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28章 谁更不讲理

第828章 谁更不讲理

  一群纨袴,一群身为羽林郎的纨袴,非要打人,别人能把他们怎么样?答案是,不能。

  刘干身边的侍卫不少,可没有一人敢上前阻拦,全都策马站在旁边,眼睁睁看着。拳头如雨般落在刘干身上,痛得他惨呼不断。实在太憋屈了,他是宗室,按辈分论,皇帝刘询还得管他叫叔呢,现在被人按在地上狠打,成什么样子?

  一群百姓远远围观,刘干的侍卫队长眼睛瞪过去,一群人哄的一声都散了。热闹谁都喜欢看,可若是为看热闹,把自己搭上,那就太不值了。

  刘干的惨叫换来更多的拳头,只好识相地躺地上装死。

  齐康、任铭等人打着打着,觉得无趣了,同时也不想真的打死他,毕竟他宗室的身份摆在哪里,真要打死他,难保不给家族添麻烦。他们渐渐停下手,只有张清拳打脚踢,打个不停。

  齐康看不过眼,拉住张清,道:“不会打死他吧?”

  抱住头,蜷缩身子,躺地上一动不动,很不对劲啊。齐康等人眼中略微闪过惊慌,低下了头,万一真打死他,事情闹大了,皇帝再不喜欢他,做做样子总要的,说不定他们就会成为背黑锅的那一个。

  张清却没这样的顾虑,又狠狠踢了刘干一脚,道:“别装死,起来。”

  刘干没动。

  “呛”的一声响,张清抽出腰间佩剑,把齐康、任铭等人吓了一跳,刘干也吓了一跳,眼睛微微张开一条缝,望了过去,刚好被齐康看到,叫道:“他装死。”

  刘干赶紧闭上眼,可是迟了。张清道:“揍他。”

  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直打得刘干连声求饶,最后气道:“你们打死我算了。”

  “哟,他还赖上我们了,再揍他。”

  无论怎么打他,张清心头一口气总是消不了,说话间又要上,齐康拉住他道:“再打,真打死他了。”

  以他们的身份,是万万不能打死宗室的。宗室是什么?那是皇帝的族人,打死他,麻烦就大了。

  张清不听,齐康和任铭一齐抱住他,道:“教训教训他足够了。”

  刘干见他们这样,赖在地上不起来,道:“我不想活了,有种你们打死我啊。”

  他能成为世子,接受最好的培养,也不是傻子,很快明白这些人不敢真杀了他,要不然除了张清外,其他人都往他大腿、臀部、手臂四肢招呼,只有张清不管不顾,逮哪踢哪。

  他不认识齐康、任铭等人,可料定京城中真敢当街揍他的人不多,这些人有所顾忌,他更加耍赖了。

  张清发狠道:“真当我不敢宰了你啊?”利剑在阳光下闪着光芒,直劈下来。

  “我去,你来真的啊?”刘干怪叫一声,连滚带爬地爬开,利剑削断他绾发的翠玉,劈在地上,迸出火花。

  齐康、任铭等人吓坏了,都瞪大眼睛看张清,眼里是满满的问号:“你真砍啊?”

  刘干吓了一跳,爬起来吼:“你真砍啊?”

  真砍死他,他的父王能这样算了吗?安国公府怕是要鸡犬不留了。他头发披散下来,半边脸尽是血污,形容要多儿狼狈有多儿狼狈,不敢置信地瞪着张清。

  张清提剑怒道:“就砍你,咋滴?”

  你敢派人行刺我五哥,我就当街砍了你。

  他的样子,让刘干心里发毛,拨腿朝侍卫那边跑,边跑边喊:“来人,快来人,拦住他,这人疯了。”

  这里可是京城,他是宗室,张清要是不疯,哪能干出这样的事?

  张清提剑急追,齐康和任铭赶紧拉住,齐康在他耳边低声道:“王爷可说了,稍微惩罚就好。”

  程墨的话比诏书还好使,张清停步的功夫,刘干被侍卫拉上马,一群人不要命地狂奔,慌不择路转上御街,前面皇帝仪仗逶迤而来,内侍尖细的声音喝道:“大胆,谁敢冲撞圣驾!”

  刘干有些呆,好好儿的,刘询出宫做什么?还摆齐全副仪仗,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出行?

  内侍又喝了一声,侍卫赶紧拉他下马,帮他绾发。簪子被张清砍断了,这时匆匆挽发,所用的是一根很一般的玉簪,让刘干不满意。

  刘询在御辇上看到他这副狼狈样,微微一笑,复又面无表情道:“谁人拦驾?”

  刘干不得不躬身道:“臣参见陛下。”他略一犹豫,接着道:“臣从不认识供暖局的张清张十二郎,可刚才路上偶遇,张十二郎却要杀臣,求陛下为臣做主。”

  刘询心道:“你派人行刺大哥,朕何曾不想亲手杀你?”不禁羡慕张清,想做就做,不用顾忌,哪里像他,还得装什么都不知道。

  刘干停下说几句话的功夫,张清也追到了,后面齐康、任铭等人见圣驾停在路上,脸上变色,难道皇帝这么快便知道了?

  张清参见毕,长剑一指刘干,道:“陛下,此人撞了臣的马,还对臣出言不逊,臣请陛下为臣做主。”

  你手拿长剑,气势汹汹,刘世子却形容狼狈,谁占上风,一目了然,皇帝又不是瞎子,怎会看不出?齐康、任铭几人心中吐槽,面上尴尬。

  “刘世子,你为何要撞张十二的马?”

  齐康、任铭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也偏心太过了,偏的还是自己这一边。

  刘干也以为自己听错了,道:“正是,臣在路上走得好好的……”话说到一半,才意识不对,道:“陛下,张十二挑衅在先,殴打在后,臣冤哪。”

  张清道:“陛下,刘世子进京后,飞扬跋扈,到处惹是生非,朝中诸位大人对他多有不满,今天又公然对臣下手,求陛下做主。”

  “你血口喷人!”刘干憋屈死了,脸上的血污也不抹,怒视张清道:“到底为了什么事,你说清楚。”

  他很肯定,这人自己只有交好之意,并没有任何得罪之处,为何今天初见却如此地不讲理?总得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吧?

  张清摊手道:“陛下请看,他在陛下驾前还如此嚣张,何况在臣面前?”

  齐康、任铭等人目瞪口呆,他们跟张清认识几年,从没见过他这样,看刘干目呲欲裂的样子,又觉得他有些可怜。这人得罪谁不好,非要得罪程墨?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235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