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51章 请托

第851章 请托

  感谢gxr投月票。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程墨是暗地里下死手,表面上笑呵呵的主,哪会给刘泽脸色看?他翻身下马,笑眯眯道:“荆州王,这是要去哪里?”

  难道你不知道沈定抄了你在京城的祖宅吗?还有闲心到处逛,这心得有多大?

  “北安王说哪里话,我是特地过府拜访的。贵府的门子脾气可真大,幸亏遇到你,要不然我可进不了你的大门呢。”

  刘泽在荆州当土皇帝时间太长了,何况受过气,上次狗子给他脸色看,这次不免小小讥刺程墨一下。如果程墨能处治那个讨人嫌的门子就好了。

  程墨别提多鄙视他了,你是为当皇帝搭上身家性命的人,好意思跟一个门子计较?这样不是显得你跟门子同一档次吗?那还当毛的皇帝啊。

  不要说程墨从没看好过他,就算以前看好他,凭这句话,也要动摇了。别说是皇帝,哪怕他只是荆州王,也不该如此自降身份。

  “荆州王要到寒舍喝茶?快请。”程墨不理他的冷嘲热讽,拉起他就走。你府邸被围都不急,我急什么呀。

  后边雷昆傻眼了,狠狠瞪了刘泽的背景一眼,心想,沈廷尉办事就是牢靠,这荆州王真不是东西,就该抄了他的家,把他全家下诏狱。一边诅咒,一边牵踏雪往回走。

  踏雪出了府门,长嘶一声,很是高兴,准备奔驰一番,没想到主人却下马,又有人把它往回牵,不禁叫了两声,以示抗议。

  刘泽走得比程墨还急,比程墨快半步迈进门槛,不是他自恃比程墨多一层宗室的身份,而是他急啊,再迟,祖宅就被沈定抄了。

  两人在花厅坐下,刘泽二话不说,从袖里抽出一张折得四四方方的丝帕,递了过去,道:“北安王请看。”

  程墨先不接丝帕,讶然道:“这是?”

  “宗正寺的亲笔信。”刘泽一直以自己的身份为傲,虽说对刘质不以为然,但在外人面前,还是很维护宗室的面子的,无他,唯有宗室的身份,才有可能合法政变,坐上那个他觊觎已久的位子,如果不是宗室,那个位子他是一丁点机会也没有的。

  程墨更讶异了,道:“宗正寺为何写亲笔信给我?”

  宗正寺刘质,他见过几次,却从无交往,原因很简单,程墨不是宗室,宗正寺权力再大,也管不到他头上来。而刘泽年近八旬,他心里年龄三十多,这一世的外貌年龄只有二十出头,刘泽的曾孙都要比他大几岁,两人怎么会有共同语言?没有来往,不是很正常嘛。

  因而,刘质这封信,便显得突兀之至,交浅言深,不是好事啊。

  刘泽本来自信满满,以为有刘质出面,程墨不得不给面子,没想到他脸上笑容不减半分,却不接桌上的丝帕。

  “北安王看过便知。”他把丝帕往前推了推。

  白色的丝帕透出黑色的墨迹,可见确实是信。

  程墨依然不接,道:“宗正寺有什么话吩咐本王?”

  宗正寺为九卿,可是级别却比王爵差得远了,俗话说,裂土封王,天下间,除了皇帝,有谁能高得过王去?何况程墨因军功封为异姓王,有功于国,与袭爵的王不同。

  刘泽一听这话变味,马上道:“北安王言重了,宗正室并无差遣北安王之意,只是我有事相托,担心北安王不肯援手,宗正寺是我族叔,见我为难,便帮我写一封信,请托一番。”

  倒不是刘泽良心发现,而是信是他带来的,万一传扬出去,他也吃不了兜着走。

  “不知你有什么事?若是本王力所能及的,定然相帮,若是本王力有不逮的,只怕不能从命。”程墨脸色微冷,再没刚才的客气。

  求人办事,当然要看人脸色,何况大家同为王,级别相当,程墨又简在帝心,是刘询跟前的红人,不知有多少人要看他的脸色而不可得。刘泽倒没觉得自己陪笑脸有什么不对。

  “小儿刘干进京觐见,曾蒙北安王接风洗尘,本王感激不尽。如今他被沈定那疯狗诬陷进了诏狱,沈定那疯狗又瞄上我的幕僚西门凉,以要本王交出西门凉为由,率众包围本王的府邸。唉,本王来到京城,人地生疏,被沈定这疯狗欺负,也没什么可说的。

  只是大家同为王,北安王又久居京城,难道就不寒心吗?要知道,今日本王的遭遇,便是明日北安王的下场啊。”

  我呸,你个乌鸦嘴。程墨道:“荆州王到底要说什么?若是没什么事,你请便,我还有事呢。你刚才也看到了,本王正要外出。”

  我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刘泽睁大眼,见程墨似笑非笑的神情,突然明白,人家这是变着法儿拒绝他呢。

  他把刘质的信摊开铺在桌上,正面对着程墨,这样,不管程墨愿不愿意看,都能看到信的内容,也就不能再装了。

  可惜,他还是低估了程墨睁眼说瞎话的程度。程墨还真就“睁眼瞎”了,扫了丝帕一眼,看清了内容,却依然道:“荆州王要没什么事……”

  “北安王,求你救小儿一救。”

  刘泽见程墨站起来要走,急了,顾不上别的,一句话脱口而出。

  “这就对了嘛,有事说事,何必扯上别人呢?”程墨复又坐下,一阵风过来,桌上那张丝帕被风吹起,轻飘飘地飞起,落在刘泽脚边,刘泽目瞪口呆,难道连刘质的话也不好使?

  其实只要易位而处,他便明白,程墨断断不会接受刘质的请托,两人没交情,他犯不着卖刘质人情,更加重要的是,刘干进诏狱,是他一手操办的,哪有自己拆自己台的道理?他现在许诺什么,岂不是笑话?

  “实不相瞒,令郎谋害皇子,陛下雷霆震怒,要不是我为令郎求情,令郎的脑袋早就不在颈上了。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么多。”

  刘泽呆住了,难道说,程墨真心和刘干交朋友?要不然怎会为刘干求情?可是,又觉得哪里不对,很不对。

  饶是刘泽老奸巨滑,也想不透其中关键。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3550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