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神捕聂小虎 > 第二百八十二章 会变的房间(7)

第二百八十二章 会变的房间(7)

  “不要怕,慢慢说,有叔叔在,鬼是不敢来的!”。

  在聂小虎的安抚下,于怀天慢慢地恢复了平静,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哽咽着说到:“昨天晚上我在自己的房间里睡着睡着,突然被一阵声音给吵醒了,我睁开眼一听,又是那个奇怪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奇怪的声音没有了,我又模模糊糊地听到楼下好像有动静。

  于是我便出了房间去叫我姨娘,我推开姨娘的房门一看,房间里没人,我挨个找遍了二楼的房间,都没有找到她,我就下了楼,结果等我来到这个会变的房间门口时,我就看见…我就看见……”

  说到这里,于怀天的身体又开始发抖起来。

  “怀天不怕,告诉叔叔,你都看见什么了?”,聂小虎耐心地安慰着于怀天。

  “我看见那个鬼了!”

  于怀天用手一指房间,大声地叫到:“他就站在那里,红色的衣服,吐着白色的舌头,姨娘就躺在他脚下,身上流了很多血!呜呜!……”,说完于怀天又开始大哭起来。

  “在房间里?”,聂小虎的眉头就是一皱。

  “是那个鬼!是那个鬼杀死了姨娘!”,于怀天大声地哭喊到。

  “这怎么可能?”,聂小虎的眉头紧紧地拧在了一起。

  “但看样子于怀天并没有撒谎,小孩子也不会撒谎,难道说于怀天真的看到鬼了?可是房间里明明什么都没有,地毯上也是干干净净,没有半点血迹,尸体是倒在走廊上的,可是于怀天却明明说他看到于飞燕倒在房间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这世上真的有鬼魂存在?”

  聂小虎的心里不禁也犯起了迷糊。

  “大人”,此时负责验尸的仵作走了过来,将尸格递给了聂小虎。

  死亡时间是在昨天夜里子时到丑时这段时间,死因是被匕首插入胸腹之间,流血过多而死,尸体周身并无其他伤痕。

  “大人,这是从死者的手中找到的”,仵作将一块红色的布片交到了聂小虎的手中。

  这是一小块红色的布片,明显是从一块红色的布料上面撕扯下来的,看着这块红色的布片,聂小虎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虎哥,房间都检查过了,没有发现打斗的痕迹,所有窗户也都是关着的,都从里面上了闩,没有被撬动过的痕迹,所有的房间内的摆设都很整齐,也没有被盗的迹象,”,曹晓卉此时走过来说到。

  “虎头儿,小石头到了!”,此时站在走廊入口处的毛光鉴说到。

  聂小虎将手中的那块红色布片收了起来,走向了客厅。

  “怀天!我的孩子呢?”

  一名中年妇女一进客厅便急急地问到,脸上挂满了惊慌的神色。

  “娘!”,于怀天哭着扑到了她的怀中。

  “怀天!快让为娘看看!伤到哪了吗?”,中年妇女蹲下身去,惊慌的眼睛在于怀天全身上下四处查看着。

  “娘,我没事!”,于怀天摇了摇头说到。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可吓死为娘了!”,中年妇女一把将于怀天揽入了怀中。

  “你是于飞燕的姐姐于飞鸿吧?”,聂小虎看着她问到。

  “奴家正是于飞鸿,见过大人,方才担心孩子,对大人失了礼,还望大人见谅”,于飞鸿站起身来,款款道了一个万福。

  “你妹妹的事你都知道了吧?”

  “嗯,在来的路上,一位官爷对我说了,说是我妹妹于飞燕她被人给杀害了,我可怜的妹妹!”,说着话,于飞鸿掏出一方手帕,掩着鼻子小声地啜泣着。

  “人死不能复生,还请节哀顺变”,聂小虎安慰到。

  “大人,我妹妹的尸首在哪?我想看一看”,于飞鸿抽泣着说到。

  “就停放在走廊里,随我来吧!”,聂小虎转身绕到了屏风后面。

  “我可怜的妹妹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剩下我一个人,可叫我怎么活啊!”,于飞鸿扑倒在于飞燕的尸体上放生痛哭,一旁的于怀天也跟着大哭起来。

  在哭过一阵后,聂小虎看到于飞鸿的情绪平缓了下来,这才开口问到:“于夫人,能告诉我你昨天晚上在哪里吗?”

  “在家里抽蚕丝啊,怎么,大人您怀疑是我?”,于飞鸿睁大了不可思议的眼睛望着聂小虎,脸上还挂着泪痕。

  “不是,我只是例行公事而已,凡是与死者接触过的和死者的亲属都要问一下的”,聂小虎解释到。

  “嗯!”

  于飞鸿点点头说到:“昨晚我一直在家中抽蚕丝,一直忙到寅时才吹灯睡的觉,直到今天早上有官差上门找到了我,我才知道妹妹飞燕被人杀害了。

  由于担心怀天的安危,我这才急急赶了过来,虽然之前我曾发誓说永不回来,但我毕竟是于家的人,也顾不得许多了。现在整个于家就只剩下我们娘俩了,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说完于飞鸿又小声抽泣了起来。

  “虎哥,你看会不会是路过的流浪汉干的?”,曹晓卉走到聂小虎的身边,小声地说到。

  “大门和窗户都关着,流浪汉进得来吗?”,聂小虎轻轻地摇了摇头。

  曹晓卉轻叹了一声,没再说话。

  “陪我去院子里走走吧”,聂小虎说到,“我现在脑子里有点乱。”

  “嗯”,曹晓卉轻轻地点了点头。

  聂小虎和曹晓卉随即来到了院子里,留下于飞鸿在客厅里安慰着于怀天。

  聂小虎沿着院子里花圃的边缘慢慢地走着,仔细地观察着房屋和院子里的每个角落,曹晓卉则与他并肩走着,默不作声,生怕打扰了聂小虎的思路,当两人走到房屋的北面时,突然发现宋子元正站在那里,神色还稍带点紧张。

  “你不是回去了吗,在这里做什么?”,聂小虎冷冷地问到。

  “哦”,宋子元伸手挠了挠后脑勺说到,“我把一个小锄头忘在这了,所以回来取的。”

  聂小虎想了想问到:“现在于飞燕被害了,你若是还想在这里继续打零工照顾花圃,可以去找她姐姐于飞鸿谈谈,我想她应该会同意你继续干下去的。”

  “算了,于姑娘被害了,我也有点心灰意冷了,不打算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我想我还是继续去别的地方讨生活吧!”

  宋子元摆了摆手,转身走到篱笆旁,抬腿跨了出去。

  “你怎么不走正门?”,聂小虎问到。

  “正门人太多,我烦!”,宋子元头也不回地说到。
  浏览阅读地址:/shenbuniexiaohu/8668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