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20章 强横

第820章 强横

  感谢西风清扬投月票。

  刘干一脸不可思议,严重怀疑自己听错了,他可是荆州王世子,是在荆州横着走的人物,到这儿,连猫儿狗儿都不如?

  “她打我。”他喃喃道。至于调/戏神马,那不是常事么,本世子调/戏个把良家女子,能算事?开玩笑呢吧。

  程墨问依儿:“你打他了?”

  依儿点头:“他动/手/动/脚的,我顺手扇她一巴掌。”

  眼前熠熠生辉,一片灿若云霞的锦衣,依儿眼再瞎也看出这些人身份地位不一般,可她性子如此,半分都做不了假,还是勇敢地承认了。至于承认后有什么后果,程墨会怎么处理,她领了就是。

  “刘世兄,你在我府上,对良家女子动/手/动/脚,挨了打也是该的,对吧?”

  “啊?!”

  刘干两眼直,觉得很不对,非常不对。

  程墨身后黑压压一大群朝臣,人人出会心的微笑,你对人家的爱妾动手动脚,当然不对啦。侍妾送人,那得人家自愿,现在人家你侬我侬的,你横插一手,就是你不对了。

  杨敞道:“可不是,世子,这是你的不是啊。”

  刘干悲愤莫名,道:“好,我赔不是。”你们这么多人,说来说去一个腔调,就是欺负我是外地人嘛,欺负我从荆州来的嘛,哼,等我坐上那个位子,一定要把这可恶的贱婢纳进宫,好好折磨,折磨死算了。

  他恨,咬牙切齿道:“喂,看在贤弟的面子,你打我的事就此揭过。此事算我不对。”

  真是打落牙齿和泪吞啊,从小到大只有他打人,何曾挨过一根手指头,现在挨了打,还要赔礼,气死他了。

  真向自己赔礼?依儿有些懵。她不知刘干的身份,可那身衣服,那样高高在上的神气,在在告诉世人,此人身份地位非同小可。依儿自然也看出来了,本来等着受罚,没想到不仅没受罚,刘干反而当众向她赔礼。什么情况?

  程墨哈哈笑了一声,道:“这就对了,世兄知错能改,我也不是不能容人的。走走走,我们喝酒去。”

  上前把住刘干的手臂,拉起他就走。

  气氛陡然松了。

  这也行?刘干走了两步,想起一事,脱口而出:“我要去官厅。”

  他离席,是要去上茅厕的,却莫名其妙被人扇了两巴掌,这都算什么事?

  众朝臣无语:“你要去官厅,却在这儿调/戏北安王的侍妾?”

  程墨松开手,笑吟吟道:“松树,带世子去一趟官厅。世兄,我们等你喝酒啊。”

  刘干再怎么着,也是宗室一枚,平时仗势欺人的地方多了,那简直是荆州地界的小霸王,哪怕他真把依儿办了,依儿也只有哭的份儿,现在只是动动手脚,就挨了两巴掌,这事可大可小,唯有让他当众认错,才能平息事端。

  程墨瞬间看透关键,才会强硬地要他赔礼。他赔了礼,别人自然不好再说什么,当事人都承认自己有错,谁好胡乱出头?

  众朝臣簇拥程墨进厅,依次坐定。仆役们撤下残酒空盘,重新整治酒席。众人都差不多饱了,吃相也就没刚才那么难看。

  刘干解完手进来,见席上谈笑宴宴,好象刚才的一幕不曾生过,不禁有些恍神,自己做梦了?可脸上火辣辣的,指印还在。

  这一席酒直吃到三更,朝臣们才尽兴告辞,刘干酒到杯干,早就醉得不醒人事,他是被侍卫抬回去的。

  席终人散,程墨把依儿叫来,脸一沉,道:“今天怎么回事?”

  并不是他惧怕刘干,而是依儿这性子得收敛收敛,在京城横着走的女人,不外乎这么两种,要么有一个当皇帝的儿子,即自身成为皇太后,如武帝的亲娘王太后,现在的皇太后上官樱,因为刘询不是她所出,她也生不出刘询这么大的儿子,只好窝在长乐宫,看许平君的脸色过日子。要么有一个当皇帝的弟弟,如武帝的姐姐长平公主。

  要是没有皇帝这个天生的强硬后台,最好夹着尾巴做人。

  这个利害必须跟她分说清楚,要不然她以为有自己护着,见人就打,那就坏事了。

  依儿下巴快垂到胸前,道:“我……我没想到他是荆州王世子。”

  刘干的身份她已经打听清楚,其实不用她打听,朝臣们入内继续喝酒时,众仆役人人朝她竖大拇指,说她胆子胖得没边,连宗室都敢打,还有什么是她不敢做的?

  榆树也道:“依儿姑娘,你可真是无知者无畏。”

  一句话把依儿说得满脸通红。

  “下次要打人之前,先问清楚身份。”程墨叹道。

  这姑娘自尊心强得要命,又不服软,现在这个样子,他倒有些说不下去了。

  “我是不是给您惹麻烦了?”依儿偷窥他的脸色,小心道。

  “暂时没有。”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手碰到我肩头,我就忍不住打他了,都来不及想。”依儿也不明白自己当时为嘛会那么大的火气。

  “去厨房端醒酒汤吧。”程墨挥了挥手道。

  平时强横的人偶尔服软,总比一向软嗒嗒的人容易让人原谅。若是依儿像平日一样强横地认为自己没错,程墨说不定教训她一顿,甚至送她回扬州,现在她虚心认错,他倒不好再说下去了。

  “嗯。”

  轻轻的一声儿,乖得跟小猫似的。

  朝臣们回府,第一次事不是更衣,不是喝下人端上来的醒酒汤,而是把接风宴上的插曲告诉自家老婆,叮嘱道:“找个时间过府拜访一趟,探探这位姑娘的底细。”

  要知道自霍书涵过门,程墨只娶过一位名门淑女,那就是丞相千金苏妙华,这位苏小娘子出身之高,堪与霍书涵比肩。

  京城中因此流传霍书涵善妒。

  如今依儿姑娘当众跟程墨眉来眼去,程墨又为她不惜得罪一位宗室,可见这位姑娘在他心中份量不轻。

  夫人外交自古皆然,可北安王府里几位,不是谁都能结交的,日常出来接待这些诰命夫人的赵雨菲,看着像菩萨似的,其实滴水不漏,若想走夫人路线,只怕得从这位依儿姑娘身上着手了。8974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1908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