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72章 又一计

第872章 又一计

  “计将安出?”刘泽眼前一亮,差点脱口而出,说闵贤是他的福星。

  傻子都知道,得霍光支持,是登上皇位的捷径。刘贺成功了,坐上皇位,当了二十七天皇帝,为什么会被废,宫闱之中生什么秘事,谁也不清楚,只能归结为,他不听话,触怒霍光。刘询也成功了,他比刘贺聪明,看霍光脸色,仰霍光鼻息,才得以到现在还坐在这个位子上。

  可怎么搭上霍光,成就帝王之路呢?闵贤在厅中绕了几圈,突然一拍双掌,啪的一声响,刘泽吓了一跳,就听闵贤道:“王爷,大谬啊。”

  “怎么了?”

  “王爷,若请得动霍大将军重新出山,废了当今皇帝,再扶立王爷……”闵贤一脸得意地看着刘泽,未尽之意绵绵无尽。

  可是刘泽脸上没有丝毫波澜,道:“干儿来京城之前,我们商议过,此路不通。霍大将军已退隐,盛名难附,再难行废立之事了。”

  说完,才想起此事极机密,当时商议时,只有荀优、西门凉,以及自己父子四人,闵贤并不在场。这是基本方针,只有最心腹的谋士才能参与,闵贤当时还没有成为他的心腹,不能列席。

  闵贤明白所谓的“我们商议过”,指的是和谁商议过,此一时彼一时,荀优和西门凉再得刘泽信任又如何,还不是一陷诏狱,一事败身死?哪有自己命长?想到关键处,闵贤心气儿登时平了。

  “王爷,我们身在北安王府。”他提醒道,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我们是在北安王府,那又怎样?”要不是在北安王府住下,迟早进诏狱,沈定老匹夫是好相与的么?

  “北安王和霍大将军,可是翁婿。”

  刘泽僵住。

  荀优和西门凉献的计策是,除掉刘奭、刘章,逼得刘询无子嗣可继位,只能从宗室中挑选继承人,而他父子素有贤名,再在京城活动,这太子之位,不落在他们头上,又落在谁头上呢?

  这条计策,是荀优献的,也是荀优认为的登上帝位的最佳捷径。西门凉极力赞成,不吝用无数赞美的词汇拍荀优的马屁,刘泽也没有勇气起兵造反,既然最信得过的两位谋士都同意这条计策,根本方向也就这么定了。

  可到京城后,诸事不顺,先是刘干和荀优失陷在诏狱,一要见见不到,一生死不明,接着刘泽又被沈定盯上,若不是程墨少不更事,不知利害,为贪图四千亩良田的租子,收留他在此暂住,此时纵然没有进诏狱,父子在诏狱团圆,也离此下场不远了。

  此计初看是坦途,实则困难重重,难以通行。

  闵贤受程墨要去岳家启,灵机一动说出通过程墨接近霍光的话后,自己也是眼前一亮,若此计得行,他便是刘泽手下第一大功臣,地位无人能撼,将站在人生颠峰。霍光的昨日,或者便是他的明日。

  他细细整理一下思路,道:“若霍大将军以陛下无道为由废之,再借上官皇太后之手,扶王爷登基,王爷即不用再等很多年,也可由王爷直接继位,而不必隐身幕后。”

  能自己做皇帝,不必让儿子登基,然后和儿子争权。刘泽怦然心动,呼吸急促,道:“不错,此计大妙。”

  之前怎么没想到呢,都是荀优和西门凉两个饭桶误了孤啊。刘泽控制住想大骂这两个饭桶的冲动,眼前有更重要的事,他上身前倾,道:“子敏有何妙计,快说。”

  闵贤道:“王爷,此计,在在着落在北安王身上。据说,霍夫人曾有意送女入宫为后,后来不知北安王使了什么手段,勾搭上霍四姑娘,霍夫人拗不过女儿,才不情不愿将女下嫁。不知可是真的?”

  “送回荆州的消息确是这样,是否属实,打听一下便知。”

  刘泽脑筋活跃起来,他们就住在北安王府,要打听不是容易得很么?刘泽吩咐一下,老杜应声而出,半个时辰后回来,禀报道:“阿郎,此事连府中一个打杂的仆役都清楚呢。”

  哪里是连一个打杂的仆役都清楚,老杜出去打听,问了几人,人家都不理他,他实在没办法了,叫住一个扫地的仆役,给他一两银子,问起此事。

  那仆役刚犯了事,被罚来做洒扫的粗活,一肚子怨气没处出,哆哆嗦嗦尽说些管事如何不公的话,在老杜循循善诱下,说出这段旧事。

  霍显想当皇帝的丈母娘,京城人尽皆知。当时不少朝臣为讨霍显欢心,争先恐后上奏折请求刘询立霍书涵为后,刘询忍无可忍,上朝时来一出寻找故剑的暗谕,群臣才作罢。

  这件事,传扬很广,并不是秘密。不过,时过境迁,霍书涵已嫁程墨,刘询又册封妻许平君为后,再也没人提起罢了。

  既已确定此事,接下来怎么做,自然要看闵贤的了。刘泽以为闵贤会献计,让他向霍显许诺,登基后封霍书涵为后,一想到霍书涵倾国倾城的容貌,雍荣华贵如牡丹的气质,他的某个部位硬了。

  闵贤可不知他的龌龊心思,微微一笑,道:“王爷,我们可分两步走,第二步,借口拜访霍大将军,请北安王引荐,北安王肯引荐也就罢了,若不肯,我们则找霍夫人。想必霍夫人对北安王这位女婿,不甚满意。”

  一心想当皇帝丈母娘的女人,会满意当王的女婿才怪。

  刘泽知道自己想岔了,可霍书涵的倩影在心中脑海盘璇来去,竟是无法抹去。那天,他远远见过霍书涵一面,也就这一面,让他无法释怀。接下来闵贤说些什么,他一个字也没听清。

  闵贤叫了他好几声,他才回过神,道:“你接着说。”

  闵贤脸色古怪,好好儿的,你走什么神,还脸庞潮红,喘息连连?

  “王爷,事关重大,切切不可大意。”闵贤郑重道,不得不郑重啊,找上霍显,被程墨得知,怕是不能容他们在这里住下了,一旦出了北安王府的大门,会生什么事,谁知道?

  沈定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哪,或者他就在府门外盯着呢。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4666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