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61章 傻子

第861章 傻子

  刘奭睡醒,找不到佳佳,不停吵闹,谁哄都不行,连亲娘哄都不肯停。孩子天性使然,一个哭,另一个也跟着哭,一时间,两个孩子哭得一个比一个大声,许平君头大,只好把他们送过来了。

  沈定在旁边瞪眼。程墨道:“殿下在我这里种了一棵桑树,每天必定亲自浇水,别人浇水他不放心。想必回宫后担心桑树,因而急急赶回来。”

  小6子干笑道:“是呢是呢,殿下不放心桑树,非要亲自守护。”

  谁能想到殿下才四岁,就缠着人家的小女娃儿不放啊,传出去不好听呢。知道内情的小6子纳闷不已。这件事委实奇怪之至,难道现在的小孩子开窍这么早?

  程墨来自现代,多少了解一点刘奭的为人,这货跟英明神武半点不沾边,还是个糊涂人,好色程度虽不如儿子刘骜,但王昭君在他宫中多年,直至自请出塞和亲,他才知道宫中有这么漂亮的女人,现代无数电视剧演到这一段剧情,都会着重表现汉元帝想反悔又碍着皇帝的尊严,不得不忍痛割爱送王昭帝出塞的苦逼纠结。

  三岁看大,刘奭是什么样的人,程墨心里多少有点底。

  两人目光相对,都呵呵笑了起来。

  沈定敏锐地觉得他们有秘密瞒着自己,可什么秘密呢?他刚要拿出审案的手段,逼问一番,程墨开口了:“我这里孩子多,令孙若是不嫌弃,可以和孩子们一块儿玩。”

  小6子很识相地帮腔:“陛下已经把两位殿下送过来,沈廷尉,你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对沈定,小6子打从心里不喜欢,理由很简单,这人成天顶着一张死人脸,看谁都像要谋反的样子,谁会喜欢这样的人?

  刘奭一溜烟跑得不见人影,刘章由内侍抱着,追了过去。沈定望着甬道上洒落一地的日影,道:“好。”

  就让孙子和皇子们一块儿玩吧,哪怕受欺负,也总比一个人坐着流鼻涕强。想到附近的孩子都不愿意和孙子玩,沈定心里堵得厉害。

  八岁的小沈被送了过来,脸上脏兮兮的,两管鼻涕拖得老长,口水顺着嘴角直往下淌,看着恶心无比。

  刘奭只瞄一眼,便果断扭身。

  佳佳也觉得恶心,站在远处观望,倒是青青的性子跟母亲有点相似,不嫌弃小沈,掏出小手帕帮他擦鼻涕,道:“小哥哥不哭。”

  “嗯嗯。”小沈用力点头。

  程墨招呼两个女儿:“带沈家哥哥去看你们种的桑树。”

  北安王府养蚕,虽然不是很多,但一年出产三五千束丝是有的,养蚕必须有桑树,大批量养蚕必须有桑田,北安王府的桑田在郊外,每天有仆役采了新鲜的桑叶送到府中。

  有一天,刘奭看到蠕动的蚕,一时兴起,想养蚕,管事告诉他,要养蚕必须先种桑树,要不然蚕宝宝没有吃的,会饿死,于是,一株桑树从桑田移到府里。

  这棵树,刘奭非要和佳佳分享,就差在树上刻上两人的名字了,没刻那是因为刘奭还小,不懂这个。

  桑树苗高不到三丈高,三枝枝丫向空中伸展,嫩绿的树叶小小的,皱巴巴的,移过来还没有成活。

  刘奭骄傲地道:“这是我的树。”边说边牵起佳佳的小手,道:“我分给佳佳一半。”

  佳佳毫不犹豫甩开他的手,跑到父亲身边,仰起小脸,道:“我也要有自己的桑树。”

  她实在厌烦刘奭这个跟屁虫,好不容易甩掉,又跑回来。

  程墨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道:“好,就在这里种一排桑树,你们都有。”

  很快有仆役在花园的空地上开垦出一小片农田,从桑田里移了十几株桑树过来,刘奭抢着自己种,又抡不起小铁锹,小6子生怕他扭伤手臂,要帮他挖土,他不让,两人正争抢小铁锹的当口,小沈不声不响走过去,捡起旁边一支小铁锹,认真挖起来,不一会儿,挖了一个洞,把桑树插进去。

  程墨帮他扶正固定树杆,他很快种好一株桑树,得意地瞟了刘奭一眼,又开始挖第二个洞。他成天吃和睡,身体又壮又胖,八岁的身高,跟十岁的孩子差不多,力气也大,挖起土来简直不是刘奭一个正常四岁孩子可比。

  在佳佳面前被打脸,刘奭怒气填膺,丢下手里的小铁锹,冲过去就是一拳,打在小沈背上,小沈毫不在乎,继续挖他的土。

  沈定脸上阴晴不定,他从来没看到孙儿这副专注的神情,更重要的是,孙子不再流鼻涕口水了,倒是汗出如浆,那是热的。大热的天干活,出汗很正常。

  很快,小沈种了三棵桑树,累得大口喘气,还不忘挑衅地向刘奭扬了扬手里的小铁锹。

  刘奭气得哇哇大叫,挥动小拳头要和小沈干架。佳佳不耐烦地道:“大郎,你再这样,我不理你啦。”

  “佳佳,这傻子太可恶了,我教训教训他。”刘奭赶紧放软语气和佳佳商量,不过是一个傻子,他难道干不过傻子么?

  程墨道:“好了,都到凉亭里歇一会儿,喝水后再种树。”

  孩子们到凉亭洗脸吃点心,中间刘奭抢走两次小沈手里的玫瑰糕,因为点心够多,小沈手里的被抢,随即重新拿起一块,继续吃得津津有味,倒没有和刘奭计较。

  沈定难得地露出笑脸,热情万丈地对程墨道:“孩子就交给王爷了,需要什么东西尽管说,我送过来。”

  程墨翻白眼:“贵府有的,我这里难道没有?”

  “那是那是。”

  沈定笑得那叫一个谄媚,小6子看得毛骨悚然,这人,咋转变得这么快呢?要是说出去,谁会相信沈定会有巴结人的一天?

  程墨道:“放心吧,我这里孩子多,一块儿玩,有伴。”

  沈定望向凉亭中吃点心的孙子,第一次觉得孙子吃东西的样子不那么讨厌。他回府跟陈氏一说,陈氏听说孙子会种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道:“快,备车,看看去。”

  她一天没吃饭,起得急了,不免头晕眼花,哎哟一声又躺下。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4174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