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圣墟 > 第七十八章 秘种生长

第七十八章 秘种生长

  种子生根发芽,生机勃勃,在夜色中发光。

  石盒内,绿芽如玛瑙,晶莹透亮,破开异土,散发出非常强烈的生命精气。

  楚风原本很疲累,现在深吸一口气后浑身舒服。

  白天他狂奔赶路,夜晚又跟陈海战斗,消耗非常大,现在一段嫩芽而已,竟扫除疲惫感,让他通体舒泰。

  它绿的透彻,像是玉石雕刻而成,正在以肉眼可以见到的速度生长,从嫩芽破土而出,到半尺高,都是楚风的注视下完成的。

  瞬间而已,它已经长出四片叶子。

  像是树又像是草,暂时不能分清,它还在生长中,绿霞散发,倾泻而下。

  楚风深呼吸,觉得体力在恢复,他开始加快奔行速度,向着洪荒大山中更危险的地域进发。

  他需要时间,暂时避开陈海,在这关键时刻不能让他寻到!

  神秘植物还在生长,速度略微放慢,但是却越发的奇异,有蒙蒙雾霭弥漫,遮拢绿霞,植株整体朦朦胧胧。

  楚风对类似的大山太熟悉了,跟黄牛曾经多次历练,同各种猛兽与凶禽搏杀,对它们的习性了如指掌。

  这是他早已考虑在内的优势,用来对付陈海。

  一片沼泽横在前方,略带硫磺味,楚风看了一眼,立刻知道,这当中多半藏着火鳄。

  他左拐右转,在沼泽地中有选择的迈步,而后,像是一阵风般穿过。

  他了解这种生物的习性,透过硫磺味道,还有沼泽中的潮湿与干硬分布区域,大致判断出它藏在哪里。

  “这是一种彪悍的生物,希望能给他陈海造成一些困扰!”楚风曾遭遇过,深有“体会”。

  他的速度十分快,横穿沼泽,越过山岭,专门挑选最危险的地带前行,利用对那些异类的了解,有效避开。

  至于身后的陈海,不可能这么容易闯过。

  楚风确信,他想追上来,肯定要花费一番手脚,甚至受伤。

  前方,两山之间,瘴气很重。

  楚风止步,他闻了闻,有熟悉的血腥味。他在荆棘丛中选了一种植物,快速揉碎,涂抹在身上,散发出十分怪异的味道。

  而后,他风驰电掣,从两山间的迷雾区穿了过去。

  山上有一头雪白的庞然大物,低头看了一眼,注视着他闯过去,没有理会。

  两山之间有一张大网,很是恐怖。

  楚风一路横穿,走的都是最危险的地带,有数次他自己都差点遭遇危机,有惊无险的通过。

  山林越来越原始,所见到的都是史前凶兽,其中有一些怪物,如果正面遭遇的话,楚风只能逃避,根本对付不了。

  越向里走越可怕,藏着霸主级生物。

  楚风知道,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如果一味的追求险地,哪怕他了解那些生物的习性,多半也会搭上性命。

  前方,山峰成片,不是很高。

  楚风悄然潜入,这里山峰很多,彼此都很像,贸然闯入,遇上浓重的瘴气后很容易迷失。

  “差不多了!”

  楚风觉得,应该摆脱陈海了,已经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可以停下来了。

  因为,石盒中的植物生长加快,随风摇曳,他担心再这么极速奔行下去,不小心可能会让它折断。

  现在,它已经一米多高,通体鲜绿,倾泻无以伦比的生机,散发光晕,越发的不凡。

  楚风止步,选择有利地势,他坐下来休息,并将石盒放在地上。

  这片山地古树参天,远处兽吼不断。

  “这是一株藤,还是一棵树?”他讶然。

  它肯定不是草,主干拇指粗,一路向上蔓延,长到一米多高,途中分叉,像是枝杈,又像是藤条。

  似树又似藤,它直立着,但又略微柔软,有些弯曲了,想要借力蔓延。

  无论是叶片,还是藤蔓都是一个颜色,那就是嫩绿,鲜嫩欲滴,蓬勃精气无时无刻不在散发。

  叶片很怪,形状跟人的手掌一模一样,绿莹莹,当夜风拂来时,整株植物像是千手神祇在动。

  叶片上有纹路,仔细看,跟当初种子上的神秘花纹相近。

  主干上也有,纹路更清晰,更深刻。

  远远望去,一团清新的绿光笼罩那里,在瘴气中略显朦胧,宁静安谧,显得无比神秘。

  自始至终,石盒都没有变化,它古朴,寂静无波。

  “咦?!”楚风惊讶,这株植物变化了。

  它迎风拔高,长到一米五左右,并且根须从石盒中快速长出,扎根进周围的泥土中。

  那些根须也是绿色的,如同绿色的矿石。

  根茎很多,不断扎根进土层中,汲取植物所需。

  很快,石盒被一条条绿莹莹的根须覆盖,埋上了。

  楚风双目灿灿,盯着它的变化。

  自从种子在石盒中异变,他就知道,多半会在这几日内生根发芽,没有想到比他预料的还要快,今夜就长出来了。

  他很期待,有种收获的喜悦感。

  这片地带瘴气渐散,月光洒落下来。

  在明月下,这株植物愈发的晶莹剔透,绿的让人心醉,最终它长到一人高就不再生长了。

  看着是绿藤,但是它却不必盘绕在别的物体上,可以立着,分了几个枝杈,长有很多手掌一样的碧叶。

  它泛出丝丝雾气,被绿色霞光照的很柔和,整体看起来非常神异。

  忽然,绿藤的顶端,发出极其绚烂的光,并伴着无以伦比的生机,比以前浓郁了数十倍不止!

  楚风震撼,盯着那里。

  异藤顶端,绿光绽放,有些刺眼,那里冒出绿芽,仔细看,竟是一个花蕾,它由小而大,在生长!

  楚风握紧拳头,非常激动。

  这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种子不发芽则已,一旦复苏,生长的速度快的惊人,让人有些不敢相信。

  绿霞流淌,从藤蔓顶端洒落,这里越发的柔和。

  明月皎洁,银辉洒落,将地上的这株藤映衬的越发非凡,莹莹灿灿。

  另一地,陈海脸色冰冷,他如一头野兽般在山中穿行,追寻楚风的踪迹。

  自从进入山林,他也不知道杀死多少凶禽猛兽,满身是血。

  他可以杀的一片山林寂静,各种走兽与异禽战战兢兢,但闯进下一地,还会再次遭遇袭击。

  他明显感觉到,遇到的怪物越来越厉害。

  轰!

  当他进入一片沼泽地时,寂静被打破,原本死气沉沉的潮湿之地,突然泥浆迸溅,一头火红色的鳄鱼冲出。

  它通体鳞片赤红,张嘴就是一道火焰,照亮整片沼泽地,炽热无匹,虚空都仿佛要被烧的塌陷了。

  “三昧真火?!”陈海吓了一大跳,迅速后退。

  火焰滔滔,焚干沼泽,周围林木尽毁,并且岩浆滚滚。

  从沼泽化成岩浆地,在瞬间完成,太突兀了。

  陈海身形如电,倒退出去上百米,他练拳通神,实力恐怖,每一个动作都矫健无比,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退出去足够远,陈海脸色不是多好看,怪物越来越厉害,耽搁了他太多的时间。

  “只有一点三昧真火而已,我还真以为你可以焚烧世间一切呢,受死吧!”他冷声道,无论是什么阻他道路,都一拳轰杀。

  轰隆隆!

  这个地方剧震,岩浆地沸腾,火鳄居然可以飞,长着翅膀。

  但是,陈海如同一个大魔头,拳印无敌,很快击溃火焰。

  噗!

  他一拳打爆火鳄的头颅,十几米长的死尸坠落在地,砸的地面一阵摇动。

  不过,陈海也负了轻伤,一条手臂被火焰灼烧,略微发黑,虽然不要紧,但这样负伤还是让他恼怒。

  嗖!

  他冲了出去,一个纵跃就在百米开外了。

  一路上,他不断下杀手,所走过的地带到处是血,遇上怪物直接轰杀,这是一个狠人,但不得不说真的无比强大。

  前方瘴气很重,两座大山间,像是有什么危险。

  陈海实力强大,神觉敏锐,有所觉察。

  但他觉得自己速度足够快,可以一冲而过。

  然而,这里的异兽过于恐怖,当它闻到感兴趣的猎物味道后,从天而降,带着一面大网,向着陈海罩去。

  “这是什么东西?!”强如神海也吓了一跳。

  那是一个庞然大物,足有二十米高,通体雪白,像是蜘蛛,有一条又一条蛛腿,但头颅却像像是狮子,凶猛而狰狞。

  那头怪物吐丝,化作白色匹练,要将陈海缠上。

  “滚!”他大怒。

  蛛丝有手臂那么粗,十分恐怖,真要被它绕在身体上,多半会有大麻烦。

  陈海迅速躲避,并且施展出最强拳印,不断向半空中轰去。

  咚咚咚……

  两山之间,如同发生大地震,陈海发怒,双足不断跳跃,用力过猛,踩裂大地。

  足有半刻钟后,他才闯过那里,身长缠绕着一些白色蛛丝,他的脸色铁青无比。

  在他的肩头,有一个血洞,险些穿透,鲜血流淌。

  他虽然杀了那头怪物,但很吃力。那是附近区域的一个霸主,实力异常强大,最后时刻,一条雪白的蛛腿刺来,比战矛还锋锐,险些就破开他的躯体。

  不过,陈海真的很强,动用形意拳真解,活活将头二十米高的怪物轰爆,残碎尸体四落,那里一片狼藉。

  “你对洪荒大山中的怪物习性倒是了解,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拦我吗,甚至想除掉我?!”陈海脸色阴冷。

  他猜对了,楚风的确想借助原始山林对付他。

  早先,陈海隔着很远,就窥探到楚风身上有异物,绿莹莹。

  楚风发现他贪欲很盛,竟阻拦女子上报,便进一步刺激他,给他观看石盒,最终导致他杀人灭口,一路追杀进来。

  楚风了解各种怪物的习性,想借它们之力重创陈海,而后他再放冷箭射杀。

  最坏的打算就是,他吃下紫金松子,快速进化,而后找机会灭陈海。

  不能走漏风声,不然的话,必然会有大麻烦!

  “你死定了!”陈海脸色不好看,带着浓重的杀意,如同一个魔王,在山林中迈步,踏着血而行。

  虽然耽搁了不少时间,但他相信,楚风逃不过他的手掌心。

  他将形意拳练出“门道”,直觉恐怖,总能发现楚风的踪迹,一路跟随,慢慢接近。

  陈海觉得,对方逃不了,注定要被击杀!

  山地中,楚风满怀喜悦之情,看着奇藤结出花蕾,迅速变大。

  他长出一口气,不用吃紫金松子进化了,可以静等花蕾绽放,汲取黄牛所说的“触媒”。

  紫金松子对一般人来说,肯定是价值连城的东西,万金难求一粒,毕竟它可以让人迅速进化,变得无比强大,更能增加寿命。

  但对于楚风来说,却难以选择。

  他如果只想做个很强的异人完全没问题,吃下去就是了,可是他了解真相,想走的更远一些。

  服食异果后,到了后期会有一些弊端!

  虽然那所谓的后期,可能极其遥远,但楚风还是无比忌惮。

  对一般人来说紫金松子是无价之宝,但他来说却很烫手。

  翁!

  突然,奇藤摇动,通体碧绿,它要开花了。

  整株都绿莹莹,连那花蕾也如此,它足有碗口那么大,已经泄出丝丝缕缕的清香,即将要全面绽放!
  浏览阅读地址:/shengxu/3049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