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31章 又生一计

第831章 又生一计

  “世子派刺客行刺,有证据落在北安王手里?北安王重伤,可是世子亲眼所见?世子又如何确定,北安王会把遇刺之事向陛下和盘托出?”荀优沉着地连续发问。

  有些事,哪怕就差捅破那层纸,也不能摆上台面告诉主子,荀优对此深有体会。程墨怎会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刘干不笨,很快定下神,道:“国相的意思?”

  荀优越发冷静:“若陛下知晓此事,我们还出得了京城吗?”

  想想他们当日进城,查得多么严,不管查的是什么,总之他没有粘胡子,就会被抓去坐牢了。同样的道理,若刘询要抓他,现在跑,已经太迟了。

  刘干点头,道:“国相高见。”

  姜还是老的辣,幸亏有国相啊。刘干彻底放松,道:“如此,待我修书一封,送回荆州,请父王及早起事。”

  “且慢,世子,我们此行的目的还没有完成。”

  起兵打回京城,荀优坚决反对。七国之乱时,集七国之力,准备几十年,依然在起兵几个月后一败涂地,何况刘泽只有一个荆州,如何与朝廷对抗?完全是取死之道。明知必死而做,殊为不智。

  “此行的目的?”刘干呆了呆,才想起原定计划,是要让刘奭意外身亡,而刘章只不过是一个一岁多的娃娃,夭折更加容易,如此一来,刘询无后,再行第三步,步步为营,坐上帝位。

  自己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一步棋给忘了呢?刘干道:“我去写信,跟父王说一声。”

  行刺北安王失败,四个侍卫无一回来,是大事,必须禀告父亲一声。他匆匆入内写信,荀优安排侍卫,在府邸周围哨探,一旦发现情形不对,马上来报,好让刘干离开。

  北安王府终于安静下来,祝三哥回宫轮值,程墨和张清、齐康等人在凉亭闲坐,面前的几案上,小泥炉炭火正旺。

  程墨道:“我打他,没事,你们打他,麻烦不少。此次陛下偏袒,以后切切不可如此了。”

  若不是刘询有意护着他们,光是一个御前斗殴的罪名,就够他们喝一壶了。

  齐康、任铭几人应诺,今天这事,他们都出了一身冷汗,料想回府必会受父亲责罚。他们都是纨绔不假,可同时也背负家族荣光,刚才可是险到极点,差一线便万劫不复。要知道张清竟然当着刘询的面打刘干,他们哪敢和他一起动手?

  张清却道:“五哥,你为当朝第一人,行事何必如此小心?”

  皇帝明目张胆地护着你,你还怕什么?

  程墨正色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陛下今天偏袒你,可不代表以后都偏袒你,切切不可如此。”

  张清不敢再说,可心里还是觉得程墨太小心了,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就算横着走又怎样?

  程墨太了解他了,道:“你是成了亲的人了,不可如此莽撞。”

  现在安国公重点培养他,稳稳有压长兄一头的势头,长兄担心他夺了世子之位,一心想找他的麻烦,估计他回去,兄弟俩有得说道了。张清对长兄极为不满,也全不在乎长兄怎么想,还以为程墨担心他的安危,道:“五哥,我有分寸。”

  像他这样家庭长大的孩子,揣测上意早就成为本能,自然知道此事深得圣心,要不然也不会肆无忌惮。果然,刘干白白挨了一顿打。

  齐康道:“你有什么分寸?还不是有王爷。”

  皇帝要不是看在北安王的面子上,会由你胡闹?

  任铭等人都点头。

  张清嘻嘻笑,道:“有五哥撑腰,我定然无虞。”

  齐康等人都一副羡慕妒忌恨的表情,你也太好运了。不过他们今天也体会了一把盖世纨绔的风范,连宗室都打了,算是不枉此生。

  几人说笑半天,在府里吃了饭才回去。从这天起,程墨以养伤为名,天天在书房看书练字逗孩子,有关刘干的消息却不停送到案前。

  荀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知刘奭不在宫中,去哪了?北安王府啊。

  “早知道就不该跟北安王翻脸。”刘干沮丧极了,闹了半天,连行刺的招数都使出来了,却徒劳无功,何况沈定来找他,问了他半天话,看样子是怀疑他了。

  这可怎么办?

  荀优道:“无妨,北安王重伤,我们再去探望。”

  “刘询下诏,不许朝臣们去打扰他。”刘干咬牙切齿,刘询脑子进水了吗,为了一个异姓王,连这样的诏书都下?

  荀优笑了:“世子可不是朝臣。你和北安王称兄道弟,关系与众不同,前去探望也是该的。”

  上次去探望,惹出好大一场风波,还去?刘干脸皮没有荀优那么厚,有些犹豫,荀优道:“世子当以大事为重。老夫已着手安排人进北安王府了。”

  北安王府虽不是皇宫大内,但同样不好进,他托了无数人,花了无数钱财,总算找到大管家普祥这里,这不,约了普大管家出来吃个便饭。

  一个时辰后,普祥站在程墨面前,禀道:“荀先生说有一个远房侄女,随他进京,想在京城找户好人家嫁了,如今生活没有着落,想到我们府中为婢,托老奴代为安排。他送了老奴一份厚礼。”

  礼就放在桌子上,一个精致的盒子,只看盒子,可见里头的东西价值不菲。

  程墨道:“礼你收下,本王赏你了。让他把那个侄女送进来吧,就在外院侍候。”

  普祥颇为意外,道:“送进来?阿郎,他那个侄女怕是不简单。”

  莫不是要送王爷一个美人?

  “没事,明天让她进来吧。”

  你不是喜欢玩阴的吗,那本王就陪你玩好了。程墨唇边闪过一抹冷笑。要在北安王府安插人手,不容易,可安插得这样明显的,程墨还没见过。

  普祥答应了出去,刘干也到了,在府门口被拒。

  “陛下有诏,谁也不许打扰我家阿郎养伤,世子请回吧。”狗子收了刘干一绽金子后,脸色并没变化。他不清楚程墨遇刺是刘干派人干的,要不然定会晾他半天,哪会这样回他?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2529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