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98章 争先恐后

第898章 争先恐后

  北安王府门外,不断有马车到来,从车上下来的,大多是胡子雪白或灰白的老头,也有一些胡子漆黑如墨的中年人,至于袭爵不久的年轻人,则大多骑马,下马后恭谨站在一旁,待这些老头子们过去再凑到一起。

  “老罗,你也来了?”有人见靖海侯从车上下来,意味深长地打着招呼。

  随着程墨的崛起,罗安当年和他的摩擦已被无限扩大,有人甚至说,北安王太大度,没有针对罗安,放任靖海侯府留在世上,更有靖海侯的至交好友因此疏远他。罗安的兄弟在纨绔圈中也备受排挤。

  至于罗安,早就在族中成为废人一个了,谁也不愿搭理他。

  众勋贵没想到靖海侯也来,都停下脚步望过去。

  靖海侯苦笑,当时的意气之争,北安王本人没放在心上,倒是这些不相干的人看人下碟。这几年,程墨越是崛起,他和子侄越受排挤冷落,去年他主动报名安装供暖设备,北安王不计前嫌,派人为他安装,两人关系可算缓和了,这些人却当没瞧见。

  人情冷暖,果真如此。

  “老庞,你也来了?”靖海侯回应,又一一和在场的勋贵们打招呼,很多人都冷淡地点点头,有人则干脆无视他。

  又一辆马车在府门前的空地上停下,车帘一掀,吉安侯从马车里走出来。

  “老武来了。”不少老头迎上去,年轻些的都执晚辈礼,吉安侯一下子被围住了,每个人都争着和他说话,他应都应不过来。靖海侯被晾在一边,却没什么感觉,早就习惯了。

  吉安侯身后,走下来一个年约三旬的男子,双眼炯炯有神,身姿笔直,安静站在吉安侯身后。

  一见这人,倒有一大半人丢下吉安侯,跑去和这人打招呼:“武郎中也来了?”

  “武郎中,最近可好?”

  “哎呀,武郎中,我前两天新得一套编钟,声音清越,着人送去,你怎么不收呢?”又一个谄笑着凑上来道。

  “我一介粗人,哪懂乐器?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武空淡淡回应着。

  旁边有人嗤笑道:“武郎中要什么没有,哪里用得着你送?”

  “可不是。武郎中,听说北安王要编一个富豪榜,可是真的?不知得多少银子才能入选呢?”总算有人说到正题了。

  离清海侯不远处,有一人对另一人道:“这富豪榜的事啊,就是武郎中传出来的。他听北安王说起,马上回府,告诉吉安侯,幸好有人在吉安侯处做客,听了去,我们才得以知晓。”

  语气无比羡慕,所以说,近在北安王身边,消息就是比别人灵通。

  另一人道:“唉,生子当如北安王,若不能生一个像北安王一样的,也别生像姓罗的一样,随时让家族陷入绝境。”

  这人针对的,自然是靖海侯。靖海侯习惯了,情绪不起一丝波澜,只是静静看着众人捧高踩低。

  那边,武空有礼的一一回应完,上前道:“父亲,我们走吧。”

  要是知道消息传得这么快,人来这么多,他就劝父亲过两天再来了,富豪榜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弄成的,不迟这一时半会。

  吉安侯和众勋贵点点头,看到靖海侯时,微微怔了一下,也朝他点点头。

  靖海侯受冷落排挤惯了,一直当透明人,吉安侯这一示意,他眼眶突然湿了,有想哭的冲动。他暗骂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软弱了,人家只不过像征性点一下头,用得着这样吗?

  武空和吉安侯身后,跟了一大拨人,倒似他们为领头人,领着一众勋贵到北安王府求见似的。

  程墨没在北安王府,去了司隶校尉,对一众分拨完任务的密探道:“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只要把负责范围内的事项调查清楚了就行,务必真实。”

  众密探第一次接手调查资产的活,多少有些不适应。这些人都是从军伍中挑选出来的,开始当密探也不适应,在程墨调、教下,才慢慢就手,熟练起来。现在不过是调查各色人等的资产,算什么事?

  “诺!”他们整齐划一,轰然答应。

  程墨满意地点头:“散了吧。”

  只要给他们时间,一份详尽的报告就会摆在案前。

  程墨的马车刚驶下御街,就过不去了,从御街到府门前的路,被堵住了,除了马车、马,还有很多奴仆,这些人若干人站一堆,看着颇有规矩,却不管是在路中间还是路旁,只要有空地,就站。

  程墨皱眉:“怎么了?”

  他府门前常年车水马龙,早就见怪不怪,可这样堵住道路,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有事发生。貌似最近没什么事啊。

  车夫小冬下去问了,回来道:“阿郎,有人在府门口静坐呢。”

  “好好儿的,到我府门前静坐?”程墨下车,步行过去,只见府门前的台阶坐满了,有些人坐在空地上,一溜全是锦衣,一眼扫去,看这些人胡子的色泽,倒像是按照年龄排排坐。

  “北安王来了。”

  “我就说嘛,北安王肯定不在府中,要在府中,怎会不见我们?”

  “你什么时候说过?”

  “我明明说过,是你没听见。”

  乱纷纷的,程墨也没听清说的什么,走近细看,认出都是勋贵,不由大奇,道:“各位在这里做什么?”

  要静坐绝食不是应该去未央宫么?到我这里有毛用?

  “轰”的一声,程墨被围在中间,几个跟在后面的侍卫竟被挤到一边。

  “王爷,富豪榜得算我一个啊,要多少钱您尽管说,就是砸锅卖铁,我也出。”

  “王爷,我也是我也是,要多少都行,只要让我上榜。”

  “我也要上。”

  “算我一个,我还有一处田庄,要是不行,我把田庄卖了。”

  ……

  程墨被吵得脑袋疼,大喝一声:“吵什么吵?一个一个来。”

  “……”乱糟糟的声音都消失了,那叫一个安静,一个个一大把年纪的老头子,像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不敢吭声。

  程墨随意一指:“你,说说怎么回事。”

  被指到的这一位,恰恰是最不受待见的靖海侯。他大喜,别的勋贵大惊,难道北安王冰释前嫌了?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5951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