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42章 弃卒

第842章 弃卒

  裳儿见皇后来了,平时的爽朗硬气都没了,腿如踩在棉花上,站都站不稳,还是婢女扶着,慢慢挪出来。

  许平君打量她几眼,道:“长得很齐整。”

  “谢娘娘。”裳儿说话声音都打颤。

  她在扬州,觉得盐商已是天边的人物,遇到程墨,已是天上天了,万幸嫁给他,过上做梦也梦不到的生活,现在还见到皇后了,这在以前,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儿。

  许平君在厅上坐了。

  程墨听说她来,赶紧穿戴齐整过来,道:“娘娘怎么来了?”

  身后四个小屁孩跟四条小尾巴似的跟着,刘章一双圆圆的眼睛骨碌碌转个不停,刘奭贴着佳佳走,一双小眼睛全在佳佳身上,挤挤挨挨地靠过去,佳佳小手一推,又走开一步,走没两步,又挤过去,又被推开。

  “大哥不必客气。”许平君笑眯眯示意程墨不用行礼,一双眼睛落在刘奭脸上身上,见他脸色红润,似乎长高了一点,壮了一点,那笑便从眼睛里直溢出来。

  程墨坐下,佳佳和青青乖巧地站在旁边,该有的教养得有,平时怎么玩闹都行,有客人在,是断断不许她们顽皮的。昨天要不是捉迷藏,刘奭为了不被佳佳找到,先跑进来,佳佳才不会跑到父亲会客的地方玩耍呢。

  刘奭随随便便地行礼:“儿臣见过母后。”然后挤掉青青,站在佳佳身边。青青不甘心被他挤开,努力要挤回去,程墨一个眼神过去,不敢动了,委屈地站在最外侧。

  孩子们的举动,许平君全看在眼里。她把刘章留在这里,去赵雨菲院里,和赵雨菲说了半天话,然后回宫,待刘询回建章宫,道:“奭儿很喜欢佳佳,不如陛下跟大哥提一提,定下这门亲事。”

  佳佳的母亲顾盼儿出身青/楼,是差了一点,但若儿子喜欢,也未为不可。佳佳小模样儿绝佳,长大后一定是倾城倾国的美人,又是儿子自己看上的,定能琴瑟和鸣。

  刘询想了想,道:“青青的年龄跟章儿相仿,若能成为佳偶,岂不更好?”

  能成为皇亲国戚,是无上荣光,他一直念着在程府中,赵雨菲对他们夫妻的照顾,想让赵雨菲的女儿嫁进皇室。

  可不要以为孩子还小,议亲太早,很多男子在妻子怀孕还没生下孩子时,便指腹为婚,定下孩子的终身。这是常事。

  许平君不说话了,总不能两个儿子,都娶程墨的闺女吧,这圣眷也太隆了。

  四个能跑会走的小孩几乎把屋顶掀翻了,时常成群结队在各个院子里冲进冲出,仆妇避之不及便被撞得人仰马翻,府里不时有惊叫声响起,井然有序的北安王府不时兵慌马乱一番。

  书房不能随便进的规矩,在孩子们这里成了摆设,谁会和孩子们较真呢。

  程墨被吵得头痛,约了张清、武空,一起去秦岭游玩了。

  刘泽观察两天,确认儿子们不会兴风作浪,才带上心腹幕僚出发,既是奉诏进京,自然无须再假扮商贾了。不过他为了早一点赶到京城,救出长子,没惊动地方官,一路晓行夜宿,不日赶到京城。

  刘询得知他到京,未置一言。他递了牌子,第三天才准他觐见。

  在这三天里,他拜访了历年大肆送礼的朝臣,这些朝臣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推托,更有甚者,借口不在京中,不肯见他。

  他对和他前后脚赶到的心腹幕僚西门凉叹道:“孤如今才知人情冷暖。”

  西门凉安慰道:“世子吉人天相,定能逢凶化吉。至于那些小人,不必介意。”

  没办法介意呀,现在荆州王府的人不说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也差不多了。谁不认为刘干进了廷尉署,绝无再出来的可能?这是看衰荆州王府的节奏啊。

  刘泽眉头紧皱,沈定倒是见了他,一番冷嘲热讽,一点面子也不给。他听说过沈定的为人,可堂堂宗室、荆州王,有志于帝位的人,被一个臣子如此嘲讽,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西门凉献策:“王爷只要取信于陛下,一切都将反转。”

  只要刘询肯为他的忠诚背书,刘干谋害皇子的罪名自有沈定开脱,到时势必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不仅刘干无事出狱,荆州王府继续显赫,甚至帝位可期。

  刘泽长叹一声:“也只有如此了。”

  一旦他登上权力颠峰,今日狗眼看人低的那些人,他必然一个都不放过。

  刘询在宣室殿见他,问了他的身体状况后,道:“卿既到京城,先住一段时间再回去。”然后不管他,自顾自起身走了。

  既没提起刘干,也没问他请诏进京做什么,就这样走了。

  刘泽愕然,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貌似要得到刘询的谅解挺难啊。而且,自己比他大两辈,他却不以宗族称呼,而称自己为“卿”,这是什么意思?

  秦岭草木茂盛,蚊虫也多,程墨一边往手中涂消肿的草药汁,一边道:“沈定把他拒之门外?”

  如果让刘泽父子相见,那不是沈定的风格,没给他好脸色就对了。

  赶来报信的是雷昆,一边忍受蚊虫的叮咬,一边道:“是,京中那些大人们对荆州王也没很不待见。”

  现在都在传荆州王会被削爵,大家避都来不及,谁敢往前凑?

  “刘干现在怎么样?”

  “没有受刑,不过精神萎靡,人很憔悴。”

  这就对了,在刘询没有要刘干死之前,沈定还是给他留一些脸面的。在沈定眼里,只有皇帝,没有别人,管你是什么人,到他这里,只有皇帝想办的人,和皇帝不想办的人。

  “荀优呢?”

  “严刑拷打,被打得没有人形。”雷昆也有些看不过眼了,道:“荆州王放出风声,刘干受荀优所惑,才会谋害皇子,看来他凶多吉少了。”

  荀优奄奄一息,躺在发霉发臭的狱中,悔青了肠子,想想自己以前多么逍遥自在,偏利欲熏心,好好的荆州名士不做,投效刘泽,又为马前卒,随同刘干到京城打前锋,现在成为弃子,离死不远,怪得谁来?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2950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