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93章 祸从口出

第893章 祸从口出

  感谢西风清扬投月票。

  沈定贯彻一向雷厉风行的风格,不到一天,便撬开闵贤的嘴,得到刘泽一直想谋反的口供,然后亲自带人赴荆州,查抄荆州王府。

  消息传出,朝野哗然,原来荆州王一直在准备谋反啊,他隐藏得真深哪,居然还跑到京城,行篡位之举。

  至于这么多年收受刘泽贿、赂,有意无意在书信中漏露朝廷动向的勋贵朝臣,则吓得脸都白了,一个个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怎么办好。

  又过了两天,突然有朝臣在早朝时当众读弹劾程墨的奏折,说荆州王刘泽、世子刘干进京后,一直和北安王程墨过众甚密,荆州王更曾住在北安王府中,既然荆州王父子谋反,北安王自然也脱不了嫌疑,肯定也有不臣之心。

  奏折只读几句,群臣纷纷交头接耳,声音把读奏折的声音都盖住了。很多人都说,没想到北安王深受皇恩,也会起二心,皇帝真是信错了他。

  程墨跟刘泽不同。刘泽是宗族,刘询的名字入了玉碟,刘泽便是他名义上的叔祖,不管两人有没有见过面,有没有交情,两人的处事方式,都得按照社会约定俗成的宗族方式来。也正因此,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刘询不能下诏把刘泽下诏狱,若是这样做,便有残害宗族之嫌。

  而刘泽想借宗族之便,由此登上帝位,也是按照约定俗成办事。无论是皇帝还是民间,谁家没有子嗣,不是从族人中过继一个?这不是再正常不过么?

  刘泽的悲剧在于,刘询在民间,便有了第一个儿子,登基后,又有了第二个儿子,他还年轻,要按照这度生下去,到年老时,儿子成群是一定的了。刘泽一把年纪,哪等得起?唯有一步步把这些障碍威胁解除。

  程墨是刘泽少年时结交的朋友,又对刘询有大恩,程墨让他到程氏族学读书识字,才看得懂奏折,或许霍光从刘氏宗室中挑中他,扶他继位,也有了解到他读书进学的因素在里头。这份恩情,不比让他到程府居住,给他温饱少,甚至更多。

  刘询正因为心里明白,才在登基后,每次见程墨,都呼“大哥”,确实是在朋友的交情之外,还有一份兄弟之情。

  自己结交的好朋友,跟因为血脉关系不得不凑到一起的族人,怎会相同?就如现代人,和朋友无话不谈,和亲戚关系则很冷淡,甚至老死不相往来同样的道理。

  刘询对程墨不同,朝臣们羡慕嫉妒恨之外,自然觉得程墨有义务对刘询好,应该忠心。

  刘泽谋反证据确凿,他们更加在乎的是,又有一个宗室,一位王倒下了,至于是刘询借机清除异已,消除皇位的威胁,还是刘泽真的谋反,他们不太在乎,也众说纷纭。

  而现在只是听说程墨有可能追随刘泽,对刘询不忠,他们便各种指责,简直是欲除之而后快,各种义愤填膺,恨不得当面质问一番,更有人觉得,应该立即让沈定把程墨抓起来,严刑拷打,直到他招供为止。

  刘询皱眉。

  小6子尖细的声音道:“肃静!”

  一般他出声,群臣都会安静下来,不会落一个君前喧哗的罪名,但这次,小6子连喊三次,群臣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有个别人在位子上坐直身子,一双眼睛依然四处乱瞄,竖起耳朵听别人说什么。

  刘询的眉头皱成“川”字型。

  小6子怒了,道:“羽林郎何在?”

  这是要拿人了。可大家说得兴起,哪顾得上这个,原先读奏折的朝臣因为没人听他的,手捧笏板,尴尬极了,停下也不是,继续读下去也不是。

  今天齐康和郭铭在宣室殿轮值,站在殿角,把殿中生的一切尽收眼底,心中早就怒火万丈,只是碍于规矩,不好无诏而动,现在一听小6子问,齐齐迈前一步,抱拳道:“诺。”

  羽林郎是皇帝亲卫,唯皇帝之命而动,小6子原指挥不了他们,可现在他们同样想收拾这些不知死活的老头子,哪还去管这个。

  小6子看了刘询一眼,见他身子微微颤抖,估计气得不轻,又对自己唤羽林卫没有异议,于是一指说得最大声的两个朝臣:“杖十。”

  就是拖出去脱裤子打十下屁股。

  齐康和郭铭大喜,大声应:“诺。”如飞冲过去,就近拖起一人,架了出去。那人正说得高兴,突然左右腋下被架住,拖了出去,不由怔住,直到被放在行刑的特制长凳上,感觉到屁股一片清凉,才反应过来,惊叫道:“你们做什么?”

  殿外有羽林郎值守,齐康和郭铭把人拖出来,自有同僚行刑,两人很快进殿,把另一人拖了出去,这人正跟同僚说话,突然同僚被拖走,惊得呆了,见羽林郎又要来拖自己,惊惶大叫:“做什么?为什么拿我?”

  齐康道:“拿的就是你。”

  殿外特制的长棍打在肉上的啪啪声和惨叫声惊动了交头接耳的朝臣们,议论声渐渐低了,不少人面如土色。刘询是个好脾气的皇帝,这样当殿处理朝臣的情况从没生过,可见今天是气得狠了。

  他们刚才可说了程墨不少坏话,若刘询真要追究,怎么办?也有人觉得,刘询一定恼程墨对他不忠,正想找人出气泄,这两人倒霉,撞在枪口上了,看来,程墨要倒大霉了。

  读奏折弹劾程墨的朝臣嘴唇抖个不停,他想博出位,可不想就此真的陷进去,前途尽丧。

  殿中静得落针可闻,两个朝臣行完刑,被拖了进来,丢在原来的席子上。官袍上血迹斑斑,可见受伤不轻。

  正常来说,十棍不至于伤得这么重,不过羽林郎们恼两人议论程墨,背后说程墨的坏话,下了死手,棍棍见血,血液飞溅,打到后来,棍子落下,必带起肉沫。

  十棍,却差点要了两人的老命。

  两人的呻、吟声传进朝臣们耳中,让他们更加心惊,十棍而已,就伤成这样,可见祸从口出,不是说着玩的。

  “继续。”刘询道。

  继续什么?行刑吗?朝臣们的头不自觉低了下去,生怕下一个轮到自己。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5724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