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77章 面子里子占足

第877章 面子里子占足

  一  闵贤话一出口,便见几个门子目露凶光,手持板凳扫把逼上来,像要把他活活埋了,他不禁缩了缩脖子,心想,这些低贱的奴仆真是粗鲁。

  程墨道:“送本王十个奴仆?本王缺奴仆,买不起,只能靠荆州王施舍?”

  “不是,当然不是。”刘泽在车里再也坐不住了,急急下车,道:“五郎误会了,真的误会了。”又斥跟着下车的闵贤:“怎么说话呢?还不快向北安王赔罪。”

  闵贤无奈,拱手道:“某言语无状,北安王恕罪。”

  事情到这里,也该告一段落了吧,不让我们出府,我们不出府,而且还赔罪,面子给得十足,该见好就收了。

  可是闵贤想错了,程墨受了他的礼,嘴上却道:“不敢当。久闻闵子敏有国士之名,本王年轻识浅,哪里当得起闵子敏的礼。”

  这话十分刺耳,闵贤素来自负,在荆州王府中,不肯结交荀优,才致默默无闻,在荆州王府尚且如此,何况在京城?程墨这么说,显然有讥讽之意。

  狗子大声地笑,树根等几人不明白狗子笑什么,反正跟着放声大笑总没错,笑得闵贤脸红脖子粗,想发作又发作不了,不发作又没脸呆下去。

  刘泽看他一眼,摇了摇头,闵贤素无急智哪。他道:“五郎,不过几个奴仆,何必如此。”

  他这样说,已有息事宁人之意,要按他的脾气,奴仆胆敢惹幕僚不快,直接杖毙了事,何必问谁是谁非?

  程墨叫过狗子,道:“你告诉荆州王,你可是奴仆,可有卖身契。”

  狗子一挺胸脯,骄傲地道:“阿郎没要我的卖身契。”

  程墨道:“他们都是良民,随时可以离开,你把他们当成低贱的奴仆加以羞辱,是何道理?”

  “不是奴仆?是良民?”刘泽大吃一惊,闵贤则是不敢置信,有人大方到这程度。不是奴仆,如何能对主家忠心?

  狗子得意洋洋道:“正是良民。你无缘无故打我捆我,这笔帐怎么算?”得瑟完了,扭头问程墨:“是吧,阿郎?”

  程墨脸颊抽搐了一下,要没有我在这里给你撑腰,你是良民又如何?他一个王,想捏死你一个良民还不是跟捏死一只蚂蚁似的。

  刘泽情知今日之事难善了,不要说自己不能责怪人家紧闭府门,还得给个交待,要不然怕是程墨会让他搬出去。他垂眸一息,换了笑脸,道:“这次我带一批古玩到京城,有几件铜鼎特别精美,五郎快和我一同回去,赏玩一回。”

  鼎有特殊意义,他轻易不会送人,要不是想到程墨富有四海,等闲物事无法动其心,他哪里舍得把这几件青铜鼎拿出来?

  周朝的物事,又是鼎,不用说,肯定是他掘了周朝哪位王侯的墓,这种东西价值连城,等闲难得见到。程墨笑呵呵道:“我正闲着没事,世叔既有此雅兴,不妨一起观赏。”

  两人说着话,朝刘泽暂居的小院子走去。

  狗子傻眼,这就走了?咋没好好收拾荆州王这老小子一顿呢?

  闵贤见赔礼还得损失财物,闷闷不乐,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如此做,程墨定然不肯干休。

  侍卫见不用背锅,要溜,狗子一个眼色过去,树根带几个门子把他拦走:“想走,哪有这么容易?”

  小院子里,燃得正旺的炭火放进小泥炉,程墨闲散地坐着,似乎完全不知道闵贤进了大将军府,一呆一个时辰。

  霍显是谁?是程墨的岳母,霍书涵的亲娘,为了爱女,可以不顾一切。这两天霍书涵都派青萝送东西给霍显,在霍显跟前一呆就是一天,服侍得比紫桐还用心。霍显笑得合不拢嘴,连夸爱女孝顺,又送礼物,又让用着顺手的婢女在跟前服侍,哪知道她一天的活动尽数落在霍书涵和程墨耳中。

  俗话说,女生外向,有人谋害夫君,霍书涵哪会坐视不理?何况不仅预谋谋害夫君,还拉亲娘下水,她那会客气?当然是全力配合,全盘了解了。

  知晓闵贤忽悠霍显的内容,两人也是无语了,这样的胡话也信,智商得有多低啊。程墨的应对很简单,把大门关上,你插翅难飞,如何去和霍显商谈?

  几件青铜鼎器形完好,只底部有些微铜锈,铸工精美,鼎壁或铸飞鸟图案,或铸龙,放在桌上,端的浑然大气,不同凡品。

  程墨拿起一件鼎壁铸龙的青铜鼎细细观赏,那龙腾去驾雾,似欲破壁而出。他看了半天,意有所指地道:“五爪龙,可是犯禁的物事,世叔拿到我这北安王府中,怕是会连累我哪。”

  龙这东西一向犯禁,你把一只龙鼎藏在我府中,是何居心?如果这东西不是在北安王府现身,程墨几可以此为证据,把刘泽拿下了。现在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一边盘算怎么把刘泽和这东西诓出府,然后奏报刘询,通知沈定拿人,一边做爱不释手状。

  这小子果然是个识货的。刘泽腹诽,陪笑道:“五郎说笑了,不过是一个从地下挖出来的鼎,哪里是什么犯禁物事?这鼎保存完好,做工精美,若是五郎喜欢,世叔送你如何?”

  好生肉痛,这么好的东西,入了你小子的眼,便再也难以收回了,等我登上帝位,定要诛了你,把这东西收回来。刘泽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不稳了。

  程墨看了半晌,摇头道:“我不要。”

  说不要,却不放下,又看半天,只看得刘泽差点把心爱的宝贝从他手里抢回来。好不容易见他放下,道:“怕是哪位国君的物事吧?周朝有国君葬在荆州吗?”

  关你什么事。刘泽赶紧把龙鼎抱在怀里,紧紧抱住,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哪会去做那掘墓的勾当?不过是我见一个落魄书生穷困潦倒,心生侧隐之心,给了他几两银子,救他一命,他感激涕零,便把这东西送我。”

  他的话,程墨半个字也不相信,笑笑再拿起一个飞禽图案的鼎观赏。

  刘泽一颗心又狂跳不止,这小子不会看上这个宝贝吧?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487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