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38章 较真

第838章 较真

  沈定的经历并不复杂,师从法家,以张汤为偶像,经先生举荐,成为张汤的助手,张汤被诬陷,被武帝强令自杀后,沈定接替他,成为廷尉至今。

  他历经武帝、昭帝、刘询三位皇帝,是三朝元老,却以孤臣自居,不参与同僚们的任何活动,也不收受任何礼物。总之,一切行动以张汤为榜样。

  司隶校尉查了几天,没有查到他一丝劣迹,他的资料只有三页纸,尽是他这些年经手的案子。至于他本人,好象以办案为乐,没有任何私生活。

  这样一个人,能拿他怎么办?

  程墨把他的资料凑近油灯,烧了,看着纸张化成灰烬,落在地上,道:“沈定的亲眷呢?”

  “他娶的是他的表妹,生了五个儿子,活下一个,是个傻子。儿子娶的还是表妹,生了三男三女,尽都活不过十岁,如今只有老妻和儿媳健在,他的傻儿子十五年前就过世了。”

  程墨嘴角抽蓄,天下女人那么多,为什么只娶表妹?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

  云可也很无语,调整了一下心情,道:“二十年前有术士说他煞气太重,惹阴灵不快,遭受报复,才致如此,让他退隐归田,定可子孙绕膝,可是他不听,依然继续当他的廷尉。”

  这个时代的人相信鬼神,既说子孙或死或成为傻子,是阴灵报复所致,一般人都会收敛一些,通融一下,可是沈定偏不,依然我行我素,不改酷吏本色。

  可是这么一来,程墨便无法查沈定的子嗣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吗?云可消失后,程墨一个人喝了半天茶,总算平复心情。

  狗子来报沈定来了,像沈定这样的狠人,给狗子三个熊胆,也不敢不给他通报。

  谋害皇长子可是大案,沈定很清楚,自己这辈子很难遇到第二次了。他既兴奋又无比的认真,拿到廷尉署的几百号人亲自审问了一小半,连轴转了两天,熬到两眼通红,越审火气越大,越想找程墨的麻烦,于是他就来了,谁叫荀优招认程墨是内应呢。

  程墨见他眼神阴鸷,像要择人而噬的怪兽,反而淡定了,若他找到自己是刘干同伙的证据,早就带人抄了北安王府,何必这样一副表情,只身前来?

  “稀客啊,沈廷尉怎么有空过来?”程墨淡淡道。

  沈定之名能止京城儿啼,他到哪,哪没好事,官宦人家避他如避瘟疫。他知道自己不受欢迎,也没盼着人家热情万分地欢迎他,不过礼数还是不缺的,这是习惯使然。

  行礼毕,他板着脸道:“王爷和刘干走得挺近啊,可知他犯了事?”

  这是来问他感想了?程墨笑了,道:“刘干犯事与本王何干?本王不是他的父亲,也不是他的儿子,没义务为他的行为负责。”

  沈定翻了个白眼儿,道:“可是王爷为他接风洗尘。”

  “那又怎样?当时本王可不知他想谋害皇长子。”程墨很无所谓地道。

  两人说话间,两个小萝莉和一个三四岁的小屁孩追逐着跑来,前头的小萝莉边追小屁孩边喊:“刘奭,别跑,再跑,我不理你了。”

  后面迈着小胖腿的小萝莉有样学样,稚声稚气地喊:“刘奭,再跑,我不理你了。”

  小屁孩扭头看了看,跑得更快了,他只顾后头,没注意前头,步子没迈稳,扑倒在地,又一骨碌爬起来,动作那叫一个快。

  沈定倏然变色,站了起来,道:“小郡主如何能称呼殿下的名讳?”

  直呼普通人的名,等同骂人,何况是堂堂皇子?这是大逆不道啊。

  程墨看他似乎要扑出去把佳佳和青青捉拿归案,不由翻了个白眼,道:“沈廷尉,你今年高寿?小女今年不足两周岁,你跟一个小孩子较什么真?”

  “小郡主不懂事,难道王爷也不懂事?孩子全凭大人教导。”沈定也翻白眼,道:“下官会把此事奏于陛下,请陛下定夺。”

  “随便。”

  后面佳佳追得紧,刘奭瞥见花厅里的程墨,冲了进来,一头扎进程墨怀里,紧紧搂住他的脖子,道:“佳佳使坏。”

  他比佳佳大几个月,可佳佳古灵精怪的,常作弄他,他生气要打,佳佳哇的一声便哭了,青青见姐姐哭,也跟着哭得涕泪四流,小屁孩刘奭一见两个小萝莉哭,顿时慌了神。

  要劝佳佳不哭可不容易,得答应她一些奇怪的条件,这不,刘奭答应了,又办不到,只好逃了。

  佳佳是好糊弄的吗?当然要追啦。

  在父亲面前,佳佳不敢放肆,先规规矩矩地行礼,然后单手叉腰,做茶壶状,道:“刘奭,你答应我挖十条蚯蚓的,怎么一条没挖就跑了?”

  这时程墨也感觉不对,貌似刘奭一双手黑黑的满是泥啊。拉过他的手一看,可不全是泥,好在他用手腕环住自己的脖子。

  程墨吩咐松树带刘奭去洗手,又叫过女儿,道:“他答应的事没做,是他的不对,你尽可以告诉父亲,不许这样大呼小叫地追赶,知道吗?”

  “知道。”佳佳如小鸡啄米般点头。

  “北安王,你以下欺上,罪该万死!”忍无可忍的沈定暴发出一声怒吼:“你的女儿直呼殿下名讳,又指使殿下做事,你不仅不予制止,反而纵容,这样的大罪,岂可轻饶?”

  吼声把承尘的灰尘震得簌簌往下掉,佳佳和青青吓得躲进程墨怀里。

  程墨一手护住一个女儿,冷笑道:“沈廷尉,你今天出门没吃药吧?陛下口谕,不可以君待殿下,免得殿下骄纵。本王只不过奉口谕而已。你是什么东西,敢对本王大吼大叫?本王与你进宫面君,分辨个清楚明白。”

  放开佳佳和青青,拉起沈定就走。

  沈定怒道:“正好,下官正要弹劾你。”反手抓住程墨的手腕,和程墨拉扯着出了花厅的门。

  刘奭洗好了手,被松树牵着小手走过来,一见沈定凶神恶煞拉着程墨,挣开松树的手,跑了过去,小胖腿一抬,踢了沈定一脚,道:“不许欺负伯父。”

  皇长子的金腿踢来,沈定哪敢逃避,受了这一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2803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