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神捕无痕 > 第二章:堤

第二章:堤

  第二章:堤

  冬夜寒,叶沾珠。

  江堤。

  几个人影,手拿火把,不停前行,不停晃动。

  明显在找人。

  差不多十分钟后。

  一个人停下脚步,双眼看着一位身穿捕衣的汉子。

  “秋捕快,你确定郑化剑是来这里?”

  “桑大人,今天晚饭后,他的确带着周捕头几人,说想到离江边清静一下。”

  几个拿火把的除了秋捕快,正是桑无痕、水笙、李秋雨和叶嫣然。

  原来,他和李秋雨赶到潘娇虹家时,水笙和叶嫣然早已押回吴冬水四人,焦急地等着他们。

  经过连夜突审,吴冬水终于供出,雇佣他们杀黄仙芝是岳州知州郑化剑。

  消息无疑令人震惊:一个堂堂朝庭命官,竟然去杀一个无权无势的女子?到底为什么?想想都不可思异。

  但,身陷绝境的吴冬水也不会乱说。

  于是,桑无痕第二天一早,便带着她们三人直扑岳州,菊英和菊叶依然留在“晓风”阁。

  当然,其中有一段小插曲:叶嫣然见父母之仇以报,就想离开。

  后经水笙和李秋雨关在房间里苦苦劝说,方才留下。

  桑无痕虽不知她们谈论些什么,大致也清楚,因为李秋雨曾跟他说过:水笙绝对不会让叶嫣然独自流浪江湖。

  讲真话,他也不希望叶嫣然离开,接触这么久,人,都是有情感的。至于什么样情感存在自己也无法说清楚。

  当四人黄昏到得岳州衙门乃至官邸,却不见郑化剑,后经询问,才得知可能在江堤散步。

  心急的他们不想无聊地等,稍一停留之后,便让叶捕快引路到了江堤。

  此刻。

  桑无痕听到他极为肯定答复,心略一放。言语二字:“嗯,继续找吧。”

  “是。“叶捕快一回应,腰身一扭,一个人急走在前。

  大概前行不过二百米。

  传来他声音。

  “桑大人,快来看,郑大人坐轿。”

  桑无痕等三人一闻得,身形同时一飘。

  果然,一顶轿子在冷风中孤伶而落堤面中间。

  “这是么?”

  “桑大人,小的又不眼花。”

  “人呢?”

  叶捕快走到轿前,火把无意向前方一扫,赫然大叫:“周捕头。”

  众人几步靠近,用火把一照。

  地下,躺着四五个脸色安祥,像睡着了的人。

  桑无痕俯下身,用手探了探每位鼻孔。

  然后,站起来,神情凝重。

  “无痕大哥,他们……。”

  “死了。”

  当水笙听到二字,并不吃惊,因为,任何人都不会在夜里,这么冷冻的气温,睡着地上。

  ”什么原因致死?“

  ”等一下再查。”桑无痕说完,面对叶捕快:“地上几人有没有郑化剑?”

  叶捕快怀着悲痛心情,仔细查看一番后,摇摇头。

  “没有。是周捕头他们。”

  “那你还往前面或者四周找找。”

  “是,大人。”

  桑无痕此刻又蹲下身子,解开一名死者上衣,把火把尽量靠近。

  手一点点触摸肌肤,一点点去感觉。

  大约三四分钟,除了臀部,几乎查遍。

  “怎么样?”水笙和李秋雨、叶嫣然也蹲在他旁边,几乎同时问道。

  “死者身上,包括头部表面没有任何伤痕,但也没现内脏被内力而毁的迹象。”

  “难道他们像自然死亡?”水笙单问。

  “的确有一点像,只是,你见过有这么多人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自然死亡的么?”

  ”没有。”

  “既然不存在这样事生,那就可以肯定是凶杀。”桑无痕言完,一定眼,手一伸,从地下拣起来一小薄薄白色铁片。

  “这是什么?”

  “我哪知道。”他笑笑,把铁片放在灯光下仔细看了看,又用鼻子嗅了嗅,现有一丝淡淡火药味。随即口中“嗯”了一声,火把一移,在地上一扫,看见有很多这样小片,便一一小心翼翼捡在手中。

  “无痕大哥,你是不是怀疑他们的死跟这些碎铁片有关?”

  “现在不是怀疑,可以确定,凶手使用某一白色物体杀死了他们。”桑无痕冷静回答。

  “为什么?”

  “你嗅嗅。”

  他把一块铁片放在她鼻前。

  “火药味。”水笙惊讶叫一声。“它怎么会有火药味?”

  “你记不记得,大赵门案“笑怜花”这种暗器?”

  “当然记得。”

  “我推断不错的话,此白色物体跟它原理有点相似。”

  “也就说,凶手把这暗器一出去,就和“笑怜花”一样,里面有火药让它爆裂?”

  “对。”

  “唯一不同的是,“笑怜花”触到皮肤后爆裂,碎片连同毒素会迅插进去,使人化成血水,而它只怕离被害者有一点距离就开始爆裂。”

  “聪明。”桑无痕承认她分析有道理。

  “但它爆裂之后又会出现什么样情形,而不留任何痕迹杀死他们呢?”

  “有两种可能,一,爆裂之后,白色物体里面有东西,比如无数毛毛细针,立刻飞出,精准无比地直刺被害者几大死穴。二,它里面包着的是毒,当爆裂时,毒随风飘散,被害者吸到而瞬间死亡。”

  “无痕大哥,你说第一种,我同意。第二种,好像不可能,若是毒的话,每位受害脸上应该或多或少都会呈现异样。“

  李秋雨和叶嫣然静静旁听,心里大赞水笙分析有道理。

  桑无痕点点头,表示一种认可。

  就在此时,听到了叶捕快叫声:“桑大人,郑大人在这里。”

  “看看去。”他三字一吐,身形一飘,往前直冲。

  不到十秒站立在叶捕快身边。

  便见堤边郑化剑直挺挺地躺着,脸上神情和周何欢等人一样。

  显然,死于同一种手法。

  也显然,捕快和他被同一个人所害。

  到底谁杀了他们?会不会跟我追查的事有关,而遭人灭口?若真,郑化剑就不是杀黄仙芝的幕后凶手,可能受人所托。

  但一个能让他毫不犹豫去雇凶杀黄仙芝的人,想必关系非同一般,身份背景也会极不简单?这个人是谁?

  若自己猜测错了呢,那一定就是仇家所为。

  想弄清楚所有问题,必须要了解郑化剑生前跟谁最好或者跟谁有深仇大恨。

  还有,一定要查出凶手到底使用的何种新型暗器。

  想到这,桑无痕长叹一口气。
  浏览阅读地址:/shenbuwuhen/86690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