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25章 再行试探

第825章 再行试探

  感谢小小徐会计投月票。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谋反这种事,最好静悄悄地做,要是走漏消息,只有死路一条。可是这么大一件事,没有足够的准备,是办不到的,所以一般来说,在动手之前,一定有很多人知道,唯一瞒着的,只有皇位上那一位。

  这几天,刘干先后跟几个对他热情万分的朝臣委婉地说出,其父有意染指皇位之事,并许以高官厚禄,几人虽然没有立即答复,却没有拒绝。

  他哪里知道,这几人第一时间做出疏远他的决定,他给人家时间考虑,没有过府拜访,若是再次上门,肯定不得其门而入。

  程墨跟刘询关系非同寻常,若能把他拉到已方阵营,影响深远,若是不能,也会立即暴露。刘干有点拿不准是不是现在和盘托出。

  程墨不给他时间考虑,道:“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

  他起身要走,刘干急了,话说到这份上,自己还怀疑人家,确实不太地道。

  “贤弟,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刘干扯住程墨的衣袖,程墨一阵恶寒,赶紧抽回袖子,坐下,道:“说。”

  “家父为荆州王,外人看着风光无限,实际上,唉,苦哇!”刘干先伸袖拭了拭没有半滴泪水的眼角,道:“自先帝在位时,便猜疑家父有不臣之心,及至陛下继位,对家父的猜疑更甚,家父迫不得已,为求活,只好……”

  刘干点到为止,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

  程墨想问候他家里的女性,刘询亲政后,对藩王只有加恩安抚,赏赐更重,哪里猜疑刘泽了?分明是刘泽觊觎皇位,趁霍光退隐,刘询根基未稳,想谋夺皇位。

  程墨脸色阴沉,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白眼狼,刘干却误会了,以为程墨被他说动,道:“贤弟也深有同感吧?若你不是霍大将军的女婿,想必陛下不会容你至今。”

  “我是陛下亲封的北安王。”程墨怒了,道:“说吧,你们要好做什么?”

  你敢当着我的面说出谋反两字,看我打不死你。

  刘干翻了翻白眼,这么明显的事,还用得着我说得那么直白吗?可是程墨脸色阴沉,很没耐心的样子,他只好道:“陛下来自民间,哪里比得上家父根正苗红?这皇位,理该家父继承才是。”

  话音刚落,程墨的拳头也到了。

  “贤弟,你为何打我?”刘干捂着半边高高肿起的脸颊,吃惊地道。难道程墨也有取而替之的想法?他可不姓刘啊。不是刘氏子孙,朝臣能拥戴,百姓能认同吗?

  “陛下乃武帝嫡曾孙,太祖子嗣,你再胡说八道,我饶不了你。”程墨怒道:“滚!”

  他实在气坏了,虽说早猜到刘泽父子有不臣之心,但当听到刘干诬蔑刘询的血脉,质疑刘询继位的正统时,程墨还是怒气冲天,刘干父子实在太不是人了。祖上虽说和太祖是兄弟,实则没有血缘,一百余年来世代食民脂民膏,尊贵已极,临了临了,居然来这一套。

  刘询来自民间,就不是武帝子孙了吗?他是刘据嫡孙,自有丞相丙吉、外祖史氏可以证明。

  刘干没想到程墨反应这么激烈,这几天,同样的话他说了几次,可没人这样冲动。看着程墨喷火的眼睛,他果断跑了。

  回府跟荀优商量:“都说北安王和刘询那小子关系铁得很,果然没错,现在可怎么办?万一他禀报刘询……”

  他再多长几张嘴,再说刘询来自民间,不是武帝曾孙,管用吗?想到程墨双眼喷火的样子,刘干害怕了。

  荀优先是一惊,但很快镇定下来,道:“只有你们两人叙话?”

  “嗯,事涉机密,岂能让仆役在旁窥视?”

  “那就好。你赶紧修书一封派人送回荆州,若北安王泄漏此事,王爷自会出面,说北安王诬陷你,要求陛下为你主持公道。”

  这是摆明了颠倒黑白啊。刘干目瞪口呆:“这样也行?”

  荀优磨墨,道:“赶紧写信,老夫也附信一封,把计策禀报王爷,王爷好便宜行事。”

  所谓便宜行事,便是若刘干有危险,怎么做对刘干有利怎么来了。

  刘干有些懵,被荀优催促着,飞快写好信,荀优也写好了,封好两封信,叫了心腹侍卫,着他拿荆州王府的腰牌,用驿站的马匹一路换马,尽快把信送回荆州。

  有父亲为后援,刘干安心了些。

  程墨赶走刘干,一个人生了会儿闷气,冷静下来便知道着相了,现在必须稳住阵脚。他担心刘干会派人监视他或是监视宫门口,因而没有动作。

  荀优派在北安王府远处守候的人直等到天黑,宫门关闭,才回去复命。

  “一直没有出府?”荀优在房中转了几圈,沉吟道:“如此看来,事情还有转圜余地。”

  刘干赶紧道:“怎么说?”

  “他没有立即进宫禀报陛下,可见还是有几分动心了。想来你不该提陛下的血统,若许以高官厚禄……”荀优摸了摸光洁溜溜的下巴,一双眼睛乱转。

  他进城第二天,沈定撤掉城门口的差役,不再严查进出城的百姓,不过此事影响很大,一些胡子稀少,为人谨慎的,进出城之前都会打听一下,以免遭受无妄之灾。

  刘干看他,等他拿主意。

  他又在房中转了五六圈,就在刘干开始不耐烦时,道:“世子不妨再试探一番。”

  “怎么试探?”刘干下意识摸了摸疼痛的脸颊,程墨那一拳,差点打落他的牙齿,脸颊到现在还没消肿呢。

  荀优道:“我陪世子走一趟,再行劝说。”

  凭我察言观色的本事,定然看出他的本意,到时对症下药就是。若能争取到程墨,再顺势说刘询失道寡助,连结拜兄弟都离他而去,岂不事伴功倍?

  荀优并不知道,程墨和刘询并没有结拜,大哥只是刘询单方面的称呼,程墨一向是不敢回应的。

  有荀优壮胆,刘干有信心得多,想来只要防备程墨突然下黑手,便没事了。程墨要告发,早就去了,没必要等到这个时候。

  两人连夜赶去北安王府。

  他们的举止,尽在江俊和雷昆的眼中,两人还没到,消息已送到了。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2212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