想品尝。

  那么,做为主人的程墨,想用什么规格,什么菜肴招待这些客人呢?普祥当然要请示一下了。没想到他纠结半天的问题,程墨完全不在乎。

  “你看着办吧,只要不出笑话就好。”

  什么叫不出笑话就好?这话说的,普祥心里更加没底了。

  郑春就在这个时候来了。他来习惯了,今天不奉诏,没那么多讲究,从侧门溜进来,见程墨悠闲地躺在躺椅上逗孩子,过堂风吹一吹,凉爽异常。

  “王爷,您可真会享受。”

  “小春子来了?快坐。”程墨拭了拭女娃儿嘴边的口水,把帕子递给一旁侍候的依儿,招呼郑春坐,道:“这是要点心?”

  宫里很多人喜欢吃北安王府厨子做的点心,能让郑春跑来取的,唯有小陆子。当然,郑春也不白来,来一趟,那是又吃又拿,还拿双份。

  郑春翻白眼,道:“王爷,您先让这位姐姐出去,咱们说说话。”要是能把令千金抱下去就更好了,这话郑春也只敢在肚里嘀咕。

  依儿退下。

  “说吧,什么事。”

  “王爷,小的奉师父之命,来问王爷一句话。”郑春想起小陆子交待的事,便有些愤愤,道:“您为什么要为荆州王世子接风洗尘?”

  就为这个?程墨看了他一眼,道:“我乐意。”

  “……”郑春被噎了。

  旁边普祥也被噎了。

  两人齐声道:“阿郎(王爷),您这样会坏事的。”

  因为您乐意,就不管不顾,想干啥就干啥?您想过这件事的后果吗?这是郑春的想法。

  您乐意请,为嘛这么冷漠,连菜单都不肯瞄一眼。这是普祥的想法。

  程墨挥手,道:“你回去,跟陆公公说,侍候好陛下,就是他的功劳了。别的事,不要乱操心。“

  郑春愤愤分辨:“中常侍也是为陛下。”

  你这样临阵倒戈,陛下怎么办?连你都不能相信,他还有谁可以相信?想到那个天天为政务操劳,看奏折一坐两个时辰没挪一下的青年,郑春眼眶酸酸的,一句话冲口而出:“他叫你大哥!”

  你就算不帮他,也不能这样公然站到对方阵营,你这样把他置于何地,满朝文武会怎么看?一句话出口,郑春的眼眶红了,伤心的。

  程墨听他声音哽咽,一怔,抬起头,见他眼眶发红,一脸悲愤,语气便放缓了,道:“宦官不得干政。你们别乱咋呼。”

  “宦官也是人,也有感情!”郑春愤愤丢下一句,走了。

  普祥追上去,道:“郑公公,我家阿郎做事,不是我等下人能揣测的,你还是跟中常侍说一声儿,放宽心吧。”

  一句“我等下人”让郑春好受很多,身体残疾的人,总希望被同等对待,普祥一句话,让他觉得,普祥没轻视他,普祥没轻视他,就是程墨没轻视他了。

  “我会的。”他语气好很多。

  目送他的背景消失,普祥看看手里的菜单,长叹一声,吩咐下去,晚宴就按这个办理。

  酉时还差半个时辰,客人开始上门。经过郑春闹了这么一场,普祥的心情沉重很多。程墨当然是不会受影响的,不过,朝臣们还没有一个有资格让他亲自迎接,所以站在大门口的普祥,笑容便有些僵硬。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1789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