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82章 貌似计成

第882章 貌似计成

  沈定回廷尉署,坐下继续看卷宗,正想着人再去审问刘干,差役送一封信进来,道:“廷尉,有人丢一封信在大门口,属下追出去,并没有看到人。”

  这信来得蹊跷。

  沈定接过一看,封面上写着“沈廷尉亲启”五字,他见差役垂手等候吩咐,道:“本官知道了,下去吧。”

  待差役退下,撕开信封,只看两行,脸上变色,霍地站了起来,叫道:“备车。”

  程墨和刘泽喝茶吃点心的当口,闵贤悄悄退了出来,回自己房间写一封信,跟侍卫耳语一阵,侍卫越墙而去。

  他拢手站在树荫下,看着侍卫的身影消失在空中,感慨地嘀咕:“还是会高来高去的功夫好哪,不受束缚。”

  老杜凑过来道:“闵先生要是学了高来高去的功夫,只能成为侍卫,可成不了先生。”

  你都一把年纪了,若学了高来高去的本事,现在也跃不起了吧?老杜很不以为然。

  幕僚是读书人,到处受人尊重,岂是一介武夫可比?闵贤不过感慨一下而已,真可以从头再来,自然还是选择读书的。

  程墨坐的位置斜对窗户一角,端起一杯茶喝的时候,眼角无意间瞥见,外面有黑影一闪而过。附近没有人养鸟,鸟也不可能那么大只,这么大一片阴影,更像一个人。

  黑子等侍卫轻功不错,连苏妙华都会轻功,轻易跃上屋顶,因而,他很快断定有人出去。翻墙出去,想干什么?

  刘泽还在劝说:“陛下不愿担负忘恩负义之名,才优待五郎,可世人健忘,随着时日推移,恩情日薄,到时五郎怎能复今日之荣光?今日沈老匹夫尚且如此,他日又岂容五郎一个异姓王?五郎三思哪。”

  程墨做愁眉苦脸状,心里却乐开了花,还有什么说辞,尽管说吧,我有的是时间,看你表演。

  “世叔说得是,可到我这地步,怕是难以退步抽身了。”

  “这有何难,只要五郎信得过我,我不仅可保五郎无虞,还可保五郎更上层楼。”

  程墨现在是王,更上层楼,便是称帝了。刘泽含笑看程墨,道:“到时谁能制你?”

  “世人皆知陛下待我深厚,若我有负陛下之举,岂不惹来天下骂名?”程墨有些心动,又很犹豫的样子。

  “哈哈哈,没想到五郎也为名所累。”刘泽放声大笑,道:“须知名为身外之物,实是不值一提。”

  对你这样一心想篡位之人来说,名声确实不值什么。程墨撇嘴。

  “五郎别不信。有朝一日你拥有天下,一切尽在掌握,何惧人言?陛下当日不过一民间少年,缺衣少食,全赖五郎扶持,如今贵为天子,又有谁敢提及当日之困?”

  程墨一脸懵逼:“世叔这不是提了么?”

  “呃……我不过是打个比喻,若陛下当面,我哪有胆量提及?”刘泽舌头打结,心里暗恼,我不是装一下逼嘛,你小子别揭穿我行不行?

  程墨暗笑,拿起一块点心,放跟前左看右看,看了半天,就是不吃,道:“世叔刚才说送我青铜鼎?不知还作数不?”

  “作数啊,怎么不作数,你喜欢哪一樽,尽管拿去。”说着,就要起身去拿。

  程墨道:“不急,先放在世叔这里吧。”

  刘泽停步道:“五郎喜欢哪一樽?我现在给你拿。”

  “看着哪樽都好,若只能拿一樽的话……唉,还是先放在世叔这里吧,待我想好最喜欢的是哪一樽,再过来取。世叔住在这里,过来取方便得很。”

  看哪樽都好,是要我全部送你吗?刘泽肉痛,重新坐下,哈哈一笑,道:“也好。”揭过此事。

  程墨把点心放嘴里嚼,道:“不是我夸口,我府上厨子做的点心,味道还是不错的,世叔不妨多尝尝。”

  你想用几块点心换我全部青铜鼎?刘泽怒了,脸色难看,声音也高了:“几块点心能当什么,岂可跟青铜鼎相提并论?”

  小院才多大,他这一高声,树荫下的闵贤听得清楚,变了脸色,王爷哪,这个时候你可千万别掉链子啊,只要北安王肯倒戈,他要什么你赶紧给吧,几樽青铜鼎纵然价值连城,和帝位相比,什么都不是。

  “世叔说什么呢?”程墨继续一头雾水的样子,道:“难道你住进来几天,没尝过点心,没觉得我府上的点心跟别处不同?青铜鼎不是先放你这里么,跟点心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那就是我想岔了。刘泽干笑道:“开玩笑,开玩笑,五郎别在意,哈哈哈。”

  “好好儿的,开什么玩笑啊。”程墨很不高兴,道:“我胆儿小,世叔可别高声,要不然会吓到我的。”

  刘泽正想说什么把气氛推起来,狗子慌慌张张跑进来,道:“阿郎,不好了,沈廷尉又来了。”

  沈定去而复返,肯定有事,程墨道:“什么事,好好说。”

  狗子面无人色,整个人抖个不停,吓的,说话声音都打颤,道:“沈廷尉带一群人来了,说有人举报阿郎谋反。”

  谋反啊,这玩笑开不得,会吓死人的。

  刘泽眼眸亮了一下,口不对心地道:“五郎怎么可能谋反?沈老匹夫太丧心病狂了,见人就说谋反。我看,真正谋反的是他才对。”

  刚才闵贤献计,程墨已听了七八分,这会儿他眼中一闪而过的亮光更落入程墨眼底,程墨哪还有不明白的。

  “世叔说得是,不如就请世叔为我证明?”程墨冷冷淡淡地道。

  刘泽语塞。他的本意是利用沈定逼程墨反,什么通家之好,全是狗屁,沈定要有人性,就不是沈定了。果不其然,沈定接到信,马上带兵过来。若是程墨不能自证清白,会进诏狱吧?以刘询对他的宠信程度,想必会下诏放他出来,可到诏狱走一趟,没死也丢半条命,程墨怕是难再对刘询忠心了。

  君臣反目,他再行拉拢之能事,大事可成。到时,有程墨这个先锋,救出刘干,说服霍光废刘询,立他为帝,顺理成章哪。

  霍显是女子,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愿求这个女人。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513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