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99章 新鲜出炉

第899章 新鲜出炉

  靖海侯眼眶湿了,感动的,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好不容易才把事情原讳说完。

  程墨看了武空一眼,武空低下头,他只是顺嘴跟父亲这么一说,谁知道会惹出这么大的风波?

  “榆树,你把规矩跟各位侯爷说说。”

  榆树是他的书童,程墨制定规则时,他在旁边磨墨。他应声而出,略带稚气的把规则说了一遍,然后垂手退下。

  “诸位可听清了?就是这么简单,只要是诸位名下的产业,每年有固定盈利,有增长预期,都可以算为资料。”

  什么是固定盈利,什么是增长预期,程墨解释了一下。

  “不用交钱啊?要名下产业?老庞,你名下几个铺子先过户借我用一下。”

  “我去,老张,怎么不是你名下铺子借我?”

  程墨刚说完,勋贵们就炸窝了,这东西作不了假啊,还怎么弄?

  乱纷纷之际,程墨回府,勋贵们焦灼得不行,竟没注意。

  安国公和张清到来,见府门前一大群人,三五成群神情激动说着什么,一问,才知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下,安国公也没脾气了,不怪儿子没告诉他,实在是自己的资产不够。

  富豪榜排名之说渐渐扩散出去,朝臣们知道了,士绅也知道了,最后大多数百姓也在茶余饭后热议起谁是排名京城第一的富豪。

  “北安王啊,他名下的宜安居和富贵春,顶别人一百家铺子,每天钱跟水似的涌进他家,我看啊,北安王府不用住人,全用来存放银子都不够。”

  “可不是,肯定是北安王了。”

  “难说得很,京城中藏龙卧虎,那些老牌世家底蕴深厚,身家不知凡几,哪是北安王一个崛起几年的年轻人可比?”这是反对的。可这人话音刚落,便遭围攻。

  到处都能听到谈论的声音,但大多数百姓还是公认,程墨为富豪榜第一。

  朝臣们也在议论,不过意见不是那么统一,一部分人认为榜首非程墨莫属,也有一部分人认为当为那些世家,这时,另有一种提法让众人无语:“我看,豪富非陛下莫属啊。”

  皇帝,是天下最大的地主。家天下时代,整个国家都是他的,说他是天下第一豪富,殊不为过,可敢这样明目张胆说出来,难道不怕死?这人周围立即空了,大家都离这人远远的。

  有一些人不死心,想走后门,带礼物到北安王府,让程墨把他的名字写进前五十名,哪怕排在最末都行,可程墨并没有见他们,而是由普祥打发回去。

  就在京城不分阶层,不分贵贱,都在热议富豪榜的排名时,程墨收到密探们的调查报告,把报告整理一番,各行各业的龙头是谁,便一目了然了,再根据行业排名,现有资产,可增长性,做一个排名,一个富豪榜新鲜便出炉了。

  让程墨哭笑不得的是,根据密探们送上来的报告,宜安居和富贵春合在一起,他的资产为第八名,输于几个老牌世家,但增长性排在第一,也就是说,如果按增长性排的话,确实富豪第一无疑。

  财不露白在什么时候都适应,程墨轻轻抽出自己的报告,放进小匣子里。

  排好名次,程墨进宫,把名单呈到刘询案前,刘询细细看了一遍,奇道:“怎么没有大哥的名字?”

  在他想来,程墨怎么也得排进前二十,程墨是新晋富豪,跟那些底蕴深厚的世家不能比,但他拥有宜安居和富贵春,霍书涵嫁进来后,手里五成富贵春的股份,自然也算在他的名下,这两家名店,增长性惊人,分店有开遍帝国之势,程墨的资产,将会随着这两家店的增长而成为富豪榜第一,远超那些老牌世家。

  可怎么上面没有他的名字呢?

  程墨笑道:“臣主持此事,不好自夸,就不用上榜了吧。”

  刘询道:“不知大哥排在第几名?”就算不上榜,把名次告诉我总行吧?

  一向少年老成的刘询好奇,旁边侍候的小陆子也竖起耳朵听,偏偏两人等了半天,程墨只是微笑不语。

  “大哥连这个也不肯说吗?”

  “是呢,王爷,您排在第几名?”小陆子好奇极了。

  程墨一副世外高人的风范,轻启薄唇,道:“臣让人不调查臣的家产。”

  我就没查,所以不知,你们能咋样?

  小陆子一个趄趔,差点没摔倒。

  刘询也不知说什么好,你这算以权谋私吗?产业是程墨的,每年进帐多少,程墨心里有数,查不查,关系不大,程墨只要拿到报告,一对比,心里就有数了,可你这样敷衍朕,真的好吗?

  榜单是以诏书的形式公布的,张榜时,人山人海,附近道路堵塞,很多人挤了一天,也挤不到榜单前,不过,榜单上的名字,却像长了翅膀般,不到半个时辰,便传遍京城,很多人非得挤到榜单前,只想看看榜单什么样。

  不出所料,排在榜单第一名的,是老牌世家张氏。这一天,张氏的府邸几乎被报讯的人挤爆,贺喜的人络绎不绝。张氏的家主跟中了状元似的,笑得见眼不见缝。

  其余上了名次的人家,同样有人上门报喜,这些人家无一例外,都决定唱三天大戏,以兹庆贺。

  京城沸腾了。

  一片热闹中,也有人发现上面没有程墨的名字,不少人都猜测不已,先前因为程墨排名而打赌下了注的,则着急得不行,到处打听。

  张清等人则直接到北安王府问程墨。

  程墨笑道:“我的家产不多,哪能排得进去?”

  众人不信。

  勋贵圈没人能排进去,安国公气得吃不下饭,大骂张清没用,怎么就不会向程墨借些家产呢。

  张清无奈,道:“父亲没听五哥说吗?要公平公正。”

  公平公正是什么鬼?安国公抓起脚踏边的靴掷了过去:“我们是勋贵,本就高人一等,什么公平公正?跟谁公平公正?简直岂有此理!”

  自降身份跟那些商贾谈公平公正,还是跟那些没落的老牌世家谈公平公正?儿子这是脑袋被门夹了吗?

  而因为此次的富豪榜,很多隐世富豪暴露在阳光下,像张氏,早就不引人注意,没想到却是排名第一的富豪。

  热闹过后,有识之士开始思考,北安王这是要做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8598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