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56章 死了

第856章 死了

  感谢yangxinsem投月票。

  云可长相清秀,一笑唇边浮现一个小小的酒窝。他常被人当成小姑娘,在军伍时,因此没少和人打架。被调到司隶校尉后,他是最卖力,成绩最好的一个人。这次,亏得他随机应变,才让沈定和刘泽的矛盾激化。

  他把马鞭交给车夫,钻进车中,笑嘻嘻道:“王爷。”

  马车再宽敞,也比不得房屋,程墨示意他在下首坐了,道:“沈廷尉府中什么情况?”

  “几个宫人寸步不离守着陈夫人,陈夫人气得捶床大骂,说她连死都死不了。”云可有些兴灾乐祸,以他的年纪,无法体会到沈定夫妇丧子的悲痛。

  程墨道:“沈廷尉拿下西门凉,定会好好审问,沈府你不能去了,让雷昆跟着,看能不能从西门凉嘴里撬出什么。”

  西门凉临走前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怕是很难。

  云可应了,道:“沈廷尉为官清廉,属下在他府外守了五天,就没见过他家有吃剩的饭食。”语气中,多少有些尊敬的意思在里头。

  廷尉位列九卿,别人做到这么大的官,婢仆成群不在话下,哪像他,清苦成这样。

  程墨道:“这是他的选择,别人不好说什么。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要是我,才不选这样的路,这都图什么呀。”云可伸了伸舌头,他一直不明白,既然陈氏生的孩子都不行,为什么不纳几房妾侍呢。不过这得问沈定,别人再看不懂,也不敢胡乱置评,惹上沈定,会死得很惨的。

  荆州王府门口动静闹得这么大,刘询也听说了,沉默半晌,道:“大哥在场?”

  小陆子道:“是,听说当时荆州王劝北安王同气连枝,要北安王帮他一把,可是北安王没有答应。”

  他飞快睃了刘询一眼,在他看来,刘泽就该千刀万剐,锉骨扬灰,别留在世上祸害人。程墨没帮他,真是太对了。只是他不明白,程墨为什么会跑去看热闹呢?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拍砖头吗?

  廊下候着的内侍们和程墨打招呼,刘询听到声音抬头,程墨已走了进来,行礼参见,动作如行云流水。

  “大哥快坐。”刘询示意小陆子退下。

  程墨还没进门,就见小陆子佝偻着腰,凑在刘询跟前不知说什么,那神态,完全是一副八卦的嘴脸。这是在说谁的坏话?

  小陆子朝程墨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程墨不知郑春有事出宫,刚好路过荆州王府,远远见围了一大群人,跟人一打听,原来是这么回事,于是果断回宫禀报,还以为小陆子说他坏话,见他来了心虚呢。

  他朝小陆子笑笑,待小陆子退出去,把刚才发生的事原原本本说了,道:“臣以为能当场搜查荆州王府,没想到西门凉赴死护主,现在只好静观其变了。”

  这么重要的事,程墨手握司隶校尉,职责所在,是要上报的。他的消息竟没有郑春来得快,让刘询心里有些不舒服,特别是,程墨还在现场,他在现场干什么?为什么迟迟不上报?现在总算释然了,道:“宣沈卿觐见。”

  沈定很生气,非常生气,大动干戈才把西门凉拿住,以为能打开一个缺口,没想到一不小心,让西门凉自尽了。

  是的,西门凉上车前,袖里藏了一把匕首,上车后趁差役们没注意,插进心脏,血跟喷泉似的,汹涌而出,一匕首毙命。沈定得报,赶过来时,只看一眼,都不用看第二眼,便知道西门凉死得不能再死了。

  沈定发了一通脾气,正要去找刘泽的晦气,见刘询宣,只好先进宫。

  “死了?”刘询看他的眼神满满的写着怀疑,这样赤果果怀疑的神色,别人可以经常有,但对刘询来说,确实不常见,起码程墨认识他这么长时间,还是头一次瞧见。

  沈定一口血憋在嗓子眼里,差点憋到内伤。他不惜得罪宗室,就为找突破口,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西门凉拿下,没想到这货居然自杀了,他找谁说理去?

  “是,臣无能,臣请陛下赐一道诏书,着荆州王到廷尉署配合调查。”

  刘询像看白痴一样看他。诏书这东西代表皇帝,也就是他本人的意志,要能下诏书抄刘泽的家,用得着这么麻烦吗?刘询第一次觉得沈定不靠谱。

  他这么一个眼神过去,沈定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再看旁边端一杯茶慢慢喝的程墨,不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道:“北安王,您当时也在场,可曾看到西门凉怀揣匕首?”

  想祸水东引,门儿都没有!你本职工作没做好,怪得谁来?程墨把一杯喝完,放下茶杯,拢了拢袖,端的是云淡风轻,道:“本王只是一个闲散王爷,可不像沈廷尉般,是断案高手。”

  沈定道:“马有失蹄,不足为奇啊。陛下,臣这就去找荆州王,问他要说法。”

  人死在你手里,你还纠缠个没完,这就是不讲理了。不过,程墨和刘询乐见其成,两人都没表示,沈定当他们默认了。

  荆州王府大门紧闭,几个幕僚劝刘泽把一些违禁物事毁掉,书信撕掉。刘泽有些犹豫,这些东西是他千里迢迢从荆州带来的,是欲在京城一举得手的决心,现在毁了,以后如愿以偿,哪有现成的东西可用?

  得报沈定来了,他怒道:“打出去。”

  沈定岂是他说打就能打的,老苍头刚传完话,就被拨到一边了,差役们推开门,沈定昂然而入。

  幕僚献计:“王爷,当此多事之秋,不如如此这般。”

  刘泽皱眉道:“这么一来,岂不是要把这些东西毁了?”说来说去,你们就是要毁掉我从荆州带来的宝贝啊,这些东西,我准备多年了。

  “不如此,不足以自保。先自保,再取信于陛下。王爷,世子在诏狱,日夜盼望您前去搭救,您可不要让世子失望呀。”幕僚语重心长道。

  这位幕僚名叫闵贤,也是竞争第一幕僚的积极份子之一,不过眼看荀优身陷诏狱,生死不知,西门凉先是被打得半死,接着众目睽睽之下被抓走,不禁心惊。但他还是尽心尽力地为主子献策。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3753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