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67章 天人交战

第867章 天人交战

  玉雕的茶盘呈椭圆型,长五尺三寸,宽三尺二寸,左上角一株苍劲的老梅,翠绿的枝叶,几朵红梅开得灿烂,右下角是一片竹林,微风吹过,拂动竹叶,仿佛能听到沙沙声。

  茶壶一侧是一簇菊花,一个男子醉态可掬卧在菊丛下,看样子是喝醉了。

  八个茶杯,杯壁上分别是形态各异的梅兰竹菊。

  沈定细细观赏,越是观赏越是爱不释手,移不开眼睛。他心里挣扎,这套茶具不用说,肯定价值连城,光是这么大块的翡翠,价值便不可限量,何况创思奇巧,雕工细腻?

  程墨换了细白的瓷器茶具,重新泡茶,把一杯茶放在沈定面前,道:“尝尝这茶。”

  “哦哦。”沈定应着,一双眼睛只是看着手里的玉杯,嘴唇跟杯沿凑到一起,要是他牙齿够硬,怕会张口啃了。

  “拿回去慢慢欣赏吧,不急。”程墨让榆树给他打包,榆树为难地摊手,谁敢从沈定手里夺东西,那是找死,可他不松手,没办法装进盒子。

  良久,沈定才牙疼似的道:“王爷,这份礼太贵重了,下官,我,无功不受禄。”

  “你我两家世交,些些薄礼,何足道哉。”程墨豪迈地道:“不过一套茶具,哪来这么多讲究?若是你过意不去,也送我一套茶具便是。我喜欢瓷器,干净,用着顺手。”

  旁边榆树脸颊抽搐,阿郎,你心别这么大成吗?这套茶具,可是王妃、夫人们的最爱,你这样不当回事,随手送人,真的好吗?

  沈定再次天人交战半晌,艰难地道:“我买下,如何?”

  他跟随张汤之初,便立誓以张汤为榜样,不收受一个铜板的贿/赂,现在这么贵重的茶具摆在眼前,让他处于两难境地,让他不知如何选择。

  “可以,但不知你想用多少银子买下这套茶具?”程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端起一杯茶,慢慢喝着。

  榆树突然觉得,自家阿郎极其可恶,有你这么挤兑人的吗?京城里,谁不知道沈廷尉两袖清风,家无余粮,连红白喜事都没钱应酬,哪里拿得出银子买这套茶具?世上仅有这样一套茶具,可说有价无市,那是价值连城啊。

  沈定没想到程墨如此直接,他不由怨怼地瞅着程墨,道:“你哪怕客气一下也好啊。”

  我说要买,是不想欠你的人情,收受你的贿/赂,可不是真要买啊。

  “你也需要客气吗?跟你说话就要直接啊,绕来绕去的,你又要疑神疑鬼了。我这不是让你开价吗?哪怕你开价一个铜板,我也卖,绝无二话。”

  程墨郑地有声,把沈定说得一怔一怔的,半天才道:“一个铜板,我开得了口吗?”

  有你开不了口的事吗?程墨鄙视,道:“一个铜板的交易难道不是交易?比如你花一个铜板买包子,银货两讫,交易也就完成了。”

  榆树小声嘀咕:“一个铜板哪里买得到一个包子?”

  包子是程墨带到这里的,素芳斋一个包子十个铜板,普通酒楼的包子便宜一半,也要五个铜板,这种新生事物从北安王府传出来不过两三年,现在还不是普通大众能够敞开了吃的时候,最多也就偶尔买一两个打打牙祭。

  一向只有沈定抢白别人,哪有别人敢抢白他?被程墨抢白几句,沈定很不自在,再听到榆树的嘀咕,更是恼羞成怒,道:“好,就一个铜板。”

  我看你怎么答应。他脑中刚浮起这样的念头,就听对面程墨轻笑道:“成交。”

  榆树一脸扭曲,宜安居的生意遍及天下,谁不说阿郎会做生意?现在却把这么一套珍贵无比的茶具卖了个地板价,这是为什么?

  沈定听到“成交”两字,第一时间怀疑自己的耳朵,却听程墨吩咐榆树把茶具包装好,送到沈定府上。

  榆树拉着脸,道:“沈廷尉,你手里的茶杯要不要装在盒子里?”

  以后这套茶具就是你的了,你还在乎多拿片刻,少拿片刻吗?

  沈定把茶杯交给榆树,看着榆树装进锦盒里,叫两个人进来抬走,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恍惚少年时,在外祖家遇到当时的表妹,现在的妻子,看她赌气不理自己时,这样的感觉,真的太多年没有感受过了。

  “喝茶吧。”程墨把沈定面前的凉茶换了,重新放上一杯热茶。

  沈定目送两个仆役远去,哪有心思喝茶,伸长脑袋一直望到仆役转了个弯,看不见人影,然后站起来,跟了出去。

  榆树交待完,回到程墨身边侍候,见沈定这副样子,要上前提醒,被程墨眼神阻止,两人看沈定跟丢了魂似的,迷迷瞪瞪走出去,就这样离开,不由相视一笑。

  榆树道:“阿郎,他连一个铜板也没付。”

  这跟白拿有什么区别?

  “随他。”程墨也是临时起意,决定把茶具送给沈定。和沈定这样的人做朋友,总好过做仇人,如果能用一套翡翠茶具消除隐患,何乐而不为?

  “可惜了这么好的茶具,王妃会伤心的。”榆树心有不甘,觉得可惜。

  程墨笑道:“你以为王妃像你一样没见过世面?大将军府什么没有,一块翡翠,哪里放在她眼里,她不过哄我高兴罢了。”

  果然,霍书涵得知茶具送给沈定,笑对顾盼儿道:“没想到他也有这一天。”

  一套茶具而已,就让他清名难附,还是自家夫君厉害哪。

  程墨吃过午饭,午睡半个时辰,再才刘泽的小院子。

  刘泽被小霜气得够呛。小霜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厮,身份低贱,真跟他计较,没的辱没自己的身份,可就这样算了,又咽不下这口气,堂堂荆州王,沦落到看一个仆役脸色的份上,传出去他还用活吗?

  闵贤在旁边劝:“王爷一旦得登大宝,诛灭这低贱的仆役九族也就是了,何必气坏身子?”

  “程五郎可恶啊,若不是他暗中授意,这仆役哪敢对本王如此无礼?”刘泽咬牙:“若本王坐上那个位子,一定诛程五郎九族。”

  诛一个小小的仆役,有何成就感可言?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4400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