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58章 搜查

第858章 搜查

  赵雨菲外出回府,在府门口瞧见几个侍卫模样的人和狗子几人生冲突,推推搡搡的,对方身量比狗子他们高,又在自家门口,赵雨菲看不过眼,出声喝斥,没想到这是刘泽撒赖耍泼的手段,指使侍卫闹事,希望引出程墨。

  程墨没现身,刚好遇到赵雨菲,正中他下怀。女人总是心软,好说话些嘛,于是自降身份,把自己有多惨说多惨,还洒了几滴泪。

  那么老一个男人,当着所有人的面,哭得像个孩子似的,赵雨菲觉得心酸,又听他说跟程墨交情多么好,于是让他进府。当然,别的人,所有的车马,都不能进。

  赵雨菲只是善良,可不傻,见程墨说话的语气不对,赶紧把情况对程墨说了。程墨温声道:“没事,你忙你的去吧。”

  赵雨菲狠狠瞪刘泽一眼,转头走了,回后院跟苏妙华说起上刘泽当的事,苏妙华拍胸脯道:“你别生气,我去教训他。”嗖的一声翻上屋顶,没影儿了。

  “我什么时候生气了?”赵雨菲郁闷。

  花厅中,程墨道:“这么说,府门口五辆大车东西不是世叔送我的?要是无主之物,我就切之不恭了。来人啊,把府外五辆大车赶入府中。”

  有人应了一声,就要去,刘泽赶紧道:“且慢。五郎,我现在的处境你明白,沈定老匹夫跟疯狗似的,紧咬我不放,陛下听信他的谗言,不肯见我,除了你,可真没有人能帮我了。五郎啊,今日援手之恩,我满门上下,没齿或忘,你要什么,尽管开口。”

  把江南给你,你看不上眼,如果分一半江山给你呢?刘泽这么说,也有试探程墨的意思。

  程墨很光棍地道:“我要的不多,你把门外那五辆大车东西给我就成。”

  “呵呵,五郎,车里是我的换洗衣裳,要是给你,怕是我得光着身子了。”

  刘泽笑得和气,心中暗赞还是闵贤有决断,要真按他的脾气,来一个祸水东引,以借住在这里为名,把那些东西藏在北安王府,要用时再想办法来取就是。果不期然,程墨瞄上那五辆大车,怀疑里面有违禁物事。

  “最近手头紧,天气都这么热了,夏装还没做呢,我这都穿去年的旧衣服,唉,穷哪。”程墨哭完穷,道:“世叔带了衣服过来正好,我可以省不少钱呢。”

  刘泽脸颊抽蓄,你衣着光鲜,衣裳明显是第一次上身,说什么没钱,只能穿旧衣服的鬼话?可他心里也清楚,程墨信不过他,想搜查,车里确实是一些细软,他身为宗室、荆州王,出行自然不可能像小门小户人家,弄个褡裢背在身上,只要没违禁物事,让程墨搜上一搜又有何妨?

  “如果五郎看中什么,尽管拿去就是。”他故作大方道。

  五辆马车被赶了进来,仆役们把车里的东西搬下来,分门别类放好、打开,程墨认真看了,道:“不愧是荆州王,食的用的,都与众不同。这是什么?”

  他手拿一个上窄下宽,四方形状的器皿,左看右看,又用手敲敲,放耳边听声音,道:“这是金子做的?”

  刘泽淡定得很,这些东西他一一过目,一丁点违禁的物事也没有,见程墨拿起这个看,笑道:“我养了一条狗,这是装狗粮的器具。”

  “狗碗啊?世叔果然富有,狗碗用金子铸的。只是狗呢?”程墨左右张望一番,道:“在哪?”

  一个侍卫弯腰放下什么,只见一只巴掌大的雪白小狗儿怯怯站在地上,不知谁打了个喷嚏,小狗儿受了惊吓,飞也似跑到侍卫身边,抓住他的袍角爬了上去,藏起他的怀里。

  刘泽道:“这是我的爱犬。”

  还爱犬呢,你要说这是从外面随意捡来的流浪狗,我还真信。程墨看了那个侍卫一眼,记住他的形貌,道:“难怪世人都说荆州王富可敌国,果然传言不虚。”

  “富国敌国说不上,只是拜太祖所赐,封为荆州王,太祖顾念兄弟之情,多有赏赐,传到我这一代,这些赏赐还在而已。”

  “太祖赏赐的东西,你用来喂狗?世叔,这话以后万万不能乱说,要是让御史听到,参上一本,就糟了。”程墨一边把玩那碗,一边道。

  我什么时候说这个碗是太祖赏赐的了?刘泽道:“五郎要是喜欢,尽管拿去。”

  “那怎么成。这可是太祖赏赐的东西。我怎能乱拿?”程墨翻来覆去看了半天,才放下这碗,走了两步,眼睛还舍不得离开。

  旁边众侍卫忍不住齐齐翻白眼,送你你不要,又看个不停,是什么意思?

  程墨东看西看,看了半天,一件违禁的东西也没有,他不信刘泽志在天下,会没有这些东西。一个人心心念念某个身份,怎么可能不眼红那些能体现这种身份的东西?可是这些东西在哪里呢?难道藏在荆州王府?

  程墨眼珠子一转,道:“世叔啊,我府上地方多,你非要住进来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我同为王,俗话说,王不见王,怕是有些不方便哪。”

  刘泽一听他语气松动,大喜,道:“这有何妨,我不过是客居京城,觐见毕便辞驾回荆州,住一段时间而已,又不是长住。”

  “不行不行,若是让御史们知道,定然弹劾我。”程墨头摇得像拨浪鼓。

  刘泽道:“我带到京城的物事全在这里了,五郎看中什么,尽管拿去。”

  “那怎么成,君子不夺人所好,我哪能拿世叔的东西?”

  也得你的东西我看上眼才行啊。

  刘泽知道这些东西拿不出手,可他都许诺事成之后,把江南划给程墨,让程墨自立为帝了,程墨还不答应,难道跟他一样,志在京城?这个是断断不能让的。

  说起来,还真是父子同心,刘泽和刘干不约而同许诺把江南划给程墨,一来江南富饶,拿得出手,二来距离遥远,不便治理,割让江南,再合适不过了。

  “五郎,我们入内坐下说话。”刘泽让侍卫把东西收拾好。东西看过了,这就商量一下,看程墨开出什么条件了。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3876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