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52章 顾左右而言他

第852章 顾左右而言他

  “外间传闻,北安王圣眷极隆,想必是真的。可是圣眷再隆,也是臣子,也得仰他人鼻息。难道你就没想过,更进一步,更上层楼吗?”刘泽的心机世故不是刘干可比,很快抛开心中的不解,道:“命握在人手,生死操于他人一念之间,哪有握在自己手中放心?”

  他眼神灼灼望着程墨,程墨却神色坦然,道:“做臣子有做臣子的好,何必非要爬上那个位子,才一切尽在掌握?”

  如果刘泽知道程墨重活一世,最大的愿望是混吃等死,不知会做何感想。

  刘泽一副你太年轻,不懂人心险恶的语气,道:“现在他依赖你,自然千好万好,等有一天,他翅膀硬了,会嫌你知道他的底细,用尽一切手段抹杀你。太祖那样的英雄,坐了江山后,昔日追随他的老兄弟,几个有好下场?五郎,三思哪。”

  一声五郎拉近彼此的距离,极尽关切的语气,道貌岸然的长者风范,一切似乎都在为程墨担心,所有出点似乎都为程墨好。如果程墨真是一个不谙世事的青年,又不知刘干做的那些事,或许会被他迷惑。现在当然不会。

  程墨微微一笑,闲着也是闲着,不妨跟刘泽胡扯一番,把他绊在这里,看沈定有没有胆子,在没有诏书的情况下,攻进荆州王府,抄了刘泽在京城的落脚点,说不定搜到证据呢。

  “以后的事,谁说得清?更进一步太危险了。”程墨摇头。

  若他愤而指责刘泽大逆不道,刘泽自是拂袖而去,现在他态度平和,只不过天性使然,不愿轻易接受刘询会翻脸无情的事实而已,刘泽自然要好好引导一番。

  在刘泽循循善诱的当口,沈定要求刘泽一个时辰内把西门凉交出来,要不然便冲进去。

  刘泽带到京城的幕僚随从侍卫愤懑不已,却束手无策,整座府邸被围,无法出入,想派人去找刘泽,都出不去。

  这当口,幕僚们又争执起来,分成两派,一派主张把西门凉交出去,一派坚持和沈定死磕到底,不就是一个廷尉吗,刘泽可是宗室,若屈服于沈定的淫威,有朝一日当了皇帝,也是屈辱。

  两派吵得不可开交,突然大门砰的一声巨响,却是差役们抬了一段木头开始撞门。

  “这可怎么好?你们快拿个主意啊。”有人急得声音都变了,再不想办法,他们只好去诏狱吵个够了,就是不知沈定可有耐心听他们吵架。

  幕僚们集体沉默,他们是饱读之士,这会儿也只好秀才见到兵,有理说不清了。还是一个侍卫急中生智,使出高来高去的本事,越过院墙,出院寻找刘泽。

  差役们见一条人影越过头顶,遁向远处,连声呼喝,哪里追得上?

  沈定冷冷道:“给我用力撞,把门撞开。”

  差役们更加卖力地撞门。

  和荆州王府门前剑拔弩张相比,北安王府一片祥和,花厅中茶香袅袅。程墨把一杯热茶放在刘泽面前,往大迎枕一靠,闲散地道:“世叔说得是,人活一世,草活一春,若不能随心所欲,岂不无趣?”

  刘泽认真地纠正:“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随心所欲,可不是像你这样,年纪轻轻便想归隐山林。”

  刚才程墨大谈特谈要选一风光秀丽之地,建一座豪华庄园,在那里养老。

  你要养老也得先帮我把大事做成再说。这不,刘泽在极力劝说,先拉关系,再攀交情,以长辈的身份,要打动程墨,让程墨帮忙救出刘干,再助他登上宝座。

  日影西斜,投在花厅前的空地上,一片开得正艳的芍药更加娇艳欲滴。

  程墨喝了半天茶,有些饿了,招呼刘泽:“世叔吃点心,北安王府立府不足三年,可不敢夸口与荆州王府比肩,只是这点心,我有信心不比贵府差。”

  说着,拿起碟子上的点心放嘴里大嚼。

  刘泽的探子遍布京城,哪会不知道北安王府的吃食名扬京城。桌上的点心色泽诱人,香气扑鼻,任谁都会食指大动,可他现在一心想说服程墨,哪有心情吃点心?看程墨吃得香甜,只是苦笑。

  “世叔快别客气,尽管吃。”程墨招呼着,又拿起一块。

  点心很新鲜,外皮酥脆,馅料松软,味道确实不错。

  眼看程墨第二块点心下肚,又拿起一块,刘泽苦笑道:“你很饿么?”

  “饿。这茶啊,消食,我们喝了一下午茶水,不吃几块点心垫垫怎么成?”程墨说着,拿起第四块,几乎是一碟拿一块,片刻间,把四碟点心都吃遍了。

  开玩笑,两人喝了快一个时辰的茶,他总共换了三泡,那是前世俗称工夫茶的浓茶啊,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哪能不饿?

  “一下午?”刘泽悚然一惊,一看日影,天都快黑了。

  不成,他得回去,再不回去,指不定沈定会干出什么事来呢。他顾不上和程墨说话,霍地起身。

  程墨还在招呼,见他站起来,奇道:“世叔怎么不吃?难道嫌我府上的点心不好吃么?”

  现在哪是吃点心的时候?刘泽再次生出看不懂程墨的感觉,心底浮起深深的无力感。这个一脸阳光的俊朗青年,真的有这么深的心机么?

  “我府上还有事,得去瞧瞧。”最终,他只能这么说。

  程墨抽出帕子擦了擦嘴,道:“反正我闲着无事,不如去世叔府上做客,世叔不会拒绝吧?”我本来就要去看热闹嘛,也不知现在沈定打进去了没有。

  刘泽略一犹豫,程墨却没容他拒绝,拉起他就走,直到上了马车,刘泽才憋出一句话:“五郎难道知道我府上有事?”

  这时马车已快驶到荆州王府,远处隐隐传来沸腾的人声。

  出来寻找刘泽的侍卫跟没头苍蝇似的,跑了几个刘泽平日常去的地方,都没找到,站在十字街头,不知何去何从。他平时沉默寡言,不得刘泽待见,要不是一身艺业惊人,也不会随刘泽进京。

  他哪知道刘泽去哪呢。就在他茫然时,远处一辆熟悉的马车映入眼帘,他不禁眼中一亮,一个纵跃,扑了过去。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3550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