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26章 行刺与反刺

第826章 行刺与反刺

  感谢buctooo6投月票。

  程墨深遂的眼睛在荀优脸上转了转,果然面白无须,像一个老太监。

  荀优看了程墨一眼,暗赞好一个俊朗的青年,再去看刘干,颇有对比之意。此时的刘干一边脸颊高高肿起,跟英俊实在不沾边。

  “世兄这么晚到访,可是有事?”身为主人,上茶后,程墨先开口。

  刘干不满地嘀咕:“又问我有没有事,难道我没事,不能来找你吗?”上午因为这句话,他不得已和盘托出,最后挨了一拳,现在又来这句,搞不好程墨又要动粗,他真是一听这话就要疯了。

  程墨和荀优齐齐看他一眼,程墨没说话,荀优却道:“世子,我们此行有事。”

  话说到一半,怎么着也得说完,他们此来,是为争取程墨,这个目标若没能完成,只好派人刺杀,连夜杀人灭口了。北安王府戒备森严,荀优自认手底下没有一击得手的侍卫,真要刺杀,不知会填多少人命呢。

  刘干稍稍把身子往外侧了侧,道:“先生把事情跟北安王说说。”

  现在也不叫贤弟了。程墨见他一手捂脸,眼神颇幽怨,朝他笑笑。这一笑,着实让刘干害怕,下意识又缩了缩。

  这时就显出荀优的本事了,身为国相,肚子里还是很有料的。他轻咳一声,吸引回程墨的目光,道:“老朽是荆州王的国相,此次陪同世子进京,原有寻求援助之意。”

  程墨道:“原来是国相,失敬。”

  你知道沈定封锁四门,只为抓捕你吗?

  “不敢,在王爷面前,老朽明人不说暗语,我家王爷确有意于那个位子,还请王爷相助一臂之力。”荀优坦然道。

  程墨对荀优另眼相看。有野心就是有野心,与其乱找借口,不如实话实说。荀优比刘干聪明的地方在于,一眼看出像程墨这样的人精,着实不好糊弄,说实话还有几分机会,乱找借口的后果,刘干已经领教过了。

  刘干显然没想明白这点,眼睛睁得老大,差点撑裂眼眶。

  程墨点头道:“不知国相以为,何以打动本王?”

  你家主子是王爵,我也是王爵,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对你家主子俯称臣?我现在位极人臣,你又能开出什么条件,让我背叛拿我当兄弟的皇帝?

  显然,这一点荀优也想到了,他紧皱眉头,道:“王爷要如何才能帮助我家王爷?”

  程墨勾了勾唇角:“只怕我开出的条件,你们满足不了。”

  这就没办法谈下去了。三人沉默半天,荀优道:“王爷可会告我等?”

  他直白得过头,程墨同样直接:“本王没必要给你保证吧?你还不够格。”

  荀优和刘干告辞,走出北安王府上了马车,立即下令:“刺杀!”

  来之前安排了四个武功高强的侍卫,一旦谈崩,马上行动,不让程墨活到天明。这四个侍卫都是游侠儿,因受刘泽厚利所诱,而求一个安逸生活,到荆州王府当侍卫。

  刘干抚了抚半边肿起的脸颊,道:“还是算了吧,上午我说了,他只不过打我一顿。”

  上午没有进宫告,现在更加不会。

  荀优叹道:“世子有所不知,你的话说得婉转,老夫可是说得直白。王爷的目的暴露于人前,不杀人灭口怎么行?”

  马车辘辘远去,程墨的命令也传达下去。事实上,自上午刘干离去,北安王府的侍卫便各就各位。曾经死过一次的人,很惜命,怎么会把自己和妻儿置于危险境地?

  四个侍卫刚闯进围墙,就被现了,陷入苦战的重围中,半个时辰后,两人被杀,一人重伤,一人逃到围墙边,被射杀。

  重伤者为得到医治的机会,招了。

  前院动静闹得这么大,把诸女都惊动了,霍书涵披衣过来,道:“怎么回事?”

  程墨把情况简单说了,道:“我不是做密探的料,早知道应该让江俊打入他们内部。现在倒好,不仅没有拿到谋反的证据,反而打草惊蛇。”

  霍书涵微微一笑,道:“五郎坦荡荡,哪里干得了这些龌龊事。只是他们也太胆大包天了,难道他们能让五郎更上层楼?”

  只有利益足够大,才能引诱人背叛,程墨已贵为北安王,难道冒着杀头抄家的危险,辛辛苦苦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跟刘干父子谋反?成了,依然做北安王,不成,却抄家来族?刘干拿得出什么筹码?

  程墨道:“或者他一开始只想示好,交好我这个北安王,但是我为他接风洗尘,让他误会了。”

  接风洗尘的本意达到了,可临门一脚,却搞砸了。这事,程墨真心无法答应,哪怕是演戏。荀优是个杀伐果断的,不比刘干心存幻想,一见不对,马上派刺客,虽然刺客或被杀或被擒,但接下来呢?

  霍书涵道:“他在京中有多少人手?”

  “四五百人。”

  这么多人,当然不是一起进京的,而是分散进京,就在最近,还有一百多人从不同的城门进京,分住在他府邸周围的民宅中。

  霍书涵想了想,道:“趁他没有防备,派人刺杀,不管事成与否,都让我们的人全身而退。”

  “再行打草惊蛇之计?”程墨眼眸一转,明白霍书涵的意思,击赏叹妙:“好主意。”

  霍书涵微微一笑,灯下更增妩媚。

  程墨立即传令,派十个侍卫,赴刘干在京城的府邸进行反刺杀。

  这座荆州王府自太祖时期赏赐至今,地方不算大,也很多年没人居住,但刘泽每隔几年都会派人维修,看起来不见衰败,反见底蕴,给人古色古香之感。

  刘干心事重重,没心情召侍妾陪寝,径直去书房,一个人关在里面,不知做什么,突然兵刃相交之声大作,轮值的侍卫现有刺客,进行抵挡。

  “哪里来的刺客?怎么会有刺客?”刘干惊慌极了,明明是他派人行刺程墨,怎么会有好多蒙面人行刺他?

  荀优站在廊下观战,看了一会儿,道:“世子勿忧,这些刺客没有尽力。”

  好象应证他的话似的,加派人手后,刺客们一声呼啸,纷纷飞身上墙,扬长而去。

  刘干清点后,现死了六个侍卫,伤了十七人,对方应该没人受伤。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2239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