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圣墟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再临昆仑

第一百八十五章 再临昆仑

  从新疆的盆地出来后,楚风开始谨慎,万一要跟东征军遭遇那就麻烦大了,他一个人在外,凶多吉少!

  沙漠中胡杨树一株又一株,很耐旱,生命力顽强,树干苍劲,叶子有的碧绿,有的金黄,组合在一起,有生命的蓬勃朝气,也有盛年过后的沧桑。

  楚风背着一大袋红色晶石走在大漠中,他想到很多,当初第一次来西部地带时曾看到过蓝色的彼岸花,刹那开放,刹那消失,极其妖异。

  他一直在想,当时铺天盖地的蓝色花瓣到底对他是否产生了影响?

  他曾问过黄牛,这种花绽放后其花粉能否促进人体进化,黄牛当时皱眉称这是一种非常诡异的花,遭遇后吉凶难料。

  黄牛推测,蓝色花海看似铺天盖地,其实只有一株古花,它的根茎埋在那片大漠的地下深处,天地异变,它初步复苏,造成的诡异景象被楚风看到了。

  那种花非常神秘,也异常可怕,让黄牛都很忌惮,坦言即便是它也不知道这东西的真正“根脚”!

  依照它所说,蓝色彼岸花很可能跟某位圣人有关,需要回到它所在的那个世界仔细查阅古籍才能洞悉。

  烈日炎炎,沙漠火热的如同烤炉。

  楚风施展神足通,虽然没有刻意提速,但依旧非常快,每一次迈步都从原地消失,在很远的地方出现。

  终于,离开大漠,渐渐进入山区,这让楚风长出一口气,在山林中行走不容易被发现。

  他开始长途跋涉,在路上,他一直踅摸,想要降服一头猛禽,不然的话山岭起伏,大岳横亘,哪怕他速度再快也放不开。

  楚风很倒霉,一路上别说猛禽,就是一般的异类都较少发现。

  他从一头野狼的口中了解到,东征大军过境,曾征调一些较强的异类跟随,敢不从者都被杀了。

  沿途,诸多异类听到消息后全部逃了。

  楚风恼恨不已,想找一头猛禽载着他飞回昆仑都不行,只能靠他自己狂奔。

  “早知道我留下灰鹰王或者秃鹫王的性命就好了,当作坐骑。”

  最后,他衣衫褴褛,蓬头垢面,靠自己的一双腿狂奔到昆仑山,这一通折腾下来让他腹诽不已。

  “就当是巩固境界了!”

  路上,他不断以极限速度飞奔,如同超音速飞行器般,一路轰炸过来,踩碎矮山的山头,蹬裂山谷,景象恐怖。

  楚风拼尽全力,每一次熬到血液沸腾,周身滚烫,实在受不了时他才会放缓。

  所以这一路上也算修行了,哪怕夜里他都没怎么休息。

  “终于回来了!”

  在数十里外他发现东征军,很警觉的避开,绕道走进昆仑山中。

  “站住!”

  而今是非常时期,戒备森严,昆仑山内的强者在轮流值岗,哪怕是山口这里都有王级生物坐镇。

  情况不对的话一声长啸,诸王会一起杀到!

  一些异类化形,手持各种兵器,寒光闪烁,虎视眈眈,这俨然成为一片妖族圣地。

  “你是谁?”

  连坐镇在此的王级生物都被惊动,亲自赶到。

  那是一个中年人,头上长着硕大的犄角,目光射出电芒,盯着山口这里。

  楚风一看到他就乐了,这不是藏羚羊王吗?被他削掉的犄角这么快就长出来了。

  “是我!”

  楚风现在的样子的实在太狼狈,衣不蔽体,化成烂布条,蓬头垢面,满身尘土。

  他的脸上汗水混着尘土,形成大片污迹,不细看还真认不出。

  “你……”

  藏羚羊王盯着他,整个人蹬蹬蹬向后退了几步,吓了一大跳,万万没有想到会是他,这个魔王不是死了吗?

  “你不是……”

  “嘘!”楚风向他示意,而后他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藏羚王对他有心理阴影,上一次被折腾惨了,养了好多天才恢复,现在看到这个楚魔王死而复生,他心情复杂。

  “守好山口,有事立刻发出警报!”藏羚羊呵斥那些异类。

  他亲自领着楚风向山中走去,心中惴惴,小声询问楚风什么情况,外界都是传他死在梵蒂冈了。

  “这事回头再说。”楚风告诉他,不要走漏风声,先去牛王宫,他想先见到来两头牛。

  “准没干好事!”藏羚羊王腹诽,同时,一瞬间而已,他就想到很多,这魔王消失很久太不正常了,依照他的性格在梵蒂冈吃了那么大的亏,不可能不反击。

  当想到这里,藏羚羊王眸子大睁,打了个冷颤,暗自震惊,不会吧?难道说最近欧洲那边的大动静都是这家伙闹腾出来的?

  他寒毛倒竖,决定以后再也不能对这个魔王心有敌意,这家伙太可怕了,简直就是个“人魔”啊。

  一座磅礴的大山上矗立着恢宏的宫殿,这里就是牛王宫。

  山上灵气浓郁,清泉汩汩,一些些树上叶片绿的晶莹剔透,挂着通红的果实,芬芳扑鼻。

  “啊,兄弟你回来了,怎么不通知我们!”大黑牛一声怪叫,冲了过来。

  “楚风!”黄牛也跑来。

  他们都化成人形,热情而激动,这段日子称得上生离死别,两头牛曾经以为他死了,愧疚很长时间。

  “哈哈,回来就好,不过你怎么这个样子,也太狼狈了吧?”大黑牛笑道。

  “你不分白天黑夜的跑两三万里试试看。”楚风没好气地说道,关键是还经常跑偏方向,需要纠正。

  两头牛这里有客人,这个人也跟了过来,当看到是楚风后,嘴巴张的很大,一副活见鬼的样子,正是黑熊王。

  当初,楚风来昆仑时就是这头黑熊亲自陪着,用一头银色巨禽送过来的。

  黑熊王震惊,看着死而复生的楚风,二话没说,转身就走,跑到一边去跟人通话。

  楚风无语,以为这头老熊要跟他表示亲热,上来套近乎呢,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个反应。

  黑熊王心中不安,直接拨通他孙子熊坤的通讯器,劈头盖脸,吼道:“熊崽子,你这次没坑爹,坑爷爷吧?”

  远在顺天的熊坤发懵,这老头发什么疯?不分青皂白就吼他,耳膜都快被震裂了。

  “爷爷发生什么事了?”熊坤小心翼翼地问道。

  黑熊王压低声音,道:“你最近没有在外边骂楚魔王吧?”

  远处,楚风现在的耳力格外强悍,直接就听到了,顿时无语,很想说一句,狗熊你大爷的,原来是心虚。

  顺天,熊坤觉得莫名其妙,早先他虽然很想骂楚风,让自己心里痛快一下,因为当初镇压惨了。

  可是,最后他又犹豫了,受胡生影响,他也有点神神叨叨,没敢大肆诅咒,同时也是怕昆仑山上的两头牛找他爷爷麻烦。

  “没有,这次我没说什么,怎么了?他不是死了吗?”熊坤说道。

  “没有最好,闭上你的嘴巴,以后不准说楚王的坏话!”老熊王警告,严厉无比,而后直接挂断。

  顺天,熊坤直接石化。

  他的一群狐朋狗友都不解,询问他什么情况。

  “有点不对劲!”熊坤虎背熊腰,看着是一个壮汉,但也不傻,他琢磨自己爷爷的那些话,激灵灵打了个冷颤,产生怀疑。

  当胡生、陆晴等人了解到怎么回事后,一个个都发毛,彼此面面相觑,有些不敢相信,他们都被吓傻了。

  当日,顺天城内一则小道消息在流传,称楚魔王可能没有死。

  “这是哪里的来的消息,真是可笑,梵蒂冈那边都已经证实,他已经死去,怎么还会有人说他活着?”

  孔雀一脉、苍狼族等都在嘲笑,根本不相信。

  “他还活着?”姜洛神吃惊,睁大眼睛。

  “不可能吧,早有确切消息说他死在西方,现在又活了?肯定是谣言,不可信。”夏千语摇头。

  各大势力听到这则消息后也持怀疑态度,因为这根本没有什么根据。

  昆仑,黑熊王跟自己的孙子熊坤通话后,顿时放下心,底气足了,一张大黑脸笑开花,冲向楚风,来了个熊抱,不断说各种吉利话。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楚兄弟注定要成圣作祖,以后全靠兄弟你提携了!”黑熊王热情到肉麻。

  他正式进入昆仑山,成为这里的一员。也算是没有办法,因为他距离这里太近,被征调过来,不敢不从,以后这里有他的一座山头。

  如今他算是绑在昆仑这辆战车上,大胜他好处多多,败了的话他会跟着很惨。

  楚风活着回来,惊动诸王,时间不长一群王者就闯到牛王宫,亲眼看到他后,一个个都非常震惊。

  马王是一个光头大汉,高足有一丈,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楚兄弟不是早夭之人,福大命大造化大,是我女儿的良配。”

  居然又提到他女儿,一群人哄笑,楚风无奈。

  “楚兄弟,到底是什么情况,给我们讲一讲。”一个满头绿发的宫装丽人袅袅娜娜而来,肤若凝脂,大眼水灵灵,正是盘丝洞的盘王。

  昆仑山的一群王者询问,楚风不可能瞒着,他简单说了一下经过。

  半晌之后,这里依旧一片寂静,所有人都震惊,倒吸冷气,这段日子他们一直拍手称快,称赞那个祸乱西方的猛人,没有想到居然是楚风!

  一桩桩惊天大事件,实在挑战众人神经的坚韧程度。

  “各位,暂时不要泄露我兄弟的情况,先稳住!”大黑牛告诫。

  这是他跟黄牛、楚风商量后的决定,因为大战在即,如果直接爆出楚风就是大闹西方世界的神秘人,必然会引发巨大风暴。

  到时候,老狮子、黑龙王、老吸血鬼瓦王等一群挣断六道枷锁的恐怖强者估计会眼红,都会盯上他,必然要想办法先杀之。

  “等我们除掉那几头老怪物就不怕了!”黄牛说道。

  “好!”獒王点头,他是挣断六道枷锁的绝世强者,在昆仑山的话语权非常大。

  当众王散去,楚风立刻让黄牛帮他查看,境界是否稳固,有没有问题。

  “很稳!”黄牛惊奇,只能归为楚风在西方经历诸多大战,巩固了进化成果。

  “好,那我就放心了!”楚风大喜,准备栽种那颗种子,让自己再次进化。

  晚间,一则消息震动天下,据传老狮子、老吸血在昆仑山附近观察地形,这是在为大决战做准备!

  同时,另有消息传出,印度的古瑜伽大师梵林也早已抵达昆仑,这两日来不断吐纳,让自己的力量攀升到最高层次。

  接着,又有一则消息让人动容,席勒居然也动身了,即将抵达昆仑战场!

  所有人都意识到,最后的大决战要爆发了。
  浏览阅读地址:/shengxu/3513553.html