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43章 在蚊子面前狼狈败退

第843章 在蚊子面前狼狈败退

  北安王程墨在傅三宝眼里,很神秘,程墨曾为刘干接风洗尘,两人以兄弟相称,好得不得了,可是后来不知为什么,说翻脸就翻脸,跟翻书似的,那叫一个快。

  可细想起来,说翻脸也不像,因为刘干出事没两天,程墨便离京,说是游玩去了。是游玩还是为刘干求情未果,愤而离京,谁知道呢。

  傅三宝身为侍卫副队长,不曾亲身参与机密,很多时候只能在外面候着,内中隐秘实是无法了解。他只知道,刘干曾有一段时间和程墨走得很近。

  做为唯一逃脱的幸存者,也是刘干进京后所有行动的知情人,傅三宝随同进京。看刘泽一筹莫展,他进言,不如尝试向程墨问计。

  程墨打算进秦岭玩两个月,再回京,可刚进秦岭,便在漫山遍野的蚊子追赶下,狼狈败退。山林中,蚊子实在太多了,成把的艾草使劲熏,也驱赶不走蚊子。哪怕出发前,他带上蚊帐,也不顶用。

  夏天草林茂盛,一到黄昏,蚊子遮天蔽日,无处不在,不要说程墨、武空,就是张清也被叮得嗷嗷叫,嚷嚷快回京。

  回到城郊,看到农家的茅草屋上飘起袅袅炊烟,一群人都觉得很亲切,终于回来了。

  当晚歇在农家,张清脱得赤条条的,指着全身上下数不清的大包给程墨看:“以后我再也不来这种鬼地方了。”

  程墨也没好到哪里去,蚊子叮咬时,只顾不停挥袖拍打,护住头脸,别的地方全然顾不上,偏偏这些蚊子特别彪悍,个头特别大,往衣服里钻,一口叮下去,立即肿一个大包,皮肤又红又痒又热。

  武空也觉得受不了,难得地开始脱衣服,跟张清一样脱得赤条条,然后跳进井水中,想用井水的清凉消除皮肤的痒热,侍卫们也急着提水,井水边一片忙乱。

  程墨吩咐农家用艾草煮水,晾至温热,然后脱衣泡了进去。艾草有消毒作用,泡了小半个时辰,又痒又热的感觉已经好了很多。

  张清见有效果,连声催促农家煮艾草水。侍卫们也有样学样,直忙到半夜,才消停。天亮赶路,快到城门口时,遇到赶来的肖太医,一见众人的形容,倒吸一口冷气。

  一行人回到北安王府,又是一阵忙乱。大厨房不停把肖太医开的草药烧开,盛在大木桶里,由小厮们抬了,送到指定的院子。

  张清坚持要和程墨一个房间泡草药水,于是三只大浴桶摆成品字型,热气蒸腾,三人除了头脸外,全身都泡在药水中。

  肖培开的草药效果不错,刚烧开的药水很热,人泡在里面,大汗淋漓,只感觉到热,反而感觉不到痒,张清大呼过瘾,不知哪根筋不对,竟然唱起歌来。他唱的是《诗经》,辞藻华丽,曲调高雅,再配上他光洁溜溜的样子,太有画面感了。

  程墨笑得不行。

  武空摇了摇头,道:“十二郎越来越不像话了。”

  其实张清比以前成熟多了,起码在主持供暖局的工作时,态度很端正,对下属也多有关心。但他在武空眼中,却一直是那个没长大的少年。

  张清拍了一下水面,水花四溅,歌声不断,算是回应他。

  程墨笑道:“由得他去吧。他身娇肉贵,没吃过苦,什么时候受过这个罪?”

  所以,那么多人挨叮,侍卫们为了帮他们驱赶蚊子,连脸都顾不上遮一下,不少人被叮得满头包,跟猪头似的,都没叫一声苦,只有张清大喊大叫。

  武空道:“您就惯着他吧。”

  看把他惯成什么样了。

  现在安国公对张清放心得很,不仅再没有训斥他,有事还会和他商量。程墨不说看着他点,反而这么惯着他,真不知以后怎么好。武空忧心忡忡。

  榆树进来禀报:“荆州王求见。”

  刘泽觐见皇帝,没有一息,皇帝便走了,只说一句,内容是什么,但凡有点手段的人都知道。现在他已成为京城的笑话。皇帝脾气这么好,都不愿敷衍他,可见对他有多厌恶了。

  站在颠峰上的这些人,哪个不是人精,哪个不清楚揣测圣意才是保家族长盛不衰的法宝?那些曾跟他会面的朝臣后悔了,哪怕看在他往年送很多礼的份上,见了他,见面尽是推托,可谁知道皇帝会怎么想?万一皇帝误会自己跟刘泽是一伙,以后一块儿清算可怎么办?

  这些人纷纷寻找机会跟刘泽划清界线,更有人大肆说刘泽的坏话。人无完人,哪怕刘泽远在荆州,也有人编造他的趣事当笑话传。

  这些,程墨全都清楚。

  “你就说本王外出访友未归。”程墨自然不会跟他搅和到一起。

  张清抱怨道:“他能当荆州王,不过仰仗太祖的兄弟之情,有什么好不满足的?真不知道他的脑子怎么想。”

  武空咳了一声。

  “我没说错啊,难道他有什么功劳不成?说实话四哥就是不爱听。”张清嘀咕。

  武家苦笑,难道你我不是依靠祖上余荫么?所谓含着金钥匙出生,说的就是我们这些人啊。刘泽只不过起点更高一些,还是宗室而已。有资格说这种话的,只有五郎,人家完全靠自己,赤手空拳闯下偌大的家业,并且历经二朝,圣眷极隆。

  程墨道:“投胎是门技术活,他能投胎为荆州王,也是本事。”

  张清噗嗤一声笑,击掌道:“五哥说得是。我还是和五哥说话舒服,四哥心事重重,像个小老头。”

  武空满脑门黑线,他还没到留胡子的年纪,说什么小老头?

  程墨哈哈大笑,道:“是极,人生在世,便该及时行业,总是瞻前顾后,活着有什么意思?”

  “是极是极,哈哈。”张清附和。

  武空无奈摇头。

  程墨为异姓王,是无数人梦寐以求都求不来的,此时唯低调才能自保,张清只是一个供暖局的局长,要走的路还很长,说什么及时行乐?再一个,到程墨这样的高度,也不必在乎世人的眼光,只要皇帝不想动他,他便安稳做他的北安王,有谁能比?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3074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