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22章 喜出望外

第822章 喜出望外

  感谢eard1iujun投月票。

  佳佳和青青抢着从大人们手里抱小妹妹,宁宁趁大人们没注意,小胖手像拧按扭似的拧小妹妹的鼻子,刚出世的女娃儿吃痛,哭得涕泪四下。

  添了一个女娃儿,家里热闹得不得了,程墨被吵得头痛,赶紧把佳佳和青青赶走,让乳娘把龙凤胎抱走,趁着女人们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准备偷溜。

  苏妙华倚在床上,眼角一直没离开程墨,见他转身,不乐意了,道:“你去哪儿?”

  自从生下女儿,她就各种不对劲,程墨只好返身陪笑,道:“我就在这里呀。”

  霍书涵多聪慧的一个人儿,诸女宽慰苏妙华,只有她没说话,只在一旁静静听着,这时对众姐妹道:“我们回去吧,让妙华和五郎说说话。”

  顾盼儿最会察言观色,也看出苏妙华不对劲,遂含笑起身道:“好。妙华姐姐歇歇。”

  几人鱼贯而出,房中只余苏妙华和程墨两人,苏妙华作道:“我生了女儿,你不喜欢我了是吧?这就不理我了。”

  程墨叫起撞天屈道:“天地良心,我哪有不理你?你们说得这么热闹,哪有我插话的地儿?”又献宝似的在纸上写了女娃儿的名字,道:“我都说了啦,喜欢女儿,不喜欢儿子,你看,我为咱们的女儿取名程宜,儿子快四个月了,我还没起名呢。我多疼咱位女儿啊。”

  苏妙华看着纸上端端正正“程宜”两个字,横了程墨一眼,道:“算你有良心,不枉我怀胎十月,为你生下女儿。”

  婢女在门外道:“阿郎,刘世子来贺。”

  北安王府喜添千金的消息传出,众朝臣都送贺礼,刘干也备下一份厚礼,在荀优的建议下,亲自来贺。

  程墨赶紧道:“我去看看,这个刘世子啊,真是不通人情,不知道我要陪我亲亲好娇妻么?”一边说,一边如飞似的跑了。

  苏妙华来不及说一句话,他早出了院门,只好对着帷帐无语。

  “贤弟。”刘干笑吟吟道:“贤弟喜得千金,可喜可贺,些些薄礼,略表心意。”

  说是薄礼,一点儿不薄,身后侍卫送上锦盒,是一块雕成仕女造型的上品美玉。

  “太贵重了。”程墨说着把他往里让。

  两人在厅上坐定,刘干鬼头鬼脑凑上来道:“贤弟深得陛下信任,在宫中想必有一些人脉,不知可否引荐一二。”

  他到现在,还没跟素儿联系上呢,荀优找了秋分父亲几次,秋分都找借口不出宫,两人商量来商量去,这事只能着落在程墨身上。

  程墨一听就乐了,露出一口大白牙道:“不知世兄要做什么?”

  在宫中安插亲信,是大忌,你这样光明正大地说,真的好吗?

  刘干看了一眼厅角垂手而立的榆树一眼,道:“贤弟有所不知,家父远在荆州,信息不通,苦哇。总有人在陛下跟前进谗言,无中生有说家父的不是……”说到这里,又看榆树一眼。

  程墨示意榆树退下,道:“世兄有话直说,无妨。”

  “唉,所以为兄就想着,交好宫中的小黄门,要是有什么事,也好透透消息。只是为兄在京没认识什么人,贤弟天天进宫,可否为为兄介绍?”

  这话足够直白,直白得程墨目瞪口呆,道:“世兄,宦官不得结交藩王,你这话只好在我这里说说,千万不要再提,万一被有心人传扬出去,于荆州王有碍。”

  你结交宦官觊觎宫禁,想做什么?皇帝哪会容忍。

  “不说不说。”刘干赶忙道。他不是不知道利害,这不是实在没办法了嘛,要不然也不会趁机送上一份厚礼,只为打听消息。

  程墨岔开话题。

  刘干回府,探听消息的侍卫也回来了,道:“那女子并不是北安王的侍妾。”

  不是侍妾,只是一个没有身份背景的普通百姓,就敢扇堂堂宗室两巴掌?刘干气得跳脚,道:“我这就派人去把她宰了。”

  “她在北安王府中,你怎么派人打杀她?”荀优沉吟道:“不如拿这件事威胁北安王,让他为我们引见一位宫人。有他引见,可省我们一番手脚。”

  刘干一拍大腿,道:“先生说得不错。”

  不愧是国相,深得父王信任啊。

  小6子奉诏送贺礼到来,程墨把他迎进去,贺礼在大厅展示,两人也在厅中坐下说话。刘干来了,一看身着中常侍服饰的小6子,两眼放光,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他满脸堆笑道:“原来是6公公,某可是仰望已久了。”

  今天真是来对了,意外之喜啊,只要巴结上这位6公公,怂恿他把刘奭带来,趁他不注意,把刘奭弄死,一了不百了,可比假人之手好多了。

  小6子淡淡瞟他一眼,转头睨了程墨一眼,道:“这位刘世子,跟王爷走得可真近呢。”

  语气酸溜溜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跟刘干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

  程墨道:“本王喜添一女,刘世子这是来贺了。刘世子,有心啦。”

  空手来贺?小6子半点儿不相信,他语重心长道:“王爷可别忘了陛下的一片心意哪。”

  你这样一脚踩两船,对得起陛下对你的信任吗?对得起陛下和你兄弟相称吗?小6子一想起刘询叮嘱他来送礼的样子,心口就堵得慌。

  程墨正色道:“公公说哪里话,陛下以本王为兄弟,本王怎会不知?”

  虽然我不好和皇帝称兄道弟,但他对我的兄弟之情,我怎会不知,又哪会不铭记在心?用得着你提醒吗?

  小6子冷哼:“王爷记得最好。”

  刘干张了几次嘴,好不容易插上话:“相逢不如偶遇,今天难得遇到6公公,不知6公公可得闲,某在元殷楼订了酒席,还请6公公赏脸。”

  小6子对这位满京城乱窜的宗室厌恶之至,一点不留情面,道:“刘世子觐见毕,该离京回封地了。”

  “啊?!”刘干看向程墨,意欲他帮忙解围。他好象没得罪过位中常侍啊,怎么看中常侍的样子,对他意见非常大呢?

  中常侍权力极大,又近在帝侧,是皇帝的心腹,宗室虽是皇族,也不敢小觑。12974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1997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